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章 三生花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云靖神识开窍后,十丈范围内的景象均能映射在识海,这景象的映射是立体的,不受空间隔绝的阻碍。

    许落、程川在前舱自然看不到被舱板隔绝着的后舱情景,可云靖散开神识一扫描,后舱的情景却历历在目。

    他神识一扫后舱,竟发现后舱内窝藏着四个手持兵器的匪徒,正满脸凶光地盯着前舱。

    云靖初次踏入江湖,没有半点江湖经验,内心自然十分紧张。

    但天生沉稳的他,不露声色,只是暗中攥住了匕首。

    待他们一上船,艄公立即一点竹篙,撑着渡船朝河中心驰去。

    程川站立船首,依然昂着头,正饶有兴致地欣赏着兰溪暮色,而许落却主动与云靖搭讪,“云兄这是要去哪里?”

    云靖只得应道:“羽山。”

    “哦?云兄可是去参加法书门的选拔?”

    “你们也是?”

    “正是,正是,哈哈、哈!我们是同道”这许落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之时,却听得那船首的程川冷哼了一声。

    云靖也没心情与程川计较什么,倒是许落脸色有点尴尬,正欲说什么,云靖却朝他使了使眼色,并朝后舱努了努嘴,许落一眐,立刻警觉,似乎也发现了危险,便唤了程川进来。

    这程川似乎心有不甘地走进前舱,一见两人脸色凝重,正要问话,却见许落摆摆手,指了指后舱,程川也不是个愚笨之人,一见处境,立刻明白了过来,脸色唰地一下苍白。

    那许落早己抄起舱内的短凳,程川竟摸索出一柄软剑。

    他们做着准备时,渡船已驰到河中心,两岸景色已是一片模糊。

    这三人紧张了半天,却没听到任何动静,就在他们诧异时,脚底下、侧板缝上同时冒出一缕缕白烟,许落刚叫一声“不好”,就一头栽倒在地,紧接着程川也咕咚一声一头栽倒。

    云靖早己摒住呼吸,眼见二人栽倒,便闭眼用神识扫向后舱,发现有二人已起了身,提着鬼头刀,朝前舱走来。

    云靖赶紧朝前一趴,装成被迷倒的样子,而右手则攥着匕首藏于袖筒内,张开神识静等着那二人到来。

    这云靖没被迷药迷倒,并不仅仅是他事先摒住了呼吸的原因,而更重要的是他食了烛蛇肉,产生了毒素抗体,虽说没有成为百毒不侵之体,可区区江湖迷药,那还奈何不了他。

    就在云靖做好了准备时,后舱走出的两人己来到前舱,一见三人均被迷到在舱内,其中一人发出咯咯怪笑声,说道:

    “这三只小菜鸟,这个时候还敢来过渡,死了都还不知道怎么死的,咯咯、咯……”

    说完,两人一阵嘻笑后,便猫身钻进了前舱。

    这前舱狭小,二人便大意地放下鬼头刀,先是扑到程川、许落两人身上一阵搜索,将两人身上值钱的东西全都捋下,就差没有扒光两人的衣服,尢其是搜出程川身上的几锭黄金,两劫匪竟兴奋得直哆嗦。

    就在两劫匪刚欲转身去搜索云靖时,两人竟同时发出惨叫,扑倒在地,挣扎了几下,便没了声音。

    这时,云靖一把拔出插入两人背心的鬼头刀,迅速躲藏到前舱门口的角落处,静等着后舱的劫匪。

    虽然他第一次杀人,可经历过呈坎覆灭的血腥洗礼,他已无所畏惧,相反,在杀了这两个劫匪后,他平复了一开始的紧张情绪,冷静下来,并迅速思量好下一步的对策。

    云靖左等右等也没等到后舱的匪徒们过来,便抬头朝舱外望去,他这一望,先是吓了一跳,紧接着便感觉到如梦如幻似地有些恍惚。

    船首处的河面上赫然飘浮着一朵巨大的白色花朵,这花朵花开三瓣,花瓣晶莹玉白,似莲非莲、似兰非兰。

    更为奇怪的是,无数朵更小的三瓣花聚集在花心组成了此花的蕊。

    在这巨大白色花朵的上方,袅袅婷婷地立着一位白衣少女。

    月色朦胧下,那少女秀发微拂,一双眸子似深秋寒潭,正冷冷地盯向船舱。

    云靖不知是被那少女绝佳气质所震撼,还是被舱外诡异情景所迷惑,只是喃喃自语道:“三生花,花若魂,人若影,花开花落伴三生。”

    这三生花,云靖是在林默书房内的一本叫《大荒经》的古籍上读到过的,当时他并不相信世间能存在如此奇异之花,如今一见河面上漂浮的这朵花,正是古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