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十三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等绑匪来时,他们可以躺在床上,把脚铐拿在上头,盖了被子后,绑匪就看不到他们的情况了。

    “你真的会开锁?”

    梅一茗惊喜地问道,她那时信了顾升的话,以为他其实并不会开锁。

    顾升点头,从裤兜里拿出了一根铁丝,这是他无意中从床底下找到的。

    他蹲下了身,率先给自己开起了锁,只听轻轻的一声“咔嚓”之后,锁就开了,他的双脚终于脱离了镣铐的束缚。

    “天哪,好神奇啊!”

    梅一茗瞪大了眼睛,忍不住给他竖起了大拇指。仅凭一根铁丝就把锁给开了,实在是太厉害了。

    顾升抿了抿嘴角,依次给南山和梅一茗开了锁。

    梅一茗高兴地踢了踢腿,呼出一口气,“终于舒服了,”因着顾升的这项技能,她已经把他当做了主心骨看待,她说,“我们是不是该去审问徐亚于了,等会请让我审问他,我想要将功补过。”

    顾升点头,“走吧,顺便把锁链拿到床上,用被子盖起来。”

    省的待会儿绑匪来了,手忙脚乱。

    三人把铁链放好后,就走到了徐亚于面前。

    他们在这里住了两天,基本摸清了绑匪来房间的规律,一般是八点过来送早饭。

    现在还只有六点多,时候尚早。所以他们并没有安排人在门口望风。

    ……

    梅一茗在拿掉徐亚于嘴上塞着的臭袜子前,事先警告道,“待会儿问你问题,务必回答,否则,”她转了转脖子,活动了下筋骨,“就打折你的腿。”

    徐亚于怨恨地盯着她,没有点头。

    见此,梅一茗一言不发,一脚踹在了他的身上,她挑眉,“我可没有开玩笑哦!”

    那面无表情的样子,倒有几分大姐大的架势。

    那一脚踢得不轻,疼的徐亚于冷汗直冒,他未料到梅一茗会突然出手。

    等她再次问他时,他忙不迭地点头。

    梅一茗满意地点头,拿走了塞在他嘴上的臭袜子。刚想审问,徐亚于就嘶声力竭地喊了起来。

    好在她反应快,立马就把袜子塞回去了。

    徐亚于喊得声音极其响,不排除被绑匪听到的可能性。

    因此三人皆一脸警惕地看着门的方向,等了几分钟,绑匪也没有进来,看样子绑匪没有注意到这声响,他们暂时松了一口气。

    梅一茗很生气,又在徐亚于的身上招呼了几拳。

    她弯下了身子,再一次问道,“你想明白了吗?”

    徐亚于咬紧了牙关,一言不发,看样子是不愿意开口了。

    她无奈地看向顾升和南山,她不知道除了武力外,还能用什么方式让徐亚于开口。

    “我有一个方法,或许可以让徐亚于开口,不过你们得等我一下。”南山说道。

    顾升满脸信任地看着她,说,“好的。”

    南山转身跑到了厕所。

    ……

    等南山回来时,她手上多了一个灯泡。

    她刚刚在厕所把马桶盖给合上了,站在上头把灯泡给卸了下来。

    徐亚于盯着她手中的灯泡,想到了某种可能性,猛地睁大了眼睛。

    “知道我要干什么吗?”南沙开口问道。

    徐亚于望着那个灯泡,露出了个一言难尽的眼神,他大致猜到了,现在只觉得菊花隐隐作疼。

    他心下已经有了决定,即使自己的男性尊严受到了挑衅,他也是不会屈服的。

    只要熬过去就好了,父亲和叔叔马上就会来救自己了,他在心里自我安慰道。

    南山看着他面露惊恐的眼神,颇有些满意地笑了笑,“想必你已经猜到了。”

    徐亚于无奈于口不能言,他想说:女孩子要矜持。

    “我曾经看到过一个帖子,有人作死把电灯泡塞到了嘴里,结果卡在喉咙那边,用尽了方法,怎么也取不出来,”南山放低了声音,拍了拍他的脸,问道,“你猜最后他是怎么把电灯泡给取出来的?”

    原来是想把灯泡塞到自己的喉咙里吗?若是她真的这样做了,那自己不就不用开口了吗?这可是合他意了。徐亚于不以为意地摇了摇头,并没有把南山的话放在心上。

    南山说道,“那个男人最后去了医院,医院对此也束手无策,最后小心翼翼敲碎了灯泡,用钳子把玻璃碎片给取了出来,”她笑了笑,轻声说道,“我们不是医生,打破灯泡后不会替你取出来,”她看了周围一眼,“这里也没有工具能取出你口中的玻璃渣。所以,你想要尝试下含着玻璃渣说话的感受吗?”

    听了这话,徐亚于冷汗沁沁,这可比爆菊疼多了。

    他稍微想象了那个场面,嘴巴和喉咙里都是玻璃渣,他一开口,那些尖利的玻璃就会刮过他脆弱的皮肤。也不能咽口水,否则,那些玻璃会进入喉咙深处,让他尝到真正苦不堪言的滋味。

    徐亚于看着南山跃跃欲试的眼神,毫不怀疑她说到做到,疯狂地摇起了头。

    顾升和梅一茗稍微想象了一下,只觉得自己的喉咙隐隐作疼。

    又看到了徐亚于的样子,知道他是真的怕了,不由得对南山多了一丝佩服,这招太高了,直接就攻破了徐亚于的心理防线

    顾升心里想,以后可千万不能做让南山生气的事情,吞玻璃渣比跪玻璃渣恐怖多了。

    南山一脸微笑的看着他,见徐亚于迫不及待想要说话的模样,语气温和,再一次问道,“想清楚了吗?这可是你最后一次机会,”她顿了顿,接着说道,“其实,我希望你拒绝,我是真的真的很想看到你疼苦不堪的模样。”

    听到这话,徐亚于头点得更欢了,一副求坦白求立功的模样。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