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尾声(一) 女匪首辛夷花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岭南一带,山高林密,望远镜里,只看见密密匝匝的树林。

    云梓宸领着八千人在这片林子里绕了足足一个月了,竟然连个土匪的影子都没有看到。偏偏现在电台又怀了,若是在这样下去,不出一个礼拜,他们非被困死在这片老林子里不可。

    云梓宸心下着急,正打算先撤出去再说,先头部队却有人来报,说发现了土匪的踪迹。

    云梓宸立刻掏出军事地图,详细部署了一番,带着人悄悄摸过去,果然瞧见有人经过的痕迹,他们顺着痕迹一路追踪,终于找到了一处土匪的聚集之所。军中的将士们都甚为开心,这些天地憋屈,终于能够扬眉吐气了!

    然而巨大的希望往往伴着巨大的失望,当他们冲进去之后,才发现,这处据点只是个空巢而已,人早就已经撤走了。云梓宸大失所望,下令撤退。就在这时,突然听到天空传来一声响亮地竹哨声,他心知不对,忙叫撤退,然而四周顿时响起了枪声。

    外围部队尚且能够撤出来,然而先锋部队却都已经陷在了里面,被死死围困住,哪里还能够全身而退?而云梓宸又怎么会舍却了将士们自己先逃?

    不过云梓宸素来骁勇,装备也精良,倒是与里面的先锋部队里应外合,将伏击他们的一干人全部剿灭了,即便没有打死的,也都缴了枪、结结实实地捆了起来。

    这一仗算是险胜,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但是好歹在这林子里转了这么久,爽爽快快地打了一仗,要不然再这么憋屈下去,将士们的士气全部都要消磨殆尽了。

    这一处据点,若不是事先就埋伏在里面,倒也是易守难攻。是夜,云梓宸下令就在这处据点安营扎寨。

    这据点了屋舍大多残破,积满了灰尘,虽说不至于倒塌,但是想要入住,却着实需要费心打扫一番。他们也并不打算在此常住,于是还是各自搭了帐篷,就在帐篷里面歇息。

    云梓宸躺在睡袋里,翻来覆去睡不着,总觉得这帮土匪神出鬼没的,一定是有什么密道。他们刚刚也伸了几个人,但是这些人嘴硬得很,根本审不出来什么。他心里烦乱,索性批了衣服,准备出去走走。

    九月初的天气,虽是岭南,山里面的夜里也已经颇为寒凉。

    月光疏疏从林树枝叶间漏下来,林子里面起了薄雾,映着月光朦朦胧胧的。云梓宸一个人信不往前走,一面想着今天的事情。山匪既然在此处布了陷阱,说明他们的据点离这里应该不远,他们只要扩大范围搜索,一定能够找到蛛丝马迹的。

    就这么一直往前面走着,慢慢竟然看到前面云雾缭绕,花香馥郁,似仙境一般。

    云梓宸警惕起来,掏出了自己的配枪,慢慢往前面走着。他心中突然突突跳起来,暗想着难道这就是那些山匪的栖居之地?待得再近了几步,就闻见花香越来越浓郁,而这里的温度也明显比别处高了不少,他穿着一身军装,竟然额头上沁出汗来。

    此处听不到一点人声虫鸣,但是却能听到潺潺的流水声。云梓宸略微一呆,方才明白过来,原来这里是一处温泉。

    连日来身心疲惫,甫一看见这温泉,云梓宸不禁觉得精神一振,四下里看了一下,并没有其他人。他索性除了衣裤鞋袜,往温泉里走去,这水温刚刚好,只稍微有一点烫。云梓宸一边往里面走,一边舒服得叹气。他心里想着,等明天叫兄弟们也来泡个澡,去去疲乏。

    云梓宸在里面泡了一会儿险些睡着,迷迷糊糊间就听见一个少女的声音:“你们不要跟着了,我自己去就行了!”

    一个女声道:“小姐,大当家的说最近这边不安全,你还是小心一点地好!”

    “我知道了,啰嗦死了!你们还跟着干嘛?是要看我洗澡吗?停!就站在这里!”这少女声音清脆,那一连串的话语,就像是蹦豆子一样一粒一粒地往外蹦。

    云梓宸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不过他此刻一动也不敢动,听这几个人的对话,他们肯定是土匪,若是他现在动一动,只怕立刻就会被打成筛子。看那少女的意思,应该也是来泡温泉的,只是现在温泉池上水雾弥漫,他们并不能看见他。

    云梓宸屏息凝神,只等那少女下到水池里来,就立刻上去制住她。到时候虽然处于逆境,但是这些人投鼠忌器,他总是能够脱身的,运气好的话还能顺便将这少女抓了。听他们谈话间,这些人对她十分尊敬,想来她在土匪里面的地位比较高。

    云梓宸脑中飞快地转了转,很快就想到了,匪首辛夷殊有个妹妹叫做辛夷花。土匪在他印象中一向都是满面横肉、剽悍异常的,但是听闻这个少女说话,声音娇柔,十分动听,约莫只有十八|九岁光景。

    不管如何还是先以静制动,为了不让他们发现,云梓宸深吸了一口气,潜进了水里,幸好已经在里面泡了许久,水面触过脸颊还是有些烫的。

    这时那少女又叫道:“你们站远一些!”

    过了半晌,果然听见哗哗的水声,那少女已经下得水来。云梓宸轻呼了一口气,暗想幸好自己刚才将衣服藏在了一丛花树下面,不然肯定会被发现的。

    那少女显然十分高兴,一面在池子里击打着水花,一面愉快地哼着歌,她唱的是当地的山歌,里面是岭南语婉转难懂的发音,云梓宸只觉得十分动听,却一句也听不懂。

    他在水下呆了一会儿,便觉得憋闷异常,只循着歌声慢慢向那少女潜去。

    不想没等他抓到她,那少女竟然猛地一脚踢过来,正踢在他的胸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