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章 兰陵渡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云靖探识到洞口来了一人,便急忙掏出匕首,警惕地躲在了洞中暗处,他诧异地想:谁会找到这深山老林里的山洞来呢?

    就在他忐忑不安时,“云公子在吗?”

    洞口传来一句淡淡的问讯。

    云靖犹豫了一下,问道:“前辈是找我吗?”

    “云公子,不必害怕,我是白岳山正一道的薜道姑,昨天我救回了你姐姐孙招娣,今天她一醒来,便央我过来救你。”

    洞口的来人听出他的紧张,和声悦色地说道。

    云靖一听,这才从暗地走出来。

    走近洞口一看,只见洞口处站立了一位中年模样的素袍道姑,挽起的发髻上包扎着淡紫色发巾,手持拂尘,一幅仙风道骨的模样。云靖一见赶紧上前一揖,

    “后生云靖见过前辈!”

    薜道姑轻抖拂尘,立掌还了一礼,道:

    “云公子,云家与我正一道素来交好,而呈坎的覆灭,我正一道末能出手相救,很是愧疚,掌门师兄命我等多方搜寻,旨在救援存活的云家后人,终于让我寻找到招娣和你,可见天亦垂怜!”

    说完单手立掌道:

    “无量天尊,云公子,这就随我离开这里,返回白岳山,如何?”

    云靖听得薛道姑如此一说,便点头应允了,薜道姑随手在云靖身上贴了一张轻身灵符,便拽着云靖踏空来到白岳山。

    来到白岳山太明观,薜道姑自然第一时间领着云靖去见孙招娣。

    孙招娣被薜道姑安置在太明观的偏房里,此刻神志己然清醒,只是面色苍白,虚弱不堪,躺在床上不能动弹。

    当时,孙招娣被薜道姑救回太明观时,烛蛇的毒己蔓延全身,她全身酱紫,奄奄一息。

    别看孙招娣当时只是沾了一点毒雾,可那烛蛇的毒,剧烈无比,就是低阶修士,也会沾之即毙,何况她一个凡人。

    好在薜道姑了解烛蛇的毒性,一开始就给孙招娣喂食了一颗清毒丹,虽然不能解除烛蛇毒性,但能护住心脉,阻止毒素侵蚀内脏。

    饶是如此,孙招娣依然命悬一线、危在旦夕。

    薜道姑急忙命道童取来玉砵,将一枚烛龙果捣碎碾汁,给孙招娣喂食下去。

    片刻后,孙招娣哇地吐出几口污血,腥臭无比,这才攸攸转醒,一睁眼,发现自己躺在陌生房内,恍若隔世。

    待薜道姑简单解释了一下经过后,孙招娣便急了,央着薜道姑赶紧去救云靖。

    云靖一见姐姐的惨状,内心一酸,一把抓住孙招娣的手,哽咽着,说不出话。

    招娣见了云靖,也是两行热泪顺着眼角滚滚而出……

    凌云子掌门听薜道姑禀报,救回了云家的一名少年,内心大喜,便急忙招见了云靖。一见云靖舞象之年,就出落得清秀俊朗,而且面带坚毅,便十分喜爱。

    急切地说道:

    “云公子,据我们调查,你是呈坎云家唯一的幸存者,我正一道与云家素来交好,云家遇难太过突然,我正一道来不急援助,深感愧疚,现幸救得公子回来,我等幸慰。

    现公子家园已毁,何不入我道,一方面让我道尽点故人之情,保护云家一脉继续相承,另一方面我见云公子聪慧俊秀,也是不可多得之人材,若能入我教,必成大器,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说完,凌掌教一脸期待地看着云靖。

    云靖听了凌掌教一番情真意切的话语,内心感动,但他心意己决,便坦诚说道:“多谢掌教关怀,不过晚辈已受恩师教导,欲入六艺宗法书门学习,还望掌教见谅!”

    “哦?法书门?”掌教微一沉吟,便散出神识扫向云靖。

    当他神识一触到云靖身体时,突然感觉到反弹,吃了一惊,诧异地看了看云靖,便又道:

    “云公子果然是聪明睿智之人,但法书门的门槛很高,入门的考核难度超乎想像,云公子也要有心理准备,不过,我正一道大门永远为云公子敞开!”

    云靖抱拳一辑,道:“多谢掌教,只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