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千五百七十八章 变种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本着只要我不说,就不会有人知道的想法,陈曦默默地将钱转化为资源,然后将资源再转化为经济红利,以国家宏观调控的方式下发给地方百姓。

    所谓的黄金时代是怎么来的,不就是有更多的订单需求,有更多的的社会红利足够支撑国家整体的繁荣,能以更为公平的方式将国家红利分发给每一阶层的人,而不至于被某一阶层一扫而空。

    可以说,目前有陈曦在背后操纵的情况下,各大世家虽说拿的更多,但真正拿大头的还是陈曦这个代表公信力的家伙。

    如何将资源转化为货币,这可不是几句话就能解决的事情,靠着一整个体系,陈曦才能稳定的吃了上家吃下家,也才能稳定的依托这一体系,将战争红利下发给各个环节上的每一个人。

    前线的武将所能看到的只是一部分,后方进行供给的世家也同样只能看到一部分,真正要看到全盘,从整体考虑的,只有陈曦,但到了陈曦手上,就算刘晔死死的盯着,也不可能看出来其他的东西了。

    更何况这些年下来,刘晔已经不可能死死的盯着陈曦了,多年的经验已经让刘晔明白,在经济领域盯住陈曦是不现实的事情,他只需要看结果就可以了,结果不差,各方面的环节什么的,就不用考虑了。

    因为刘晔也很现实,看不懂就是看不懂,再加上陈曦自身不想暴露某些东西,在很多环节并没有商品和货币的交换,而是商品和商品的一种挂账式操作,同时会涉及到不少企业。

    三角债和多角债问题的存在在某些时候是非常致命的,但同样这种操作模式,在有人能厘清其中算法,保证债务能以其他方式清算的时候,这种运作方式反倒更有利于快速发展。

    当然,前提是有人能厘清其中的算法。

    陈曦本身是不可能厘清这个玩意儿的,但陈曦将其他钱庄全部击杀,各大世家的钱庄早几年就退圈不玩这个东西,以至于债务问题从各厂矿的角度计算是复杂的多角债务。

    可是从中央钱庄计算,那就是单一的债务模式了,再加上所有的产业背后都是这一个爹,产业链完整的情况下,没钱,也可以用产品抵债,只要真正在劳动,那就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没钱。

    在这种情况下,刘晔绝对不会去核算厂矿内部债务问题,一旦从这个角度下手,历史已经证明了,人类是绝对无法算清这个东西,总是会有一部分玩意儿在计算之中蒸发掉。

    因为这个债务很多时候是你前脚算完,后脚就发生了变动,而且还会涉及到更多的厂矿。

    至于你说在审计的时候,让他们停止这种债务运转,说实话,这是不现实的情况,人是要吃饭的,你让他们将产品搞出去,他们怎么吃饭,甭管这种操作给审计带来了多大的麻烦,吃饭才是最大的事情。

    当然从某节点计算的话,就会存在这玩意儿已经破产了的情况。

    一个本身没有什么大问题,也能运转下去,养的工人也都能正常拿到工资的厂矿,在节点计算的时候,没乱搞任何的数据,但计算结果却是已经破产,然后被上面人当做负资产,当场脱手的事情,在历史上又不是没出现过。

    刘晔五六年前就遭遇过这种神奇的事情,老子全程逐条对比,最后算出来一个负数,要不是这大型作坊看起来运营特别成功,百姓也都能拿着工资吃好喝好,整体看起来也很稳定,刘晔都想转手丢掉了。

    毕竟是负资产啊,而且是一个很大的负资产啊。

    不过从那次之后,刘晔就换了一种方式,毕竟也算是被陈曦整懵了,需要换点现实一点的审核方式,于是后面就不审核这些环节,而是直接计算总产出和总消耗。

    刘晔很清楚这种计算方式有很大的问题,但就像之前那种,他所能找到的没问题的方式,在陈曦那种运作下,是很容易出现大问题,故而到现在刘晔已经不追求个环节的精确性了。

    转而将各环节的精确性依托于陈曦的道德,这不是什么好方式,但用刘晔的话说就是,在没有选择的情况下,有个办法都不错了。

    这也是为什么陈曦不担心自己这么干,会被发现的原因。

    实际上陈曦寻思着自己就算是被发现了,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买国的那是老陈家的问题,自己并没有买国的想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