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八十三章 文明的复仇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在沙俄军官弗拉基米尔的率领下,一个由九百余名士兵组成的俄军步兵营,很快就迂回到了吴军方阵的左翼对面,在吴军左翼的正面排起了四排密集横队,又逼着已经死伤惨重的清军继续担任先锋向吴军左翼发起进攻,正式打响了俄军与吴军交战的第一枪。

    采纳了李鸿章的建议,曹炎忠沉住了气没对左翼做任何的调整,任由此前布置的两个吴军普通营自行迎敌。而因为对面来敌不多的缘故,肩负诱敌重任的左翼吴军也很沉得住气,先是尽量后装炮轰击敌人对列,然后耐心等到对面清军列队进入自军六十米范围之内后,左翼吴军才轮流开枪,采用三段射迎头痛击来敌。

    和之前完全一般无二,士气低落的清军根本没有任何与吴军将士血拼到底的勇气和决心,吴军才先后打出两波轮射,被沙俄军队逼着顶在前面的清军就已经扔下满地的尸体狼狈溃散,清军的督战队也没什么兴趣逼着同伴上前送死,几乎在同时和作战部队撒腿逃向两侧,把和吴军硬拼的光荣任务丢给了后面的沙俄军队。

    大声咒骂着清军的无能胆小,弗拉基米尔带着四排俄军步兵继续前进,十分有勇气冲到距离吴军阵地五十米左右才停下脚步,轮流开枪射击,两个吴军普通营的二十四门掷弹筒拼命投弹轰击,却还是没能迅速炸乱俄军队列,俄军枪弹也如冰雹雨点一般,接连不断射向吴军阵地,给吴军造成了不少的死伤。

    成天与枪为伴的沙俄士兵在射击技术方面明显比清军高出一筹,体形也比清军士兵强壮得多,只要不是被吴军枪弹打中要害就还能咬牙挺住继续作战,吴军因此打得相当吃力,与俄军对拼了三波轮射都没能击溃俄军。不过还好,吴军的掷弹筒在关键时刻发挥了巨大作用,接连发射间多次准确命中俄军横队,给俄军造成了众多死伤的同时,也为吴军步兵分担了巨大压力,到了对拼第四波轮射时,俄军的阵脚便出现了明显的松动,许多的俄军士兵因为抗拒不住面对死亡的沉重心理压力,纷纷开始撒腿后逃。

    第五波轮射时,俄军阵脚松动更是严重,同时沙俄军官弗拉基米尔的战马也被吴军的子弹打死,弗拉基米尔摔下战马,俄军暂时失去指挥,他手下的俄国流氓无赖乘机溃散,喊叫着逃向来路。在大方阵的内部看到这一情况,曹炎忠也没犹豫,马上就喝令吴军骑兵出击,冲击沙俄溃兵的背后。

    轮到吴军骑兵立功了,高喊着干掉罗刹鬼的口号,吴军骑兵从吴军横队的间隙中汹涌冲出,右手提刀左手拿枪,冲到近前先是枪打后是刀砍,砍瓜切菜一般的疯狂砍杀俄军败兵,俄军士兵则大都自顾自己逃命,只有少部分人回头开枪还击,对吴军骑兵根本形不成多少威胁,集群冲锋的吴军骑兵连砍带劈,不断收割俄军士兵的性命,俄军彻底崩溃,逃得漫山遍野都是。

    弗拉基米尔的惨败丝毫没有让俄军司令卡扎凯维奇意外,相反的,仔细观察着左翼吴军在真正恶战中的表现,卡扎凯维奇还十分开心的露出了笑容,笑道:“可怜的黄皮猴子,连对付弗拉基米尔手下那帮私生子都这么吃力。看来没有普鲁士的灌肠枪,你们也最多只是西方二流军队的实力。”

    “尊敬的卡扎凯维奇将军,最可笑的应该是黄皮猴子的骑兵。”统领哥萨克骑兵的俄军上校尼基塔笑得更加嘲讽,说道:“弗拉基米尔的军队都已经崩溃了,黄皮猴子的骑兵居然还不敢全速冲锋,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支黄皮猴子的骑兵,组建和训练绝对没有超过一年时间,还绝对没有上过几次战场。”

    尼基塔还真没猜错,因为控制地里不产战马的缘故,吴军的骑兵力量一直十分薄弱,后来拿下四川和云贵后逐渐获得了一些川马和滇马,吴超越也只能是把战马优先供应给聂士成率领的中原吴军用于剿捻,在四川境内练出来的吴军骑兵也是只能用于西北战场,一直在东南作战的曹炎忠兵团则完全只能是靠缴获的战马自建骑兵,所以直接隶属于曹炎忠的吴军骑兵营无论是在训练上,还是装备上,都要逊色聂士成、丁汝昌和西北吴军的骑兵一筹,自然也就更没办法和在全世界都臭名昭著的哥萨克骑兵相比了。

    言归正传,虽说打头阵的沙俄军队吃了败仗,可是已经逐渐成竹在胸的俄军司令卡扎凯维奇却毫不介意,除了逼着清军主帅崇厚继续攻击牵制吴军的正面和侧翼外,又果断派出了两个营的步兵迂回到吴军的左翼,再次向吴军左翼发起进攻。同时在卡扎凯维奇的亲自率领下,俄军主力也逐渐的向东面转移阵地,准备集中兵力猛攻吴军实力最弱的左翼。

    发现敌人已经逐渐中计,曹炎忠除了果断召回之前出击的骑兵营外,又采纳李鸿章的建议,给左翼的两个普通营增派了二十四架掷弹筒补强火力,同时让吴大赛率领吴超越的亲兵营列队在两个普通营之后,摆出准备死守左翼的架势。

    十几分钟后,俄军针对吴军左翼的攻势再起,两个俄军步兵一前一后,列队进攻吴军左翼,左翼的两个吴军普通营将士咬紧牙关,继续以三段射抗衡敌人攻击,同时吴军的后装炮和掷弹筒也拼命开炮投弹,以实打实的玩命架势和敌人对拼。

    这一次的战斗远比之前的激烈,残酷程度更是令人发指,密集枪声中,双方士兵不断中弹中枪倒地,垂死的惨叫声此起彼伏,从未停歇,俄军的进攻队列如同波浪一般的汹涌起伏,不断拍向吴军将士用血肉筑成的阵地堤坝,每一次相撞,都要喷发出无数的血色浪花,还不止一次的出现近身白刃战,杀红了眼的双方士兵大骂着各种脏话,互相用刺刀捅进对方胸膛同归于尽的画面层出不穷。

    激战中,为了更进一步诱敌,曹炎忠再次派遣骑兵营出击,迂回去冲击清军主力的侧翼,沙俄军队对此根本不做理会,大步只是向吴军方阵的左翼的正面转移。而因为沙俄军队也确实拿出了命和吴军将士血拼的缘故,士气受到鼓舞的清军主力不但努力压稳阵脚不动,还派出骑兵向吴军骑兵发起反冲锋,与吴军在自军阵地西面的开阔处展开激战,人仰马翻,枪声连绵,同样是厮杀得热火朝天。

    激战了约半个小时后,俄军主力顺利完成阵地转移任务,将随军带来的野战炮在阵前一字排开,对准了吴军的左翼,同时果断召回此前出击的两个步兵营,腾出空间准备发起更加猛烈的进攻。

    相应的,曹炎忠做出的调整是派人飞奔回营传令,让钱威派出两个营到大营东南角列阵,摆出随时准备南下增援或者接应主力回营的架势。而此时此刻,吴军左翼的两个普通营已然伤亡接近半数!

    曹炎忠惟妙惟肖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