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244章 兵临城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在李渊任命的五个相国中,刘文静全家抄斩,高士廉为保家人而服毒自尽,李元吉随即任命崔文象和李神符为新相国,取代刘文静和高士廉,而另外三个相国陈叔达、裴寂和唐俭都接受了李元吉的任命,但表现不一,裴寂封中书令,成为仅次于崔文象的第二号相国,颇为卖力,唐俭每天上朝,却出工不出力,混日子打发时间,陈叔达则借口病重,始终闭门不出。

    虽然陈叔达是用一种变相的方法对抗李元吉,但这恰恰保了他一命,崔文象和裴寂都十分嫉妒陈叔达的威望,如果他真的出仕为李元吉效力,崔文象和裴寂都不会放过他。

    陈叔达一家已被软禁在府中,府门外有上百名玄武精卫把守,不准任何官员去探望,也不准他家人或者仆人出门,每天玄武精卫给他们送一点粮食,维持一家人的生存。

    黄昏时分,一队侍卫护卫宦官赵德忠来到陈叔达的府门前,他向门口守卫举起一卷圣旨,“奉圣上之令特来向陈相国宣旨。”

    守卫郎将拱手道:“圣上有严令,任何人进府都要搜查,相国也不例外,请公公见谅。”

    赵德忠抬起手,“咱知道,你搜就是了。”

    士兵上上下下搜了身,连鞋子也不放过,没有任何异常,便让他进去了,手下则留在外面,两名玄武精卫跟随他进去,赵忠德一直来到中堂。

    片刻,陈叔达的次子陈玄德出来应对,赵德忠看了他一眼冷冷道:“咱家是向陈相国宣旨。”

    陈玄德低下头道:“父亲病重,不能见外人,请公公见谅!”

    “好吧!陈相国就自己看旨,圣上要说的话都在上面,咱家告辞了。”

    赵德忠将圣旨递给陈玄德,转身便走了,陈玄德望着他们走远,这才匆匆回到内宅,走进父亲的病房,陈叔达刚刚装病躺下,见儿子进来,便笑道:“人走了吗?”

    “那个赵公公留下一份圣旨就走了。”

    “拿给我看看。”

    “父亲,昏君的废旨一把火烧了就是,还看它做什么。”

    “少废话,快给我。”

    陈玄德只得把圣旨交给父亲,陈叔达慢慢展开圣旨,到了最后,里面居然卷着两封信,陈玄德愣住了,圣旨里面还有名堂。

    “我果然没有猜错,这个赵公公是有心人啊!”

    陈叔达将圣旨扔在一边,仔细看信,一封是他孙子陈仲方写来的,另一封竟然是天子张铉的亲笔信,陈叔达的手微微颤抖起来,连忙打开信细看。

    陈仲方便是陈玄德的儿子,他认出儿子的笔迹,便站在一旁没有退下,等父亲看完信,陈玄德低声问道:“父亲,仲方怎么样?”

    “他不错,被天子任命为主簿,可是七品官,比你这个父亲还厉害。”

    陈叔达的心情特别好,张铉在信中许他尚书左仆射、紫金光禄大夫,同时希望他暂时留任西京长史一年,虽然尚书左仆射不是相国,但也是位高权重,仅次于相国了,而且封孙子陈仲方为主簿,也是给足了自己面子。

    当然,陈叔达也知道,张铉重用自己是希望自己能在政治上协助他妥善处理好唐朝的各种遗留问题,不留隐患,这也说明张铉不准备用军事手段来处理唐朝后事,而是用政治手段,这当然是好事。

    陈玄德听说自己儿子出任主簿,欢喜得嘴都合不拢,他又问道:“那我们要做点什么吗?比如联系各家大臣之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