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63章 祖上姓叶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羽尚身材枯瘦,但是,已经不似前段时间那般面色苍白,他在生命枯竭将自己埋在土坟没几天时,被楚风寻到,并给予了他魂花大药等。

    很难想象,天帝的血脉,这一支最后几人之一,居然就那样险些一个人凄凉的死去。

    自葬己身,埋在儿女的衣冠冢畔,这是怎样的一种孤独无助与悲凉?

    事实上,他这一生都不快乐,是悲苦的,原本有三个儿女,各个天赋超绝,一家原本和睦温馨,最终却落得只身下他一个孤苦衰败的老人。

    如今,否极泰来吗?

    他听到了妖妖的消息,那个孩子居然还活着,并来到了阳间!

    他再也坐不住了,要第一时间前往两界战场,去与她相见。

    当年,他这一支中,唯一的后人被沅族各种冷血试验,其中一个后人被栽种母金后,被放逐小阴间,竟成为了血脉仅有的延续。

    可惜,妖妖的爷爷,那个疯了并浑噩的老人,现在依旧不知落在何方。

    “前辈,你要小心啊,两界战场有真仙,有究极生物,我听人说打翻天了,那里可能有你的敌人。”紫鸾担心。

    但是,羽尚心意已决,执意要去,他怕妖妖出事儿,如果那个孩子死去,他这一生都没有意义了。

    他觉得,自己是家族的罪人,无论如何也要为当年的天帝留下后人,不能让帝血在他们这里断掉!

    老龟钧驮心思活络了,帮着出谋划策,为的是想让自己活的更久远点。

    不过,未容他们有过多的打算,还未等羽尚动身呢,天穹就被劈开了,散发出绚烂的光雨,那是道祖物质,那是神性粒子,是带有辐射性的恐怖能量。

    “什么人,大宇级强者紫鸾镇压当世,傲立于此!”小鸟瑟瑟发抖,小脸煞白,嘴唇都在哆嗦,硬着头皮喊话。

    不要说她,就是羽尚都心惊,那是什么人,仙道物质淌落而下,来人绝对不可能力敌!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一只巨大无边,毛茸茸的……狗爪子,撑开天穹,探了下来。

    “羽尚何在?”狗皇的声音在咆哮。

    羽尚先是悚然,而后他一怔,因为在三方战场时就看到过这只黑色巨兽的大爪子。

    “前辈何事,我在这里。”羽尚开口,并将紫鸾与钧驮挡在身后,自己独自面对。

    “娃娃,你受苦了!”狗皇通过那裂缝,露出一只硕大的眼睛,比湖泊还大很多倍,居然通红,有湿热的液体险些滚落。

    羽尚都多大年岁了,以万载计,结果现在被称之为娃娃,让他无言以对。

    轰隆!

    顷刻间,天翻地覆,毛茸茸的大黑狗爪子变得祥和了,将羽尚三人一同带走了,刹那回归两界战场。

    当看到场中多了三人,所有人的目光都望来,这当中便有……天帝的后人?!

    一时间,各方瞩目,所有目光最后全都集中向羽尚的身上。

    楚风长出一口气,终究是没有意外发生,告诉狗皇坐标后,它瞬息将人给接了过来。

    “资质还不错,但怎么才是混元层次的进化者?”狗皇低语。

    所谓混元,便是阳间当世的大能级生灵。

    大能,被这么嫌弃,让无数人沉默,闭嘴,情何以堪?

    大能居然被一只狗如此蔑视,不当一回事儿。

    不过,想到这只狗的身份,所有人都不说话了,没什么好争辩的。

    羽尚咧了咧嘴,感觉嘴中微苦,他能成为大能还是因为楚风给了他延命的魂药等,若非除此,都已经自埋自身,在灰暗与失落中死在天尊境界。

    腐尸看了又看,声音冷冽,道:“他身体有问题,被打入过时光符文,磨灭与禁锢了部分本源,不用说了,这是你们沅族的手笔吧?!”

    “我就说嘛,天帝的后人怎么会这样差!”狗皇眼睛赤红,又怒又伤感,而后盯住了沅族的人。

    而在虚空中,六道如黑色闪电般的身影抬棺,震慑苍穹上的域外仙王等。

    “你们都活腻了吧?!”狗皇大吼,这时,它真的无比的自责,怎么会让天帝的后人落到这样的境地?

    “你们知道他们的祖上是谁吗?”它咆哮着,发泄着心中的愤怒与不满。

    三天帝何其璀璨,照耀万古,当与诡异源头血拼后,天庭众散尽,连后人都落到这样一个凄凉境地了吗?

    狗皇老迈,想到当年的豪情,战歌激荡的岁月,他们横扫了诸天,再想到三天帝与他们这群老兄弟最后的结局,它一时间悲啸连连。

    “道友息怒,族中小辈不知天高地厚,想探究帝法,做出了错事,请宽恕……”

    苍穹上,那曾探出紫金大手的沅族巨头,显然是一位真正的仙王,现在放低姿态,在这里轻声细语。

    “滚你大爷的!”狗皇当时就被激怒了。

    羽尚一脉都落到什么境地了?还妄谈什么宽恕!

    当!

    一刹那,那口铜棺剧颤,硕大的棺材板飞了起来,直冲天外而去,爆发出刺目而冷冽的光芒。

    这是帝棺!

    上次,魂河大战时,它曾突兀出现,并显照出了三天帝之一的身影,参与了那次的旷世大战,力拼祭地。

    最终,帝影隐去,但棺材留下了,狗皇与腐尸还有光头男子乘棺离去。

    现在,狗皇怒极,它觉得四劫雀、沅族等欺他老迈、血气枯竭、将死岁月中,因此对天帝不敬,折辱其后人。

    所以,它直接不计代价的祭棺。

    此棺一现,所有真仙与究极生灵都脸色发白,瑟瑟发抖,许多人软倒在地上,根本承受不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