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05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是带着哭腔说:“小的……小的真不知道啊,老爷就是老爷……您请,知道您来了,老爷一定很快会出现的。”

    他不敢拦江离。

    这一条路,就这么让开了。

    江离也没有在意。

    这样的小人物,不知道也是正常的。本来也不是为那个“老爷”来的,若是藏头露尾,不敢出来也就罢了,早点回去七秀坊才是正事儿。

    三人在西湖边绕了半圈。西湖风景如画,确实极美,但事情紧急,三人都没有欣赏风景,一路匆匆。

    楚留香和陆小凤约定传信的地方,是西湖一颗极有辨识度的大树。

    枝繁叶茂,看着仿佛水泼不进的绿意盈满了眼睛。

    陆小凤去到那棵树下,四处嗅了嗅,很快便在树洞中,拿到了一个荷包。

    他有一个很灵的鼻子。而楚留香身上,有着淡淡的郁金香味道,这个味道,会残留很久都不消散,却并非每个人都可以闻到。陆小凤和楚留香可是一起逃命,一起查案的情谊,当然忘不了这个味道。

    荷包做工看上去很粗糙,恐怕落地上,可能许久都不会有人捡起来。里面只装了一张纸,别无他物,纸上写了两个字。

    “画舫。”

    三人抬头往湖中心看去,发现果然停着一艘十分精致的画舫。

    在湖中心,乍一看去,仿佛一个不引人注意的斑点。

    江离淡淡道:“找到了。”

    哪怕隔着这么远,冥冥之中的感觉,也告诉她,这一次并不漫长的旅程,即将结束了。

    楚留香就在上面。

    而且,应该还没有出事儿。

    这里的环境太平和了,并不存在丝毫的杀意或者血腥气息。

    画舫上的人,似乎也注意到了他们的视线,很快便划来了一艘小船,准备接他们上去。

    “见过三位,香帅正在上面等候你们。”

    陆小凤面露奇异之色,说:“你说,你家主人是楚留香?”

    “不,只是请香帅来作客罢了。”

    江离并不开口,先行一步,轻飘飘落在了船头上。

    事情有些意思了。

    小船划到了中心,三人登上了画舫。

    他们终于见到了楚留香。但找到他的时候,江离发现事情远远没到陆小凤所说的地步。楚留香这样的人,本来就不应该那么狼狈的,他似乎生来就应该与潇洒相伴。

    此时,当然也不例外。

    这位香帅十分的悠闲,懒洋洋的躺在船舱中,似睡非睡的样子。左边有一个蓝衣姑娘,抿着嘴笑看着他,给他斟酒。右边有一个黄衣姑娘,正在给他夹菜。怎么看像度假,都多过于逃命。如果这算倒霉,想来有不少人会对这样的“倒霉”生活求之不得。

    除此之外,这座画舫上,没有别的客人,仿佛就是为了招待他,特意准备的。

    这手笔也是挺大的。

    陆小凤惊讶道:“楚留香,你……”

    这一幅场景,他也很意外。

    江离淡淡的看了陆小凤一眼,想来这一刻,如果给他一个机会,他一定很想把之前那些话,尤其是劝说江离那些令闻者伤心,见者流泪的话,一句不剩,全部吞到肚子里去。

    楚留香既不喝酒,也不吃菜,反倒是露出了一个苦笑,说:“陆小凤,你来了。”

    陆小凤:“我来了,事情怎么样了,你怎么在这里……”

    这个时候,他有太多疑问需要楚留香解答了。若不然,陆小凤觉得,江离或许真的会一剑斩过来,没有被薛衣人剁了,反倒是要死在江离手中了。

    江姑娘不是好惹的这个概念,陆小凤很久之前就知道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浑厚的声音传了出来,他说:“这个问题,还是让老夫来解答吧。”

    他出现的很突然。

    之前陆小凤明明可以确定,这座画舫上没有人,那么这个声音,又是从哪里来的?

    陆小凤四处张望。

    很快,他终于发现了古怪。

    说话的人竟然是之前划船送他们到这里来的老船夫,他一直呆在这里,根本不曾离开过。

    只不过,划船途中,船夫一直微微佝偻着身体,看着就是一个寻常的老人,根本无法引起被船中画舫吸引了注意的陆小凤。

    谁能想到,他要找的人,一开始就出场了呢?

    不过,现在看来,那么苍老的船夫,本身就是一个破绽。划船本来也是个力气活,又怎么能够让这么年迈无力的老人来呢?

    作者有话要说:  昨天身体不好,躺下了,没写完,抱歉。

    要补还得写九千,补不完了,无法兼顾上班和更新,我放弃了。

    关于楚留香身上的香味。

    准确的说,不是郁金花,而是郁金,一种香料。

    兰陵美酒郁金香里面的郁金,就是这种香料。

    但是古龙大大写的时候,那会儿没有百度,他用过郁金花这个形容词,也就是说,古龙大大想的是郁金花,那就以他为准吧。

    随意了,反正我也没闻过郁金是什么香味儿。</dd>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