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零一十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李子把那袋子食物扔到了地上,没有走进房间。

    他警告道:“别整些有的没的,弄出幺蛾子来。等我们拿到了赎金,自然会放你们出去。”

    徐亚于忙不迭点头,“我们肯定安安分分的。”

    李子看他乖巧的样子,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是你们的早饭,快吃吧!”说完,他转身关上了门。

    李子一走,四人的脸色立马就沉重了起来。

    这李子腰间的炸弹不除,他们逃出去的机会就渺茫了。

    连打架的机会都不会给他们,直接就全灭了。

    ……

    顾升把袋子捡起,将里面的食物平分了。

    “这可怎么办?”

    梅一茗拆开了饼干,嚼了一片,觉得干巴巴的。加之心里装着事儿,有些食不下咽。

    “希望绑匪能善良一点,在我家人交了赎金之后,放我一条生路。”徐亚于期盼道。

    顾升没有说话,另有想法。

    人在半夜两点的时候,是最疲倦的时候。可以让南山在那个时间点穿越到绑匪身上,看看绑匪是怎样一个情况。

    若是绑匪困倦地放松了警惕,他们谨慎些,是可以偷偷溜出去的。

    他记得南山对自己说过,绑匪坐的沙发和房间门是并排的,是以绑匪若是坐下的话,要转头才能看到他们这门的情况。”

    疲惫的绑匪,大概是不会时时刻刻都盯着门看的。

    绑匪还清醒无比的话,就只能等了,等待顾家带警察来救他们。

    他猜测以自己家人的性子,是不会信任绑匪的,肯定是向警察寻求帮助了。

    绑匪没有顺利拿到赎金的话,一时是不会撕票的,他们还有时间。

    他只希望在绑匪失去耐心之前,警察能找到他们。

    顾升喝了口水,朝南山眨了眨眼睛,示意他同她私下里有话要说。

    南山会意,去了洗手间,顾升紧随其后。

    ……

    顾升关上了洗手间的门后,同清晨一样,开了花洒。

    随后,他同南山说了自己的计划。

    “可以,那我今天就迟些睡,”南山补充道。

    南山打算在一点睡着,那么在一点与三点之间,她是待在绑匪的身上的。

    应该是能等到绑匪放松警惕或者睡着的那个点。

    ……

    他们一出来,梅一茗就问了,“你们两个说话怎么总是偷偷摸摸的,我们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有事就不能一起商量吗?”

    “对啊,我和梅一茗是不会放弃的,打算继续尝试。”徐亚于道。

    顾升笑了笑,“一起吧,我打算今天凌晨两点左右把锁给开了,那个时候应该就是绑匪警惕心最弱的时候,我和南山会极小心地去外头探查去探查一番,若是情况乐观的话,我们会找机会溜出去,”他收敛了笑容,“这件事情操作起来危险性极大,你们想好要和我们一起做吗?”

    “一起做,只有有活的机会,我都愿意去尝试。”梅一茗拍了拍胸膛说道,又转头看向徐亚于,“你想好了吗?”

    徐亚于点了点头,“当然是一起。我想过了,被发现后最坏的结局就是被打一顿,又死不了,”他指了指饼干盒子,“现在绑匪还在供我们吃喝,下死手的可能性不大。”

    他抹了把嘴巴,朝厕所看去,“等吃完早饭,我们就把厕所的木条给拆几根下来,藏在床底下,作为武器。绑匪真的睡着了的话,我们就直接一闷棍下去。那时候我们也不用逃了,把他们绑了再报警。”

    “也行,绑匪都不走进来,是不会发现厕所少了木条的。”

    上头钉着的木头实在是太多了,真的走进来了,没准绑匪也发现不了。

    不过顾升认为绑匪完全睡着的可能性不大,依着柚子的个性,是不允许两个人都睡着这个情况发生的。

    四人再一次达成了共识。

    等大家都吃完了饭后,就开始分配工作了。

    南山负责望风,而其余三人负责拆木头。

    绑匪把木头钉得特别牢靠,把它从窗户上搞下来要花特别大的劲儿。

    他们鼓捣了一个白天,最后从窗户上取了六根木头下来。

    在取下最后一块木头的时候,木头之间已经存了很大的缝。

    透过缝隙,他们看到木条外是铁窗,还有大山。

    几人面面相觑,原本以为等他们出去后,能找到求助的人和地方。

    照这个样子看,周围并没有居民住在这里。真的逃出去了,也得再跑一段路才能找到公路,向来往的车辆求救。

    期间绑匪进来过三次,都被四人给忽悠过去了,也算是有惊无险。

    午饭和晚饭依旧是饼干和水,没有新的花样。

    考虑到顺利出逃后,之后需要耗费巨大的体力找路,因此他们午饭和晚饭省着吃,各自留下了一包饼干和一瓶水,当做干粮。

    接下来,大家坐在床上,静静地等待着午夜降临。

    顾升把墙上的钟给拿了下来,放到门缝边,透过漏进来的光看时间。

    到了十二点半的时候,他循着记忆,把钟放到了老位置,并且对南山说,“十二点半了,你该睡觉了。”

    “睡觉?再过不到两个小时,我们就要出逃了。”

    言下之意,这个时间点怎么能睡下。

    顾升点头,“睡一个小时养养精神,耽误不了正事,”他问,“你要不要也睡半个小时。”

    “我不要,”梅一茗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我现在紧张的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肯定是睡不着的。”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