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零九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顾升等待着小男孩的回答,就听到自己耳边一声怒吼。

    “快放开我!顾升。”

    顾升不解的皱眉,没有缓过来,自己手上抓着的是被单。

    总不可能,是被单在说话吧。

    “嘶……我叫你爷爷行不行,爷爷你快放开行吗?”

    这好像是徐亚于的声音,他惊喜地转头看向后面。

    顾升的面前漆黑一片,他发觉自己依旧躺在床上。

    他后知后觉的察觉到,自己刚才是在做梦,而徐亚于把他从梦中叫醒了。

    徐亚于刚才说什么来着,把手放开?

    自己的手上似乎是抓着什么东西,顾升感受了下,发现他好像貌似大概隔着薄薄的被子,抓住了徐亚于的命根子,他立马就放开了手。

    徐亚于松了口气,和顾升睡觉实在是太可怕了。

    他是被疼醒的,发现自己的命根子被顾升抓在了手里,还朝上拔了拔。

    他想象了一下拔萝卜的场景,有些不寒而栗。

    徐亚于当即试图掰顾升的手,哪知道其手劲奇大无比。越是去掰顾升的手,顾升越是抓的紧。

    他不得不把顾升叫醒。

    还没等徐亚于从疼痛中缓过来,他就听到顾升评价道,“好短。”

    他的太阳穴开始猛烈地跳了起来。

    顾升是因为没有睡醒,才会未经过大脑思考,直接说出了这话。

    等顾升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的时候,已经晚了。

    顾升翻了个身子,装作说梦话的样子,“洋娃娃,我的。”

    徐亚于看的出来顾升在说梦话,这事关他的男性尊严,绝对不能让顾升打哈哈过去。

    他一把抓住了顾升的手,咬牙切齿地说道,“你再给好好摸摸,看看短不短。”

    顾升:……

    他们那边动静太大,把南山和梅一茗给吵醒了。

    南山强撑着眼皮,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这么吵。”

    顾升回道,“徐亚于耍流氓,抓着我的手,硬要我摸他的小弟弟,而我宁死不屈。”

    他实话实说。

    南山:……没想到他是这样的徐亚于。

    徐亚于忙把这烫手的山芋甩开,咳嗽了声,“他胡说。”

    “算了,我就当一回儿好人吧,”梅一茗开口道,“顾升我和你换一个位置,你和南山山一块儿睡吧。”

    “不行,”顾升拒绝道,“你是女孩子,怎么能和不认识的男孩子睡在一起。”

    梅一茗笑了笑,“现在有危险的人是你,”她摸黑下了床,“而且,我专门练过,徐亚于未必是我的对手。”

    顾升听了内心一喜,循着记忆摸到了南山的床上,同南山一起盖一条被子,很有温暖感,不安的心也会一点点平静下来。

    他对梅一茗说道,“要是徐亚于干坏事了,你一定要大声喊出来,我和南山会帮你的。”

    “好的。”

    徐亚于没有再去理会顾升的话,似是解脱般,松了一口气,同梅一茗睡,肯定比同顾升睡好,女生睡相应该比较规矩。

    他的床面微微凹陷,他知道是梅一茗上来了,他向她保证道,“你放心,我睡觉很乖的,不会对你做出什么事。”

    “我相信你。”

    徐亚于心中一阵感动,被信任的感觉真好。

    结果,梅一茗下句话就让他的感动随风飘走了。

    她说,“你不要去骚扰顾升了,他是有家室的人了。”

    “我骚扰他干嘛。”徐亚于不解。

    梅一茗欣慰的笑了笑,“希望你言行一致。”

    “当然。”

    徐亚于应道,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

    顾升躺在南山身边,仔细回忆着刚才的那个梦,梦里面幼小的自己似乎也被绑架了,他只能躺在床底下,在狭小又稍显封闭的环境里获取一些安全感。

    他第一次对做过的梦记忆犹新。

    他拧着眉头,在黑暗中思考着自己为何会做这样的梦。

    大概是因为自己正在经历这样的事情,梦境是对现实的做出的一种投射,比如说水滴声,男人骂骂咧咧的声音,可不和现实联系在了一起。

    至于梦中被绑架的自己为何会以儿童的形象出现,也能解释的通,因为童年形象更能反应出自己脆弱的一面。

    应当就是这样,他闭上了眼睛,无声地笑了笑,他竟然一本正经地分析其了自己的梦。

    还是早些睡吧,明天或许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

    南山醒来时,天蒙蒙亮,有一丝微弱的光透过木板的缝隙,照射了进来。

    事实上,昨晚她压根就没有睡好,一直处于浅眠状态。

    她看了睡在旁边的顾升一眼,他长长的睫毛垂落下来,安静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