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9章 .28.27||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小绿蛇进屋时,沙蝎正在一旁流泪,楚乔无奈地递着纸。

    沙蝎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眼泪吧嗒吧嗒地就是止不住,不知道是眼前这个人的身份特殊,是它“醒来”见到的第一个人,还是对方的感觉太过温暖,总之,一瞬间,积压在心底的疲惫、孤单、绝望,纷纷都冒了出来。

    种种负面情绪交织,眼泪就再也止不住。

    又累又委屈。

    它肩上挑着全族的担子,殚精竭虑地考虑要如何安顿好它们,安全、食物、繁衍,每一项都要它细心谋划,争分夺秒,不敢有一点怠慢;没做出成绩的时候着急,等稍有了点收获,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周围的兽又开始虎视眈眈。

    好不容易弄死了炎狼,震住周围蠢蠢欲动的兽,可身体的状况却越来越糟糕。

    疼啊。

    它浑身都疼,但却不敢在其他族兽面前表现出丝毫的软弱来,它们和它不一样,族兽们很多事情都不明白,只是单纯地崇拜它、跟随它、信任它,打败炎狼,找到繁衍的领地,它们就好像是完成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任务一样,欢天喜地。

    单纯的思维方式带来的是最为纯粹的快乐。

    有时候沙蝎自己也想说服自己不要考虑那么多。它死了,族兽们或许没多久就会失去领地,重新赶回山洞,它的所作所为,很可能到头来只是一场空。

    可是它放不下。

    它是族长,一族的担子都挑在它的肩头,它的每一个命令,都关乎族兽们的性命。

    现在好了,该做的都做了,连唯一一个愿望也都实现,它可以死而无憾了。

    终于不哭了。

    楚乔松了口气,除了被这突如其来的眼泪弄的手足无措,他确实有些担心,沙蝎作为沙漠中的兽,这样哭下去,八成会脱水……吧?

    不哭就好。

    楚乔伸出手,摸了摸沙蝎的头,和上次一样,沙蝎乖巧地收回了双螯,舒服地眯起了眼睛。

    见状,楚乔心都快融化了。

    进门的小绿蛇只觉得自己浑身都在发绿。

    上辈子也是这样!

    游历时总有些莫名其妙的猫猫狗狗极没有下限地蹭到楚乔身边,要吃的求抚摸,起初赵琉还能忍受,可到了后来,两人之间关系越好,见楚乔的眼神落在别的兽身上,赵琉就有点不太舒服了。

    楚乔性子好,从容又平和,没有几个兽能抗拒能抗拒这种感觉,当时他的确也是被此吸引。

    但后来相处久了,深入地了解了这个人,胃和味蕾被驯服,这个人就变得和独一无二,他也再不愿意别的兽再发觉这个宝贝。

    他当然知道楚乔对其他兽只是单纯的欣赏,可耐不住,别的兽脑袋里想法多啊!

    比如玄天宗那位,只要一提到他,赵琉的神经都瞬间绷紧了。

    想到这里,赵琉觉得自己必须要有所行动——它飞快地挤进楚乔怀里,装出一副格外虚弱的模样。

    见到小绿蛇,楚乔着实松了口气,但下一秒,又被对方的模样吓了一跳,忙问:“你没事吧?”

    小绿蛇躺下,肚皮朝上。

    楚乔以为它肚子不舒服,皱眉,连忙帮小绿蛇揉肚子。

    在绿蛇进门一瞬间警惕起来,想要举起武器保护楚乔的沙蝎愣在原地。

    绿蛇给了它一个挑衅的眼神。

    沙蝎:“……”

    沙蝎总觉得,在这一瞬间,对方神秘又强大的高阶兽的形象崩塌了。

    楚乔揉着揉着忽然觉得不对,再转头一看沙蝎懵逼的眼神,瞬间什么都明白了。他不动声色地抓起绿蛇的一只软趴趴爪子,将它吊在空中,一字一顿地问:“还疼不疼了?”

    小绿蛇:“……”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