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章 黑狼乳婴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听说云二娘有了身孕,刁氏更心生嫉恨。一想到将来的财产可能要被云二娘母子分去一半,刁氏恶向胆边生,几次欲加害云二娘,但都被孙大婶识破阻止了。

    一晃七八个月过去了,当秋风渐起,落叶飘零的时候,云二娘终于临盆了。

    经历七八个时辰死去活来的痛楚,云二娘终于生下了一个男婴。

    只是这婴儿出生时,与众不同,竟没有啼哭一声。

    稳婆刚将婴儿洗干净,那婴儿就忽然睁开了眼,并呵呵一笑,吓的稳婆一哆嗦。

    稳婆心中暗自嘀咕:“这孩子莫不是什么妖孽?”

    当云二娘抱过孩子,那孩子竟抬起头冲云二娘微微一笑,云二娘一怔,那笑容,云二娘似乎很熟悉!

    隐约间,云二娘想起了百仙崖的一幕,再联想到这孩子出生时的奇异,便隐隐觉得儿子的降生,或许就有些神奇。

    抱着儿子,亲了亲那张总含笑意的嫩脸,云二娘又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就在婴儿睁眼的刹那,远在南燕国妙道宗的主峰——妙道峰,传出了沉重的钟声,九十九计钟声响彻云霄!

    妙道宗近十万弟子刹那间全都面向妙道峰就地跪拜……

    与此同时,远在万里之遥的招摇山苗儿谷内,随着‘蹦’的一声闷响,原本清扬激越的琴声,嘎然而止!

    弹琴女子刹那间脸色苍白。女子缓缓起身,一身淡紫色的宫装,片刻间,竟随意动,淡幻成白色!

    推开柴扉,遥望西海,女子清冷的脸上涌出沧桑……

    云老爹见云二娘又为他生了个儿子,高兴得合不拢嘴。

    赶紧封了一些碎银,来到镇上私塾方老先生家,央请方老先生取名。

    方老先生沉呤片刻,微微颔首道:“如今世道,伦理丧失,人心不古,杀戮四起,百姓祈盼安宁,那就叫云靖吧,希望孩子长大,能靖乱世,安天下!”

    云老爹听这名字起的有气势,便对老先生一揖,欣欣然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刚路过孙家,云老爹就碰上了孙大叔,孙大叔一见云老爹,就憨憨一笑,说道:“老东家,我家大婶刚生个男伢,想请东家给取个名呢!”

    云老爹一怔,怎么这么巧,孙家儿子会与自己儿子几乎同一天出生?

    沉吟了一会,云老爹知道,孙家是请不起先生取名,同时也敬重自己,所以才会央自己取名。

    想了想,便道:“今年是丙寅年,就叫二虎,怎么样?虎虎有生气,生龙活虎!”

    孙大叔一听,也是喜不自禁,连连称好,朝云老爹躬身一拜,转身回去了。

    云二娘产后,身体更加虚弱。虽然云老爹请了老妈子来照料,但那刁氏却将老妈子使唤在她那东厢房里,忙前忙后的,让老妈子根本没空照料云二娘。

    刁氏还时不时对着云二娘屋子指桑骂槐,恶语相加。

    云二娘又累又气,终于病倒在床上,连挣扎的力气都没了。

    云老爹请来郎中,郎中一号脉,就缓缓站起身,默默地离开了。

    当天晚上,云二娘勉强地睁开眼,抱过小云靖,看着小云靖微笑着的嫩脸,竟露出心满意足的笑容,又恋恋不舍地闭上了眼,从此,云二娘的眼便再也没有睁开!

    三个月后的一天清晨,寒风凛冽,白雪皑皑。孙大叔背上弓箭,拿上钢叉,朝葛山走去。

    孙大叔农忙时节在云家帮工,冬天农闲时,便经常去葛山外围狩猎。

    孙大叔不仅是个庄稼好手,也是一个很有经验的猎手,他力气大的惊人,一个人就能捕获一头野猪。

    但孙大叔更多的时候,只是在葛山外围捕猎,从不敢只身进入葛山深处。

    据说在葛山深处,出没着不知名的凶兽,从前,也有几个胆大的猎人,结伴进去,可却没有一人活着回来,再进去寻找的人,依然没人回来。

    从此,葛山深处便成了人们禁区,没人再敢踏入半步。

    孙大叔在葛山外围安放了一些弓夹,设置了一些陷阱,每天早晨,孙大叔都去收猎。

    葛山外围由一些不高的山丘所组成(呈坎人又称之为后山),山丘的下半部长满了灌木荆棘,而之上却生长了成片的黑松林。

    在灌木荆棘中,孙大叔安放了弓夹,主要捕获一些诸如野兔、山鸡之类的小猎物。

    在黑松林里,孙大叔挖了几口陷阱,主要捕获诸如野猪、獐鹿之类的较大猎物。

    或许是雪天的缘故,孙大叔在灌木丛中收获颇丰,捕了五只野兔,四只山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