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杂役一哥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一章 杂役一哥

    这世间自古便有着仙的传说。然而事实却只是修士的踪迹在世间徘徊,替代着仙的虚无缥缈。

    有修士中的大能开宗造府,传承香火,超脱世俗,凌驾万物。却又陷入另一个更加残酷的法则世界,生生灭灭,无始无终。

    然而小人物的世界永远只是那一方小小的净土,过着看似无聊,却依旧能够自娱自乐的生活,看着疯疯癫癫,其实逍遥自在。

    即墨便是这样一个小人物,他一直觉得被师傅莫天捡到‘忘尘宗’这样一个修真大派打零工,是一个很牛b的差事。他一直坚信,最后他一定能成为杂役一哥。

    每天看着忘尘宗的云雾飘渺,仙鹤漫步,舞蝶飘飘,仙花异草。那些几十丈高的楼台屋榭,近千丈的绝壁山崖。纵横交错的巨大古树,一飞冲天的斗拱雕梁……都是那么的舒心。

    再看着那些师兄弟静坐修炼,衣袂飘飘,飞仙斗宝,本性张扬,又深深地羡慕,却又懒得去妒忌。

    他一直以为,这杂役一哥,迟早有一天能够实至名归。

    然而,这只是黄粱一梦,那天早上醒来后,上面派了个尖嘴猴腮的家伙莫名其妙地当了杂役的头头,真尼玛过分,扫帚把都没摸过,凭什么来这里当这么有前途的杂役总管!衣不粘尘,脚不落地,不就是仗着自己有个远方亲戚在宗门里混了个戒律殿总管的差事吗?

    牛鸡毛牛,总管的亲戚就得当总管,莫天的徒弟就得当杂役?

    即墨不服!

    一晃三年过去了,这个尖嘴猴腮的家伙也就这点出息,爬是爬不上去了,因为他的总管亲戚没升。哈哈,活该!即墨每天准时暗爽一次,也算是聊以慰籍吧!

    即墨的工作口号是:“与天地斗,与杂务斗,与总管斗,其乐无穷也!”

    ……

    即墨躺在被窝里,体味着那一缕暖洋洋的懒散,只听门外三更天的锣声响过,倒数五个数,总管该**了……

    果然,他不应该叫剑无敌,应该叫剑鸡,半夜鸡叫说话走风漏气的又再喊:“即墨,莫天,堂堂一个杂役部,就被你们两个懒骨头给拖散了!”

    “剑总管早!”

    即墨一听,师傅又早到。

    “哼!让你去采绮罗青株,你倒好,偷懒让你那个不成器的徒弟去找,你徒弟就用这么一个破竹篓子把仙草就装回来了,你自己看,免得又要赖账!”

    即墨恼了,光着身子就冲了出去,破口大骂:“你特玛是不是又忘吃药了?破竹篓怎么了?”

    莫天匆忙拉住即墨横冲直撞的强健身体,把他推进屋:“墨儿啊,不要裸奔……”

    又忙陪笑解释道:“总管呐,您有所不知,这绮罗青株仙草喜好竹气,贴近自然,用破竹篓承装才最好!”

    即墨披着被子又冲出来,两条大长白腿一闪闪的,甚是耀眼,看着剑无敌破口大骂道:“不懂装懂装龟孙,哎哎,你剩下那颗门牙是不是也该换换了?”

    剑无敌没讨到什么便宜,骂骂咧咧的走了。

    叫醒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再多呆一会,门牙不保!即墨这个二货什么都敢干,他眼里没有尊卑没有秩序更不怕惩罚,说真的,剑无敌也挺怵……天天往戒律殿送也不是办法,好歹那里也是个威严的地方,可不是专为杂役开的。

    算了,老子好歹也是个总管,大人有大量,今天不和你计较了!剑无敌哼着小曲又钻回屋子。睡个回笼觉。

    即墨裸奔一次,半裸一次,睡意全无,莫天叹了口气,凉快是凉快,好在大半夜的没人看见!他对即墨也舍不得斥责,关键是他这个爱徒对斥责完全免疫。

    想当初许诺推荐即墨当杂役一哥的,不料被剑无敌给抢了。可怜他自幼孤苦,从小就厮混在乞丐堆里,莫天把他捡来,相依为命,也算是对自己晚年的陪伴。

    莫天总觉得自己太自私,亏欠徒儿太多,也不忍责备。

    大清早,剑无双差人送来口信,今天戒律殿清净的很。

    剑无敌立刻就会意,这句话的意思是该送即墨和莫天师徒去那边‘报道’一下。

    忘尘宗是真正的修真宝地,仙家道场。

    “师傅,今早你就不应该拦着我?”即墨脸上依旧愤愤不平。

    剑无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神出鬼没地站在了即墨师徒二人身后,他酷爱盯梢爬墙跟,总感觉这一老一少背后天天骂他,让他逮个现行,立送戒律殿法办,哈哈……

    即墨听见身后有些轻微动静,想都没想,挥拳就砸了过去!

    这是一个规律,第一次找茬通常是为了叫醒即墨和莫天。

    第二次找茬就是戒律殿有请,此时不打,更待何时!

    经验之谈,三年了,即墨早就讳莫如深,轻车熟路!

    既然你贱兮兮地讨打,不打真对不起咱身体里一颗裸奔的心!

    即墨和剑无敌扭打成一团,莫天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