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16.第一百一十六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当看到南山的脖子上架着一把刀,顾升渐渐放慢了动作。

    见他看过来了,徐亚于微微用力,锋利的刀口刺破了南山的皮肤,鲜红的血从她脖子上缓缓滑落。

    在顾升看来,触目惊心,心脏一阵刺疼。

    ……

    南山见他眼中战斗之意渐渐消失,忙喊道,“你不要管我,握紧你的拳头,继续战斗,别他妈让我看不起你。”

    她急得爆起了粗口。

    若是顾升真的为了她放弃战斗了,他们几个人才是真的完了。

    ……

    道理顾升都明白,选择权也在他的手里。

    理智到最后也没有战胜情感,他怎么能允许南山因为自己的抉择而死?

    他,做不到!

    那可是南山啊,一个比自己生命还重要的女孩。

    顾升又看了南山一眼,她的眼中满是拒绝。

    他又何尝不知道他的选择是一条不归路,难道就没有更好的选择了吗?顾升苦苦思索。

    顾升脑袋灵光一现,有了!

    他忽然暴起,不再顾忌柚子的尖刀,任凭刀子割破他的衣服,刺入他的胸口,像一个不知疼痛的战斗机器。

    他像极了一把尖刀,出鞘便不再收回,直管勇往直前。

    那股子狠劲吓到了柚子,在柚子看来,此时的顾升就像一个疯子,自己根本就抵挡不了。

    三两下功夫,柚子就被顾升给制服了。

    事情发生德极快,徐亚于甚至都没说上几句威胁的话语,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顾升制服柚子。

    这下子好了,自己手中有人质,顾升手中也有人质了,双方都有了谈判的筹码。

    顾升的手紧紧地扼住了柚子的喉咙,拖着他走到了门前,对梅一茗说道,“你先出去。”

    梅一茗第一次见到冷厉的顾升,他浑身散发着肃杀的气息,使得她不由自主地点头。

    等到她走到了门外,才反应过来,她走了,那顾升和南山该怎么办?

    这火势一点点蔓延开来了,他们都得尽快离开才是。

    梅一茗转身,想再回到房间,未想到门“砰”地一声关上了。

    她急促地敲着门,“快开门,让我进去……”

    无人回应。

    ……

    关门的正是顾升,他死死地盯着徐亚于,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你敢动南山一根寒毛,我都会回报到柚子身上,若是她死了,”他声音渐渐低了下去,“你们都得为她陪葬,我是不会让你们出门的。”

    他极担忧南山的安全,这会儿做起事来有些孤注一掷了,大有鱼死网破的悲怆感。

    他眸色极黑,让人望不见底,徐亚于觉得自己看到了深渊,稍有不慎,这顾升就会把自己拉到万劫不复之地。

    不要跟疯子讲道理,要顺着他,不知为何,徐亚于心中这样想着。

    看着顾升这个样子,徐亚于知道他定是会说到做到。

    照刚才顾升的架势,杀了叔叔后,以一敌二未尝不可。

    “你快……快把手稍微松开,好好说话。”徐亚于说。

    徐亚于看着叔叔的脸色已经青紫,这顾升下手太重了,死死地掐着柚子的脖子。徐亚于担心,再过不久,他弟弟会缺氧而死。

    “好。”

    顾升立刻就松开了他的脖子。

    “你想怎么做?”徐亚于冷静地问道。

    顾升说,“交换,你把南山还给我,我就把这柚子换给你,”他拍了拍门背,“你不答应的话,我们五人都死在这里吧。”

    他目光灼灼地盯着徐亚于,开口道,“希望你能在火烧过来前,告诉我答案。”

    顾升在提醒徐亚于,他并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考虑。

    果然,徐亚于一听到“火”这个字眼,果断说道,“好,我答应。”

    顾升不敢放松警惕,“待会儿我喊一二三,我们就一起放手。”

    “可以。”

    虽隔着一道门,热感已经很明显了,有滚滚浓烟传来,徐亚于担心他们被大火困住逃不出去,只想尽快离去。

    在放柚子走前,顾升撕了自己的衣服,把柚子的手给绑上了,免得他在和南山汇合时,做出对她不利的事情来。

    “一,二,三。”顾升数到了三,双方同时放开了手,“快过来。”

    南山几乎是飞奔到了顾升的怀里,顾升的嘴角有血,他右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轻声安慰道,“没事儿了。”

    右手也不闲着,开了没被上锁的门,“我们快逃。”

    南山点头,立时调整好了情绪。

    俩人出了门才发现火如一条毒龙,快要把他俩包围了。

    他俩并没有看到梅一茗,猜测应该是顺利逃出去了。

    “往那边。”顾升眼尖地发现了一个缺口。

    跑过去后,才发现路的尽头是一个空房间。

    大火几乎逼得他俩睁不开眼睛,俩人不得不重新开始找出口。

    他俩不知道这个别墅的构造,这别墅又大的可怕,俩人一直在乱窜。

    在吸入了大量的浓烟后,南山咳嗽得厉害,意识一点点模糊了。

    她强撑着走了几米后,就晕了过去。

    顾升及时扶住了她,蹲下身来,拍了拍她的脸,焦急地叫着她的名字,希望能叫醒她。

    可是南山毫无反应,顾升见她脸色趋于苍白,而他有了一种缺氧感,他不敢再耽搁,义无反顾地背着她,继续前行,寻找着求生之路。

    他的汗湿了整件衬衫,胸前的伤口没有包扎,血轻易地渗了出来,滴在地上。

    顾升的眼神却是越来越坚定的,一定要坚持下去,他的背上有南山,他不能轻易倒下。

    饶是求生的意志再坚定,也抵不过身体的超负荷,顾升最终还是无力地倒在了地上,脑袋充满了眩晕感。

    他晃了晃头,想要再度爬起来,弯着的腰还未伸直,整个人再一次摔倒了地上。

    顾升感觉自己四肢百骸的力气正在一点点抽走,他不能顺利带南山离开了。

    他紧紧地拥着南山,轻轻地吻了她的额头之后,一言不发。

    想说的话太多,若是那人听不到了,说得再多又有何用。

    他看着前方的火光,在心中和所爱的人道别:再见了家人,朋友,对不起,我亲爱的南山……

    他的意识渐渐趋于模糊,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

    顾升又开始做起了那个梦。

    这一次,小男孩的衣服愈加破了,眼神却干净无比,有着对生的向往,并没有因着长时间的囚禁而颓废不堪,或者迷茫。

    他苦笑,不明白为何自己都失去意识了,还要见到这个小男孩。

    他更愿意看到他同南山一起步入婚姻殿堂,也算是完成了他临死前最大的心愿。

    小男孩侧躺在床上,看着眼前的枕头,忧心忡忡地说道,“我有不好的预感,那些坏人叔叔会杀了我,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枕头弯了弯身子,一副答应了的样子。

    顾升见到这幅场景,没有很诧异。不过是现实的投射,南山也入了自己的梦,以穿越到物品中的形象出现。

    小男孩见它答应了,却是忧愁地叹了口气,“你那么笨,也不知道记不记得住。”

    听到有人说自己笨,枕头不乐意了,跳了起来捂住了小男孩的口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