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1章 番外一传说的后来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夏日午后,阳光从窗中撒进教室,落在江池身上,暖烘烘的,他半梦半醒地眯着眼,耳旁老师的讲课声化成了催眠曲,绵绵不断地将他往睡梦深渊里拉。

    “江池?”

    身后的同学伸手扯他衬衣,见他没反应,抬头和停下来面无表情的老师一对眼,连忙加重手上的力气。

    江池被这刺痛一惊,下意识皱眉低声道:“干嘛啊!”

    教室里一片沉寂。

    身后的死党脸蛋飞快涨红,硬着头皮提醒:“老师叫你回答问题,谈对魔兽的认识。”

    江池摇摇晃晃地从座位上站起来,十三四岁的年纪,像一支雨后蹿高的竹子,瘦高,抬起头,眼神里带着几分旁若无人的诧异。

    老师没理他,没有质问,也没发脾气,任凭他站着,伸手又点了另外一个女生回答问题。

    女生结结巴巴:“魔兽啊,我很喜欢魔兽,它们是我们人类最好的朋友,在很多方面都做的很好。上星期和父母去逛过紫微星郊区的魔兽园,都超级有个性……”

    女老师脸上露出了点笑,“请坐。”

    紧接着,她又叫了其他几个同学。魔兽相关话题原本颇受年轻人喜欢,在政府的舆论引导下,两方关系正是蜜月期,讨论起来竟然一发不可收拾。

    江池双手撑着桌面,漫不经心地听着。

    临近下课,女老师的眼神终于回到了他身上,大发慈悲:“江同学,你呢,你有什么感想?”

    暗含着他随便说几句,就会让他坐下的意思。

    江池:“……没有。”

    女老师脸上的笑有些挂不住。

    身后的死党踢了他凳子一脚,江池站直身体,补充:“如果您需要我讲魔兽们很可爱,是人类是好朋友的话,我没有什么话说。”

    四周又是安静一片,同学们目瞪口呆,一会看看江池,一会又去瞅老师的脸色。

    老师将手头的书放下,“讲讲?”

    江池:“我只知道,六十年前,魔兽在首领的带领下,占领了许多星球。帝国的政治一度因为魔兽而崩溃,据说它们能跨越星际,就算出动机甲,也无法阻挡。“

    江池的目光扫过女老师因为惊讶而略显呆滞的脸,加重语气重复道:“这样差点让人类陷入绝境的魔兽,真的是单纯无害、令人相信的吗?”

    “这些你都是从哪里听说的?”女老师的惊骇无法掩饰。

    六十年前,她还没出生。关于魔兽的具体经过,无论帝国还是共和国官方都是讳莫如深,关于这一段历史,官方的说法是:曾经有一部分魔兽受到魔兽首领的驱使,和人类发生过一段交锋,但很快,这短短的、为期几年的冲突就结束了,丧心病狂的魔兽首领死去,人类和魔兽重拾友谊,一直到现在。

    为了不引起恐慌,激起不必要的仇恨,“魔兽令人类陷入绝境”,这种描述大多是学术界内的秘密,她也不过是从导师那里看过一鳞半爪的资料,这一个年幼的孩子究竟从何而知?

    江池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抿着嘴,目光执拗。

    女老师有些头疼,她磕绊了一下,迎着一群小幼苗好奇的目光:“呃,江池同学说的,的确是现在学术界流行的一种猜测,你们听一听就可以……嗯,期末不考。”

    听到“期末不考”这四个字,一多半小幼苗缩了回去。女老师松了口气,但转头一看雕塑般直挺挺地站着的江池,脑袋有些疼。

    “江同学……”

    下课铃响了。

    女老师带着江池出了门,想尽职尽责地掰正误入歧途的幼苗,“不要关注奇奇怪怪的东西”,“要以上课的内容为主”,说完,抬头一对上江池清凌凌的目光,顷刻间,这些敷衍小孩子的话被堵了回去。

    她踌躇片刻,将教案抱在怀里:“你……好吧,具体情况,老师也不知道。但很多事情,都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不要钻牛角尖,好吗?”

    江池模棱两可地点点头。

    女老师拍拍他的肩膀:“快回家吧,路上注意安全。”

    ·

    “小池,你刚上课说的是真的么?”死党一手拿着直冒油的串串,另一只脏手去拍江池的肩膀。江池一侧身,躲开,避开拥堵的悬浮车大潮,抄近路淌进商业街的人海中。

    江池不耐烦,“不是。”

    死党:“哦,我知道了。其实你是在报复周老师不给你面子,是不?”

    “我就说嘛。不过你小子也厉害,你瞧最后周老师那脸色,啧啧。”

    死党咯咯地笑起来。

    江池的手插在兜里,远处,那座最繁华的大楼上前个月刚更换了广告,一位当红的女星的笑颜贴在上面,笑语盈盈,欲语还休。

    江池对这些不感兴趣,只看了一眼,便移开视线。正是下班的高峰期,这一段出乎意料的拥堵,又听前面有人喊了一声“星辰在发酸梅汤”,这一下,整个商业街像是被烧开的沸水,江池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挤着带着向前涌。

    “小池——”

    江池连忙伸手拽着死党的手,废了九牛二虎之力,这才终于借着分流的岔口脱了身,只是这时抬头一看,他们已经离星辰饭店不远了,而那贴着女明星的广告牌,就竖在他们身后。

    死党顺了一把乱七八糟的头发:“这群人真是疯了。”

    “走啊,小池。”

    江池:“?”

    死党不由分说地拽着他:“这都到星辰门口了,不去领一份酸梅汤像话吗?”

    星辰这饭店有多有名,江池早是如雷贯耳。但有名气也这不全是好事,至少江池怵于那热闹和拥挤,无论旁人如何分说,也没能尝试着走进店门。

    他退后一步。

    “你去,我等你。”

    死党踌躇,眼看人越来越多,最终扔下一句“我帮你领一份哈”,埋头窜了进去。

    江池又退后了几步,一直退到不远处小广场才停下,他背着书包,于是找了个位置坐下。他身旁的花丛中,竖着一座白色的男人的雕像。

    这雕像大概立了很久,哪怕有人维护,有些缝隙中也沾着淡黄的痕迹。江池的目光向上,百无聊赖地端详着雕塑的面孔。

    年轻的男人,这个角度……还挺好看。

    这人是谁?

    江池寻找铭牌,最后只发现一句标注:一个值得被铭记的人。

    装神弄鬼。

    江池面无表情地移开了眼。

    这时,一位穿着工作服的老年人走来,拿出工具开始对雕塑日常的清洗。见到江池,老人慢悠悠地搭话:“小朋友,那边领喝的呢,你不去?”

    江池瞟了一眼老人身上“星辰”的标示,“不,这是谁?”

    老人俯下身,认真仔细地擦拭着雕塑,嘴上不停:“老板,星辰的创始人。”

    “……哦。”

    江池觉得自己这话问得有些傻气,闭了嘴,与此同时对星辰的财力产生直观的认识。又觉得商业街立雕塑,这种行为除了权势外,还得有几分旁若无人的自恋才行。

    两人不再说话,老人擦完了雕塑,直起身:“少年人,没事干早点回家。紫微星最近出了几起持刀杀人案,那畜生总是爱挑女人和小朋友下手。”

    江池:“这里?”

    老人随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哑然失笑:也是,这人流量,怕是连刀都拔不出来。加上紫微星这些年又禁了枪械……

    “啊!小心!”

    老人条件反射地转头,下一秒,不远处一个女人尖叫一声,瞪大眼睛捂着胸口“砰”地倒下。那手掌捂着的地方很快开出一大朵血红的花朵。

    只是片刻的寂静,旋即响起更大的尖叫声,人们如疯了一般四处乱涌,哭喊声,求饶声,不绝于耳。可正是这顾不得反抗的几秒钟内,凶手已经又挟持了一个年轻女孩,嘴里念念有词,朝江池两人所在的位置靠近。

    “快,他有枪。”

    江池被拉着胳膊朝雕塑后躲。

    年轻女孩瑟瑟发抖,涕泗横流,不断重复:“我不是她……不是林涵……呜呜呜,放开我……”

    林涵,正是广告牌上那位近日大红大紫的女明星。

    江池暗道不好,果然,那绑匪像是突然从睡梦中惊醒,目光落在女孩脸上,崩溃大叫:“对,你不是她。你们把我的小涵带去哪里了,还给我!”

    这人疯了。

    疯子五官扭曲,咬着牙:“你不是小涵,你还活着干什么——谁!”

    半空飞出的东西好死不死地打在疯子的手上,力道没多大,却是彻底勾起这凶手的怒火,他饿狼似地抬起头,一眼盯住呆在原地的的江池。

    “是你们……你们带走了小涵!”

    疯子瞬间将江池和老人当作臆想中棒打鸳鸯的恶人,扔掉女孩,一步□□口对准江池两人,朝两人靠近。

    “跑!”

    老人将江池护在身后,挡在凶手面前。江池睁大眼睛,时间仿佛在这一秒被无限地拉长,他能清楚地捕捉到凶手开枪的每一帧。

    要……死了?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