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楔子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陆压看着面前的铃铛,已经屏息了有好一会儿了。

    今天是三月十九。每年三月十九都是他大师兄混鲲祖师的生日。

    本来平素他并不过寿,但今儿个是整万岁的寿辰,他不知怎么心血来潮,兴致勃勃让人整了桌寿宴,除了行踪不定的大师兄鸿钧老祖没请,然后把三师姐女娲娘娘以及他这个不怎么有存在感的四师弟都请了过来。

    然后很不巧地,吃茶的时候他就失手打碎了他一只铃铛。

    本来他觉得也没有什么了不起。一个铃铛而已,他可是天地间最高辈份的大神了,亲手做过不知道多少件仙界众神梦寐以求的法器,总不会还修不好它是不是?

    但事情显然不像他想的这样。

    “它是混元宝铃。”女娲叹气道,“是师父早年送给二师兄的晋升礼。”

    “那又怎样?”陆压耸肩。

    他们的师父乃是天创天地的创世元灵,而他已经化身为天道好几十万年了。晋升礼一般都不会是什么特别厉害的宝物,就算他打破了,师父那么疼他这个老徒弟,总不至于怪罪他才是。

    “这个铃铛是师父做的,自然就有师父的道法加持,它记恨心特别重,所以报复起人来也特别不给面子。”混鲲温柔地看着面前没受过什么委屈的小师弟,真的很难想象在师父面前常常打滚撒泼求安慰的他也有倒霉遭殃的一天。

    “不但记恨心重,确切地说谁惹了它谁倒霉。”

    女娲一贯悲天悯人,虽然早年她也没少受陆压所“迫害”,但还是很忧心这个小心眼又坏脾气,而且从不擅于低声下气说好话的小师弟,到底要怎么才能应付宝铃的怒意。

    “就是就是,”混鲲眉飞色舞道:“我记得三万年前我只不过说了句它长得不咋地,结果我就一连出门跌了九九八十一次嘴啃泥。就是不知道你这次摔破了他,到底又会怎么样?”

    陆压还没惊完,女娲又接着往下说起来。

    “没错。谁要是惹了它,它就必然会让这个人倒足九九八十一次霉。因为他身上有师父遗留的神识,等于是有天道为护盾,你我都无法化解。而你这次让它怒意这么大,我估摸着,绝对不会只是跌跌跤这么简单。”

    陆压后颈上的毛就这么抖了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