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四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亚伦倒是被楚乔严肃的语气惊了一跳,或许是楚乔表现的不像开玩笑,他眉头一皱,也跟着侧耳倾听。

    什么都没有。

    矿洞里依旧寂静,除了他们几人的呼吸声、偶尔路过的风声,以及雷蒙用矿工锄敲击石壁的闷响外,并无其他的动静,至于“有什么东西过来了”,那更是无稽之谈。

    这小子骗他?

    亚伦回想起自己方才胸腔里熊熊的怒火,回忆起自己被新人和马克一起忽视的画面,哦对了,还有那颗被挑出来的杂石!

    越想越是不满,亚伦不由地冷笑一声:“什么东西?我看你是心里有鬼吧!”

    他俯身将“证据”捡起来,搁在手里颠了颠,转头叫埃里克过来,“这就是你要留下的人,这样的素质……”

    “闭嘴!”

    亚伦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楚乔低声呵斥住。

    “你、你他|妈让谁闭嘴……”亚伦脾气也上来了,矿工锄一摔,上前,伸手就想教楚乔怎么做人。

    楚乔皱着眉。

    就在这分秒的时间内,那叫声似乎离他们越来越近——那未知生物的叫声里满是焦躁,还带着戾气,饶是楚乔有丰富的与灵兽相处的经验,也明白此刻绝对不是与对方碰面的好时机。

    偏偏亚伦在一旁聒噪不说,还猛地出手要拽楚乔的衣领。

    楚乔眉头一皱,半途截住亚伦的手腕。和亚伦在矿洞中体能受限不同,楚乔适应了压力之后,却是如虎添翼,这场冲突若放在地面上,或许还存在悬念,可在矿洞——楚乔的主场中,却是还未开始,便已经结束。

    一切变化于瞬间发生。

    亚伦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觉得手腕一阵刺痛,偏偏楚乔的手如铁箍,任他怎么挣扎也不能撼动分毫。

    “你……”

    “闭嘴!”

    这也是第二次楚乔出言呵斥亚伦了,和上一次不同,这一次,或许是被楚乔凛冽的眼神惊到,又或许因为手腕仍然刺疼,亚伦动了动嘴角,最终闭了嘴。

    埃里克看的目瞪口呆。

    不怪埃里克吃惊,实在是楚乔自始至终白表现的足够好脾气——无论是亚伦冷嘲热讽,还是被质疑能力,他都表现出足够隐忍,而这种隐忍,说好听些是“脾气好”,难听点,被贴上“软弱”的标签也不以为奇。

    可此刻,无害的羔羊露出锋利的爪牙,出乎意料的强势。

    埃里克咽了口唾沫,说实话,别说亚伦被吓到,就连他,也被楚乔那冷厉的眼神惊了一跳,可作为队长,就算怕,此刻也不得不出声:“怎、怎么了?”

    声音越来越近。

    楚乔扫视四周,心中估算着距离——来不及,哪怕他们在他接收到消息时立刻出洞,五个人,也同样没有逃不出去的可能,更别说方才一来一去耽搁不少时间。

    来不及逃,那就只有自保。

    “没时间解释了,立刻熄灭所有灯,都趴下——记住,等会无论见到什么,都不要出声!”楚乔松开亚伦的手,飞快灭掉头顶的探测灯,基于他是几人中动作最灵活的一个,在熄灭自己的灯之后,飞快地上前关矿洞内的壁灯。

    矿洞瞬间陷入黑暗,气氛一时间紧张起来。

    马克最先反应过来,吧嗒一声关了自己的灯,由他带头,其他三人不再犹豫,按照楚乔的指示行动起来。

    “都趴下,屏住呼吸,千万不要出声。”

    这时候,已经没有人顾得质疑楚乔的命令了,一阵微风刮了过来,风中蕴含的,正是让所有人熟悉的振翅声和尖利叫声。

    埃里克的面庞瞬间失去血色。

    “是……噬血蝠……”

    他们怎么可能忘记这死亡之音?上一次听到这声音时,他们失去了自己的队友,其余人侥幸逃脱,也因多因运气,这一次呢?

    后背渗出的冷汗打湿工服,呼吸也不再顺畅,眼前已经看不到黑暗,反倒是白茫茫的一片,心脏不听使唤激烈地跳动着,小腿肚子不知在何时抽了筋。

    死亡之音越来越近。

    怎么办?

    他们的脸颊已经能感受到噬血蝠翅膀煽动的刮起的风,恐惧在这一刻远去,思绪停滞,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要死在这里了么?”

    还没有升到d区。

    还没来得及和新伙伴吹牛逼,喝酒、聊过外面的世界。

    还没有……他|妈的要知道马上就死,刚才就不应该装逼,不要脸地多抢几口好吃的了。

    这辈子就这样了?

    就这样默默无闻地死在赤沙星了?

    呼吸紧促,意识开始抽离。有时候恐惧到达上限,就反而不知道害怕了,譬如马克,他已经开始苦中作乐地回忆起楚乔切丝时的刀工了,是先横切还是竖切?酱汁中加了什么调料?

    亚伦稍微正常点,他一边纠结中午只吃了一口,另一边回忆起当年的风光——嗬,那年头,谁不想盼望着和他一起吃顿饭?

    雷蒙发着呆。

    埃里克则想起了自己的老朋友里斯——上次对方救了自己,这一次他也要死了,不知道下辈子还会不会相见?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