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93章 出兵平叛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父亲,您毒杀了这么多人,简直是自取灭亡啊!”舒州兵马都总管李帆,几乎是绝望的瞪着他的亲爹刘高昌。

    李帆本姓刘,隐姓埋名加入了李家军之后,在讲武堂内,由李中易亲自赐姓李。

    “哼,李贼中易身陷蜀地,正是我辈举义之大好时机。不毒死这些家伙,你我焉有举义之机?”刘高昌抬手指着满地层层叠叠的尸体,“这些家伙都是死硬派,他们不死,你我父子的项上人头,就要搬家了。”

    刘高昌得意的说:“京里的大人物们说了,天下苦李贼久矣!只要舒州举义成功,天下人必定纷起响应,则大事可成也!”

    李帆抬手指着刘高昌,颤声道:“大人,您可知,所谓举义的严重后果?”

    刘高昌不过是个土财主罢了,他哪里知道,李家军,也就是朝廷官军的厉害?

    “我儿,为父不傻,他们说了,你若是率先举义,将来必定封王拜相。”刘高昌仰起下巴,厉声道,“我儿,事已至此,何须多言?”

    李帆看着满地的尸体,不由绝望的呐喊出声:“罢罢罢,既然是你生了我,我的命也该还给你们刘家了。”

    刘高昌怒瞪着李帆:“你的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夫子难道教过你忤逆生父么?”

    也许是察觉到李帆的泪流满面,刘高昌放缓神色,柔声道:“我儿,你既是我的亲儿,也是我刘家的万里驹,为父自小对你是千依百顺,疼爱有加,难道会害了你不成?”

    李帆抹了把脸上的泪水,恨声道:“大人,害我刘家灭族者,非您莫属。”

    “荒唐,岂有此理?”刘高昌怒了,指着李帆的鼻子破口大骂,“你别忘了,咱们刘家此前可是良田三万亩,你吃的穿的用的,哪一样不是从地里刨出来的钱粮?如今呢,整个家族仅有区区五百亩地而已,夺产之仇,吾必报之!”

    “父亲,恩师待孩儿不薄呐!”李帆痛苦的闭紧双眼,泪如泉涌,“大人,您上了他们的当了。如果孩儿没有料错的话,整个两淮路的官军,一旦得知了消息,必定倾巢来攻。”

    “怕什么?他们说了,只要咱们能够撑个十天半月,援军必到。”刘高昌信心十足的教训儿子,“快别说那么多废话了,赶紧下令,把咱们的人放进城里来。”

    “大人,没用的,咱们刘家已经完了。”

    身为帝国官军的中级将领,舒州兵马都总管李帆,实在是非常了解帝国官军的厉害之处。

    “算了,事已至此,多说何益?我儿,成败在此一举,与其苟活着,不如豁出去拼了。”刘高昌意识到味道不对,然而,开弓没有回头箭。

    整个大堂内,躺满了被毒死的派驻舒州的军官们,这也就宣告了刘家父子,已经没有任何退路!

    刘高昌虽然已经察觉到不对味,然而,开弓确实没有了回头箭,哪怕形势再差,如今也只能强撑着了。

    “我儿不必慌乱,舒州城内外的乡绅们,已经聚集了三千敢战之士。以这些人为基础,只要集结了城中的百姓,老夫料定,必可守住舒州。”刘高昌洋洋得意的描绘着美好的蓝图。

    可是,李帆却心里有数,坐镇于扬州的征东将军刘贺扬,他的手上掌握着至少五十门以上的火炮。

    利用火炮攻城的厉害之处,别人可能不清楚,身为舒州兵马都总管的李帆,却不可能不明白。

    换句话说,在朝廷官军的围攻之下,舒州是肯定守不住的。区别只是,守半天,还是守两天而已,这座舒州城总归是会迅速的陷落。

    刘高昌背着李帆,暗中对来参加军议的阖城军官下毒手,眼前满地的尸体,只能证明一个问题:如此血海深仇,再无任何化解的可能性!

    “父亲,你带上足够的钱,领着幺弟往南边去吧,走的越远越好,最好是顺江直下,一路出海,再转道向南。”李帆抹了把脸上的汗水,迫使他自己冷静了下来,随即作出了最正确的提议。

    满地的尸体,而且都是讲武堂出身的军官,也都是今上的学生。如此深仇大恨,不看见李帆的首级,不把刘家灭门,今上岂能善罢甘休?

    绝不放弃任何一个袍泽,李中易是这么说的,也一直是这么做的。

    另外,李帆是不折不扣的讲武堂出身,今上名正言顺的学生。

    李帆这个“好”学生,杀了今上这么多的学生,并且起兵谋反了。哪怕不换位思考,也知道,当今天子会是何等的盛怒?

    俗话说的好,天子一怒,伏尸百万!

    所以,李帆冷静之后,立即意识到,他不能走。如果他走了,他们刘家一定会被追杀得上天入地,无穷无尽,无休无止。

    李帆本就是舒州兵马都总管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