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章 呈坎覆灭(二)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这天,呈坎镇中心的谯楼上突然敲响了急促的钟声,小镇四方城门迅速关闭,壮丁们在族长及长老的带领下,纷纷拿起兵器登上城墙,城内大阵悄然开启,呈坎的上空刹时阴云密布,肃杀之气冲天而起。

    族长及云振山、云老爹等一干长老皆伫立于北城墙上,冷眼打量着白沙河对面。

    河对面黑压压排列了近两千人。

    这些人一律素袍,胸襟上都绣有一把黑色小剑,这正是神剑门的标识。

    前排正中位置,赫然站立着两个服饰不一样的人,一个褐色长袍,袖口绣着两把血红小剑,一个白色长袍,胸襟上绣着一把血红小剑。

    这两人正是奚一凡与狄青。白无痕及朴算子等长老站立两侧,刁虎也站在了前排。

    “白门主,我呈坎云家与神剑门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并无冒犯之处,何故率众来犯?”族长凛然质问道。

    族长与白无痕也曾相识,因此,族长一眼便认出了白无痕。

    “哼!云族长倒很健忘,十几年前,你伤了本门白虎堂主等二百余人,让他们武功尽失,如何还说‘并无冒犯’?”

    白无痕冷冷说道。

    “呵呵……”族长冷笑道:

    “白门主乃响当当的江湖霸主,如何说出颠倒是非,混淆黑白之语。

    当初,那刁虎狭隘,为袒护他那丧尽天良的妹妹,却公报私仇,率众攻打我呈坎,而我云家仁慈,擒获他们后,并未取其性命,仅废其武功,旨在惩恶行,布善缘。

    为何白门主还要听信这小人挑唆,兴师动众,犯我呈坎?”

    “哼,‘惩恶行,布善缘’,迂腐至极!何为恶行?何为善缘?这世间只有强弱之分,何来善恶?弱肉强食,天经地义,‘胜者王侯败者寇’,强者至上,这就是世间无上法则!”白无痕一脸不屑地说道。

    “住口!”云振山怒喝道:

    “白无痕,你竟然善恶不分,恃强凌弱,又与强盗何异?”

    刁虎忽然上前一指云振山,开口骂道:

    “云振山,你个老匹夫!当初若不是你们暗使法宝,我刁虎又岂能被擒拿,今天你们识相点,乖乖交出法宝,仙师或可饶尔等性命,如若不然,定叫你呈坎灰飞烟灭!”

    族长一听,恍然大悟,原来神剑门及那两个服饰不一样的‘仙师’竟是冲法宝而来,顿时更加警惕起来。

    而云振山此刻按捺不住怒火,长枪一点地,整个人已从城墙飘然落下。

    落地时,云振山一顿长枪,枪柄没入地面一尺有余。

    云振山须发皆张,一指刁虎,喝道:

    “你这个无耻小人,不怕应了当初的血誓,就前来一战!”

    刁虎二话没说,一抽长剑,双脚一点地面。

    整个人像只夜枭,朝云振山扑去。

    城墙上,族长得知对方来意后,内心更加不安,他明白,今天呈坎将遭遇千年来的最大劫难。

    对方的两个仙师一直冷冷不语,眼中放着精光,更让族长忌惮,本想阻止云振山,可来不及出口,云振山已然飘落城外。

    族长只好摇摇头,轻叹一声,对身边长老叮嘱了几句,就悄然退至谯楼上。

    神剑门这边,奚一凡一听这鲁莽的刁虎竟说破了他们的来意,心中恼怒,见刁虎已出战,眼中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厌恶,便冷冷地看着两人交战。

    这云振山一杆长枪舞得如蛟龙出海,枪影将刁虎缠住,逼得刁虎一时手忙脚乱,好在刁虎轻功了得,身形竟随枪影上下翻飞,看得人眼花缭乱。

    神剑门这边陈道横长老是刁虎的师父,一见刁虎近不了身,始终被云振山压制,知道时间一长刁虎必然落败,于是便欲起身救回刁虎,却被奚一凡制止住了。

    就在此时,刁虎一个躲闪不及,被云振山一枪扎入右臂。

    云振山一发力,正欲挑起刁虎,哪知那刁虎强悍异常,左手立化为掌,斩断枪杆,并欺身向前,再度斩向云振山头颅。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