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七十九章 今昔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逍遥兄!”即墨轻轻抱拳,面带微笑,看不出喜恶。天籁 小 说

    昔日,在他悟道之初,逍遥圣子曾设计杀他与其他天骄,并将之嫁祸于他,其目的,便是欲要嫁接天下各种强大体质。

    不过最终,那场杀劫被他侥幸逃脱,此后北原一行,对方也曾多次算计于他,幸被他躲过。

    即墨并非小肚鸡肠之人,却也是有仇必报之辈,对方与他之间有杀身大仇,以他的性子,自不会忍气吞声,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解决而已。

    不过,现今乃是非常之际,这种私人仇怨,倒可以先放放再说。

    逍遥圣子不置可否的微笑,抬手轻轻拍在即墨肩头,道,“听闻墨兄有伤在身,不知可否康复。”

    “不劳逍遥兄挂念,墨某虽未完全恢复,但归境修士尚不放在眼中。”即墨不经意抬手,拍掉逍遥圣子搭在他肩头的手掌,回眸浅笑。

    逍遥圣子面色一僵,复而恢复柔和,道,“那是自然,墨兄的战力,天下皆知,占星府一战,墨兄力挽狂澜,功不可没。”

    即墨淡淡一笑,捂嘴轻咳,眉头陡的紧蹙,旋即将手中的血迹握紧,背向身后,道,“你我也并非第一次打交道,闲话便不必说了,还是进城商谈昆墟域半帝墓葬之事吧!”

    逍遥圣子盯住即墨背向身后的手掌,眸光微亮,眼中闪过一丝异色,笑容愈和煦,切身做出请的姿势,道,“既然如此,那便请吧,墨兄!”

    即墨展开眉头,手中规则残链飞窜,将那丝血迹蒸干,而后自然垂下手掌,与逍遥圣子并肩走进城中。

    只是此际,在其心中,难免暗暗升起一抹凝重。

    适才,逍遥圣子那看似是因熟稔,轻轻拍在他肩头的一掌,的确是试探,将一股规则之力打入了他的体内。

    不过,以他的实力,完全可以轻松化解这股规则之力,但偏偏,在将其化解之后,他喉头却涌上那口不可压制的逆血……

    那口鲜血,绝非他有意为之,想示逍遥圣子以弱,而是当时确有一口逆血突然窜上喉头,连他也压制不住,因而才张口吐出。

    依说他的伤势已恢复七成,不可能会如此虚弱才对。

    即墨蹙了蹙眉,那口逆血,绝不仅是因逍遥圣子拍在他肩头那一掌才会吐出,更根本的原因,乃是他的身体出了问题,那一掌,只是催化而已。

    他心中肃然,想起当初修炼时,心中产生的那种异样,他之所以会如此‘外强中干’,极可能与当初感应到进入伤口的那些‘杂质’有关。

    念及于此,他将神念散于体内,仔细检查,但却没有现任何反常之处,蹙了蹙眉,他压下心头的的那丝不安,勉强露出一抹笑意,同逍遥圣子慢步走向逍遥圣地。

    逍遥圣地同占星府相同,亦不在逍遥城中,而是在另一片空间之内,不过入口却在逍遥城。

    二人并肩行走,很沉默,各怀心事,不久便进入逍遥圣地,在一座殿宇中,见到逍遥圣主,同时,在这里还见到几个意料之外的人。

    那便是叶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