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千二百二十七章 老祖被带走了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小半日功夫,没有任何收获的猎户又累又饿,掬了一捧山间清泉解渴,饮了数口,他忽然怔住。

    视野之中,竟看到了一座简陋的木屋。

    他可不记得这山上有什么木屋,此地虽然已经远离平时的狩猎区,可他也是来过的,以前从未见过这个木屋。

    好奇之下迈步朝那木屋行去,待到近前,高呼一声:“有人吗?”

    连喊数声没有应答,无奈之下,他只能道一声叨扰,推开屋门,迈步而入。

    木屋是杨开仓促弄出,只为给老祖疗伤时遮风挡雨的,所以内里布置简陋,唯有一床而已。

    老祖小小的身子便蜷缩在那床上。

    猎户进门,自然一眼就看到了床上的身影,这让他有些惊疑,又有些警惕。

    他虽是普通人,未曾修行,但在这虚空大陆上,修行之事并非秘密,附近村中几个半大少年便一直想要加入某个修行门派。

    猎户年少时也有这样的梦想,就在村子近千里外,有一家唤作水月府的修行宗门,每隔数年都会招收门徒。

    年少的猎户也曾跋山涉水,怀揣梦想前往水月府,参与那收徒大会,梦想自己能够加入水月府,有朝一日成为那纵来飞去的高人,只可惜,他的修行资质太差,没能入得了那些修行高人的法眼,在收徒大会中被淘汰了。

    梦想破灭,猎户在外流浪数年,终还是回到了生养他的村中,成家立业。

    相对于村中其他猎户来说,他也算是见过一些场面的人,不但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修行之人,还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另外一种奇特的存在。

    妖物!

    据说有些妖物修行足够久了,便可化作人形,寻常人根本看不出来。这其中便以狐狸精为最,古老相传,狐狸精这东西最是喜欢化作美貌的女子,来勾搭那些血气方刚的青壮。

    所以在这种地方见到一个古怪的木屋,而木屋之中居然还有一个孩子的时候,猎户第一反应便是,自己莫不是撞了妖了?

    这让他不禁有些头皮发麻,传说中的妖物有好有坏,可他也不确定什么妖物是好的,什么妖物是坏的。

    不过仔细看去,那床上的身影小的让人感到可怜,就算是个妖,怕也是个小小妖!

    自己这么大块头,怕她不成?

    念头转过,猎户心中的惊慌消散不少。

    原本打算就这么悄悄退出去,毕竟他也无法确定那个小人儿是不是妖,可就在他准备退出木屋时,却忽然顿下身形。

    他听出那床上的小人儿的呼吸有些不对劲。

    常年打猎,让他对这山上的猎物了解极深。许多猎物身受重创,将死之时便是这种呼吸声,断断续续,软弱无力。

    猎户面上犹豫起来……

    好片刻功夫,他才一咬牙,迈步上前,几步就来到了床边。

    万一这不是什么妖物,只是个普通孩子呢?在这深山野岭,若是没人理会,说不定便有什么猛兽过来把她给吃了。

    低头望去,床上躺着的是一个看起来只有三四岁的毛丫头,虽睡的香甜,但那脸上明显有极为痛苦的神色,仿佛陷入了梦魇之中,而且脸色苍白的有些不太正常。

    他伸手一探,只觉毛丫头的额头烫的吓人。

    这是病了啊!

    猎户几乎没有犹豫,一把将毛丫头抄起,打横抱住,身形矫健地窜了出去,直奔山下而去。

    且不管这毛丫头什么来历,为何会独自一人留在山上木屋中,病成这样若不赶紧救治的话,用不了多久就没命了。

    猎户想的很简单,赶紧带她下山找郎中去,至于若是有这孩子的亲人寻来该如何解决,他完全没想过,大不了到时候把孩子还回去,事情解释清楚便可。

    待猎户匆匆走后,一直在旁边静观其变的杨开才显露身影,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摸着下巴沉吟起来。

    老祖被抢走了呢……

    这可如何是好?

    他本可以施法遮掩那木屋的存在的,如此一来,一个没修行过的普通猎户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发现得了老祖的踪影,但关键时刻老祖却传了一道讯息给他。

    这让他有些搞不明白老祖是何用意,而且那讯息模糊不清,无从辨别其中蕴藏的意思,也不像是老祖刻意为之,反倒像是一种老祖昏睡下的本能。

    尽管猜不透老祖传讯的意思,但既在那个时候本能地传讯给他,显然是要制止他接下来的动作。

    所以杨开才会放任自然。

    结果就发生了这样的一幕,不过老祖没有再传递什么讯息,看样子自己的选择是对的。

    不过也不能放任不管,杨开只能隐匿身形,跟在猎户身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