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66 沧海一声笑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很显然,《笑傲江湖》已经打破了龙国单月销售记录。

    这部洛阳的武侠封笔之作,承载了一种叫做情怀的东西,卖的一发不可收拾,因此而被冠以“一个时代”之评价的洛阳,却并未有多么开心。

    媒体说,武侠的“后洛阳时代”来临了。

    一般只要有“后xx时代”这样的说法,那多数是代表后人无法超越前辈了,但业内出奇的沉默,没人反驳,武侠的确是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

    一个没有洛阳的时代。

    网络上,关于《笑傲江湖》的评论层出不穷。

    天都大学教授,洛阳昔日恩师陈杜月说:“一曲《笑傲江湖》,让我看到了政治的多变姿态,洛阳的武侠从来都是求变的,而到了《笑傲江湖》似乎已经臻至化境,这不是说《笑傲江湖》的创作水准已经超越了《天龙八部》,而是说洛阳已经把武侠写到了一种无所遁形的境界,所谓江湖,一壶浊酒而已。”

    陈杜月可谓是直指核心。

    他一下子就看出《笑傲江湖》影射政治的本意。

    正如金庸所说:“写武侠小说是想写人性,就像大多数小说一样。这部小说通过书中一些人物,企图刻划中国三千多年来政治生活中的若干普遍现象。影射性的小说并无多大意义,政治情况很快就会改变,只有刻划人性,才有较长期的价值。不顾一切的夺取权力,是古今中外政治生活的基本情况,过去几千年是这样,今后几千年恐怕仍会是这样。任我行、东方不败、岳不群、左冷禅这些人,在我设想时主要不是武林高手,而是政治人物。林平之、向问天、方证大师、冲虑道人、定闲师太、莫大先生、余沧海等人也是政治人物。这种形形色色的人物,每一个朝代中都有,大概在别的国家中也都有。【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的口号,在六十年代时就写在书中了。任我行因掌握大权而腐化,那是人性的普遍现象。这些都不是书成后的增添或改作。”

    这是有依据可寻的。

    前世在《笑傲江湖》连载之时,西贡的中文报、越文报和法文报也有二十一家同时连载这部武侠小说。

    南越国会中辩论之时。

    常有议员指责政敌是【岳不群】这样的伪君子,或是【左冷禅】这种企图建立霸权者,影射政治又为政治所用,《笑傲江湖》之深入人心由此可见一斑。

    除了陈杜月这样的专家,普通读者的评论也层出不穷。

    “难忘的、愉快的一个月,在地铁上开始读,今天中午在地铁上读完了,盈冲真是最理想的一对,千秋万载,永为夫妇,很甜;面对权力,大部分人都一种反应,岳不群、左冷禅、任我行变得都一样了;专家说了洛大这次写的是普遍性格,是政治生活中的常见现象,类似的情景可以发生在任何时代、任何团体之中,而令狐冲的自由自在,永远是我向往的状态。”

    “读罢才识经典。”

    “相比缥缈的杨过,耿直的郭靖,花心的张无忌,我果然更喜欢令狐冲这样洒脱不羁的男人,他是几个主角中最弱的,某些方面却又是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