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8章 .27.26||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噬血蝠们很会做兽,考虑到楚乔一共五个人,于是分别为每一个准备了一堆。

    不过,虽然数量相似,但质量却是相差甚远,指明给楚乔的那一堆老鼠,全都是所有鼠中个头最大的,皮毛干净,油光水滑,绝对是老鼠的第一等。

    楚乔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来面对这“丰厚”的礼物。

    不收?抓这些老鼠显然费了一番功夫,太说不过去。

    收?楚乔很担心他这次收了老鼠,下次噬血蝠们会送来大窝孩子给他玩。

    在楚乔纠结的功夫,周围的队员们已经陷入一种膛目结舌的境地。

    昨天回程时,楚乔将噬血蝠发狂的原因掐头去尾地透露给了他们,他们虽然对里斯的牺牲无法释怀,但也明白,噬血蝠和他们一样,都是受害者。

    心中不是没有疙瘩,可在看到这样一份礼物,他们还是觉得如梦似幻。

    这……真的不是在做梦?

    这一边,幼崽见楚乔没有反应,主动爬到楚乔臂弯里,疑惑地看着他,仿佛在问他为什么不高兴。

    楚乔曾经吃过老鼠肉。

    那是在创业第一年,他和员工一起去农村找货源,一次泥石流将他们堵在山中,救援没来,他们又没了食物,幸亏抓到两只老鼠掏了内脏烤熟,保了命。

    如今再看到相似的东西,回忆过去犹如恍然隔世。他摇摇头,从堆积的鼠山上拿了两只:“这些就够了。”

    “不介意的话,留下吃饭?”

    和地球不同,老鼠是赤沙星颇为难得且美味的一种食材,听到楚乔拒绝,其他人原本还有些可惜,但听到最后一句,所有人的眼睛都不由地亮了。

    只不过,有马克在,这顿午饭没轮的到楚乔亲自动手。

    作为楚乔新出炉的脑残粉,马克一个人包揽了所有准备工作,弄完,又眼巴巴地望着楚乔,等着他的指点。

    其实烤肉一事,最重要的是酱料。酱料调好,其他的都不算是什么大问题。

    楚乔指点着马克调酱。

    矿洞生活条件有限,没有蜂蜜,几乎没有糖,最多的是盐。不过调料不齐也没关系,新鲜的浆果带着果香的酸甜口感足以弥补其他的不足。

    马克将浆果去核,打碎成泥,稍加点儿盐,还找来一点白酒搁了一大勺,全部过程之玄幻,完全出乎马克的想象。

    浆果中加盐岂不是又甜又咸?

    但马克没有问出声,秉着对楚乔的信任,老老实实地让放什么就放什么。

    所以当肉拷出来,马克迫不及待地尝了一口,差点觉得自己差点上天。

    细腻的肉包裹着浆果的酸甜,味道稍显清淡,可肉本身是有油脂的,浆果的清香正好中和了油腻,再加上鲜嫩入味的酱汁,实在是相得益彰。

    果然,幼崽只啃了一口,便沉溺在无边的粉红泡泡里。

    一瞬间,马克成为最受欢迎的男人。

    吃完午饭,楚乔将没有半分离开意思的蝙蝠爸爸叫到一旁,无奈道:“说吧,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如此大一番动静,总不能只是报恩吧?

    的确,噬血蝠们这一番殷勤,虽说有报恩的成分,但更多的目的,还是有事想要求楚乔帮忙。

    “你们想让我帮着找丢失的幼崽?”

    虽然语言不好沟通,但噬血蝠指一指幼崽,再指一指天空,楚乔便很快领悟它的意思。

    只是明白归明白,这事情要做起来并不容易。楚乔自己许多事情没有解决,有什么能力帮助噬血蝠。

    噬血蝠望着楚乔的眼睛里转着泪花。

    楚乔:“……”

    拒绝的话卡在喉咙里,怎么也吐不出来。他叹了口气,表示:“我试一试吧。”

    噬血蝠开心地将幼崽扔给楚乔。

    趁着幼崽卖萌打滚的功夫,它可怜兮兮地指了指矿洞的洞內,然后指了指楚乔。

    楚乔熟悉了噬血蝠的套路:“让我帮你们改造洞穴?”

    噬血蝠兴奋地点点头,表示:如果能告诉它们怎么做才能避免丢孩子,那就更好了。

    楚乔沉默。

    到底是谁觉得噬血蝠脑子不灵光的?最精明的就是它了!

    他能把收下的礼物退回去吗?

    这厢楚乔正在郁闷,却不知自己另一份“礼物”出了大问题。

    赵琉觉得沙蝎的状态很不对劲。

    起初他以为这只领头蝎实力不佳,所以要将自己隐藏在沙蝎群中,可真正近距离接触它时,却发现对方的情况的确不太对劲。

    描述的直观些,就是这只蝎的生命不断流失,呈现出一种诡异的衰败感。

    “喵。”它怎么了?

    黑猫也很惊讶,按照常理,刚刚打败炎狼成为领主的沙蝎,不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霸业只是开了个头,沙蝎应该是意气风发,期待着更广阔天地去征服才是。

    难道疯蛇打架的时候没留手,将对方打伤了?

    可就是伤了,也不应该是这种诡异的状态啊!

    沙蝎知道身旁的两兽在议论它。

    可它太累了,连眼睛都睁不开。自从发觉自己身体上的故障,它就一直没有停下来,逼迫着自己带领族兽们扩建基地,为生产的雌性建巢,练习排兵布阵,恨不得抓住每分每秒。

    还好,它被两兽俘虏时,族里的事务都安排妥当,就算它死了,族兽们也能根据它留下来的办法安稳地度过生产期。

    沙蝎突然很想在死之前再见一眼那一晚的少年。

    那时候的它还没有“觉醒”,和族兽一样,浑浑噩噩地凭借着积攒在基因中的本能生活,该进食的时候进食,该繁衍的时候繁衍,凭借感觉分别善恶。

    除了繁衍的领地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占据,它们丢了家之外,也说不上有什么好坏。

    可它在机缘巧合下,被对方一句“救我”唤醒了神智,意识忽然从混沌中醒过来,眼前习以为常的世界忽然变得不一样。

    它开始思考隐藏在周围事物背后的原因。

    为什么炎狼是最大的领主,而它们沙蝎不是?沙蝎一族战斗力不强,这是为什么?那怎么样才能提升实力?

    它从人类护卫军那里学到了方法。

    繁衍的领地被占,回不去,可繁衍又不能不进行,怎么办?

    再造一个领地好了!

    问题被一个个的解决,一切都在变好,它的身体却不断地变差。但如果让它恢复健康,意识重归混沌,它宁愿早点死去。

    沙蝎知道自己应该休息一下。

    可养成的习惯又让它忍不住分析起身旁的两只兽:很明显,绿色的蛇在两兽之间占有主导地位,交流时,黑猫总是更多地迁就着绿色的蛇。

    不过也能理解,这绿蛇的实力强的可怕。

    想起自己的阵型能轻松绞杀炎狼,却被眼前的丁点大的蛇轻易破解,沙蝎便觉得格外不甘心。

    可不甘心又怎样?

    炎狼或许还能在沙地一片称王称霸,可兽外有兽,光它知道的兽,其中就有几个实力不下炎狼。何况传说中赤沙星不光是沙漠,跨过这片土地,东边有绵延的山脉,南边有冰雪极境。

    那么,绿蛇到底从哪里来呢?

    有这样的实力,怎么可能是无名之辈?

    既然如此,它们绑架它,是要带它去做什么?

    ·

    楚乔还不知道自己即将要和久违的“故兽”相逢,此刻的他,正盯着眼前号称检察员喋喋不休的男人皱眉。

    “你们真的当我傻?你说这些是你们队一天挖的,来,你们挖一个试试看?”

    指着堆积在地上,小山一般的墨铁,检查官自诩抓到了把柄,刻意提高了两个八度。此刻正是矿工们下班的时候,人流量大,加上此地没什么遮拦,发现有热闹可以看,其他人都笑嘻嘻地凑上来。

    检查员也不赶人,反而因为人多提高音量。

    见几人不说话,检察员更来劲了,拉着围观的矿工们问:“来,大家看看,这些人说眼前这些墨铁是他们一天挖的。这话你们相不相信?”

    四周哄然:

    “怎么可能?挖三天都没有这么多吧?”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