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97章 大结局二(五更合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君西娆又噘了噘嘴:“可是那国家的人野蛮,跟他们讲道理做买卖都不愿意。”

    “那就打,香岛拿不下来的话还有我南兆国。”

    月简兮说这话的时候,连渧生从折子里抬起眼睃了他一眼,月简兮扬起小脸回视他,哼哼,南兆国最大的可是我。

    连渧生放下笔走了过来:“不能打,他们要人就给他们人。”

    “老公,如果让香岛归顺他们,还不如香岛的人搬来南兆国呢。”

    君西娆点了点头:“兮姐姐,叔叔伯伯们的意见与你俩的相同,不能打,但是又不想搬来南兆国,所以只能给他们人。”

    “为什么不打?”月简兮不解。

    连渧生拍了拍她的脑袋:“这场战争为何停,现在就忘了?”

    月简兮恍然大悟,是啊,她怎么把这个给忘了,现在不能造杀孽。

    “香岛的巫师说了,不能大面积伤亡,容易触犯天威。”

    君西娆也不懂什么是天威,但是她也不喜欢打架,又不是比武可以点到为止,那可是要死人的。

    “难道还真给他们人?”

    “嗯,给人,但不是归顺他们,而是挑些香岛白净美丽的女人与他们国家的人通婚,那生下来的后代就有可能如我们一样。”

    月简兮一拍手:“不错啊,这主意不错,改善基因,完美解决。”

    君西娆却是噘着嘴有点不高兴。

    月简兮发现她的异样问:“怎么了,解决了你怎么不开心?”

    “兮姐姐,这样一点也不好,这送去通婚的人得他们来挑,就跟后宫选妃似的,而且他们那边的人跟我们这边完全语言不通,三叔叔去他们国家看过了,都是滚滚黄沙,皇宫都建在黄沙里……”

    月简兮不禁想,这个国家是什么国家,黄沙滚滚?难不成是古埃及吗?

    如今这片大陆跟中国古代的版图有点不一样,好像延伸到了很远的地方,她地理实在是不太熟。

    如果是古埃及,那她可真想去见识见识。

    不过想也不用想,连渧生肯定不同意。

    隔着这么远的海,中国还有那么多的岛,只怕通往来都很难。

    “那也是没办法的,用人来换他们换岛,估计他们也是想改善他们的环境,所以才寻的岛。”

    让人把领土让出来总得付出点代价。

    君西娆倒变得异常乖巧了,收起了不高兴的表情笑道:“兮姐姐说得对,为了香岛,再困难我也不怕。”

    月简兮一愣:“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被她这么一问,君西娆有点想哭:“我被挑中了。”

    “你都有婚约了,怎么可以!我爹他们不可能答应的。”

    “可对方说了,我一定要去,否则就不用谈了,兮姐姐没关系,他们就丑了一点。”

    君西娆长这么大还真没受过委屈,这会是欲哭无泪,但是为了香岛,她觉得自己能撑。

    “靠,香岛这么多人,美人也多得是,凭什么要你去,带我去跟他们理论去,不行就直接动武,谁怕谁。”

    月简兮一想到君西娆这天真的姑娘去到黄沙漫漫的古埃及,心里就塞得慌。

    这么水灵一美人,到了那里还不得变成腌菜。

    连渧生在旁剑眉挑了挑,这女人,都说了现在不能动武。

    别人的安危去向他没有兴趣,谁要动武,他一定阻止。

    香岛如果跟那个陌生国家开战,他定然不会坐视不理,不过,他到底没出声反驳自己妻子。

    君西娆摇头:“兮姐姐,你这些天就带我多玩玩吧,我已经决定去那个国家了。”

    月简兮摸了摸她的头:“你真想好了?”

    “我不能让大家为了我大动干戈,其他姑娘能去,没理由我就不能去。”

    月简兮想说你不一样,你身份尊贵。

    但是没说出口,一样都是人,哪有什么尊贵不尊贵,应当不应当。

    看的还是谁强谁弱。

    在埃及那一边,不会管这边的人是什么身份,他们只会凭美色要人。

    “为何爹写信的时候都没告诉我这些?”月简兮有些郁闷,这么大的事,都定下来了她才知道。

    “你忙着打仗呢,云翊哥哥又给你们添麻烦,就没告诉你了,免得你跟着着急。”

    月简兮把君西娆安顿好,心里怎么想都不爽。

    “西娆这么大一个美人,得去给那些野蛮人糟蹋。”

    按她的算法,现在古埃及那边肯定还是野蛮的奴隶制时期,女人哪有什么地位可言。

    只怕比大陆这边难过得很。

    连渧生安慰她:“那也未必,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造化,说不定她到那边遇到个宠她的人。”

    “那群野蛮人,哪里会宠人。”

    就算是真看上她了,也是蛮横的方式。

    她一直以为西娆能保持着心灵的天真过一辈子。

    没想到来了这么一遭,真是心塞啊。

    “自然是不会有为夫这么宠人了。”连渧生从她身后抱起她放在怀里,双手抚着她的肚子,嘴唇轻抚着她雪白的耳垂:“有没有怀上?”

    “雪虫说还不能确定,日子太浅,不过有八成是怀上了……嗯……”

    月简兮边回答她,边被他弄得轻吟。

    不管恩爱过多少回,她还是那么敏感。

    连渧生大掌伸进她的衣裳里:“那今晚还可以……”

    “老公。”月简兮娇嗔一声,他怎么一天到晚就想着这事呢!

    做太多了,对男人身子很不好的。

    “嗯,是不是想要了。”连渧生低哑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带着一股魅惑人心的勾魂力。

    “不……”不是想要啊,你想什么呢。

    她话还未说出口,嘴唇已经被霸道地堵上了。

    月简兮想了想,算了,要是真怀上了,这以后他得忍不少日子,对他来说肯定是酷刑,就让他先放纵几天吧。

    “回答我,要不要?”连渧生诱导地问。

    月简兮紧紧地贴着他:“要……”

    蓄势已久的某人欺身而上,外面的腊梅一夜之间都羞红了脸。

    由于还想着沈诺燕的事,接到君西娆以后,月简兮他们不再耽搁时间,启程回了南兆国。

    顺路把君西娆送上回香岛的船。

    君西娆似乎压根没有被要送去一个蛮荒的国度而受到影响,每天心情愉悦地左看右看,还买了一堆在月简兮眼里一点也不值的东西。

    想来香岛的大人们也是这么想的,让她开开心心出来玩一趟。

    月简兮也就带着她一路玩回南兆国,派人跟着她一起送韩云翊回香岛。

    韩云翊的伤,有香岛的殷家可以治好。

    但愿,他好了之后,能彻底把她给忘了,骂得那么难听,他的自尊应该不允许自己再喜欢自己了吧。香岛什么都不缺,月简兮也没什么给君西娆的,只说要有什么困难给她来信,就算十万八千里,她也会去帮她的。

    就这样送走了君西娆,月简兮又想到沈诺燕,许公子留在边城解决后续问题,没有回来,看来是打算这样不再见面了。

    沈诺燕这几天倒是过得惬意,不用在许公子身边当陪睡的对她来说就是心里身体上的解放。

    在京都她也住过一段日子,啥也熟悉。

    几天里带着侍女,在鬼域人的保护下,这里看看,那里逛逛,想着马上要离开了,到底心里是有些不舍的。

    毕竟在这个时代生活了一个人生。

    就想把这些全记下来,回去前再看一看。

    可惜不能再回东临国,不能再到康王府看最后一眼了。

    但是这种可惜却抵不过她要离开这个世界的决心。

    这里已经没有尊严给她再生活下去了。

    更何况还摊上这样一个身世。

    皇帝怎么会要一个陪睡的女儿。

    她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