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都是小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他却凄惨的死在了德川家光麾下大将大行纯一郎的手中。

    云昭之所以清楚的知道李淳死的凄惨无比,主要原因是韩陵山特意把一些字句给涂黑了……

    这些涂黑的字句不是几个字,也不是一段话,而是大段,大段的叙述,韩陵山在涂黑了这些字句之后,用红笔在上面添加了四个字——奇惨无比!

    这是监察部给云昭上书时的一个特点,文书必须是原始文书,文书上的字也一定会把事情说的清清楚楚,但是,涉及到一些详细的描写的时候,他们就会涂黑。

    云昭想都能想到落在倭国人手中的朝鲜君王会是一个什么下场。

    监察部这样的做法,其实是不想让那些残酷的描写影响云昭这个皇帝的判断。

    给云昭看的文书可以涂掉上面的描写,落在《蓝田日报》上的文字,却是一字不差的,甚至还有更多的延伸。

    当然,云昭看到的《蓝田日报》上,这段文字也是涂黑的。

    朱媺婥看到了这张报纸之后,整个人都呆滞了。

    看到这一幕,她就回想起李弘基进入京城后的场面。

    看着,看着,她的眼珠子就有些发红了,在她的书架上,还有朝鲜王李淳给她的书信,在这封信里,朝鲜王李淳希望她能看在朝鲜侍奉了大明三百年的份上,在蓝田皇廷为朝鲜求情,希望蓝田皇廷可以早日出兵,驱逐建州人,还朝鲜安宁。

    朱媺婥把这封信通过大鸿胪朱存极转交给了云昭,云昭却没有看,准确的说这封信甚至没有到云昭手里就被国相府给打回来了。

    蓝田皇廷的态度很明确,朱媺婥不该参与朝政!

    朱媺婥将这一篇文章剪下来,放在桌子上,命人送来一卷宣纸,提起毛笔开始亲手抄录这张报道。

    “中华四年,九月初七……倭国大将大行纯一郎进汉城……”

    抄录的时候,朱媺婥的泪水从未停止过。

    不仅仅她在抄写,她还命三个弟弟抄写。

    抄写完毕之后,就在当晚,焚化了。

    看着一堆灰烬,朱媺婥明白,又一个她熟悉的王朝消失了。

    昨天下了一场雨,今天的天空极为清澈,月亮如沟悬在高空,朱媺婥独自坐在清幽的小院子里,沐浴着月光,双手放在微微隆起的腹部,思绪万千。

    她很担心自己腹中孩子的命运。

    “但愿你是一个女儿……”

    朱媺婥长叹一声,然后就紧一紧身上的披风,慢慢回到了卧房。

    她以前还恨云昭,恨蓝田皇廷,现在,面对如日初升的蓝田皇廷,她已经放弃了愤恨,放弃了仇恨,她清楚的知道,她之所以能活着,都赖蓝田皇廷所赐。

    她已经卑微到了无足轻重的地步。

    一年前她嫁给了一个姓周的读书人,现在,已经有了身孕。

    回到卧房的时候,周瑞还没有入睡,呆滞的站在一个很大的衣柜跟前,低着头,不敢看朱媺婥。

    周瑞就是她昔日未婚夫周显的弟弟,她与周显的婚事是他的父亲给她订下的,朱媺婥从未看得起过这个周显,甚至在蓝田读书的时候,她就联合朱存极杀掉了周显。

    周氏以前很富足,非常的富足,自从李弘基进京之后,周氏就遭受了天大的劫难,周瑞是整个周氏唯一活下来的男丁。

    此人听说朱媺婥在长安,就风尘仆仆的前来投靠,然后,就成了朱媺婥的丈夫。

    厌恶的看了周瑞一眼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周瑞低声道:“公主,能否给我一间地上的房间,地下太过潮湿,我生病了。”

    朱媺婥看着周瑞道:“不是准许你晚上出来吗?”

    周瑞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连连叩头道:“我病得很重,求公主饶命。”

    朱媺婥笑道:“你来的时候不是说要为我效牛马之劳吗?”

    周瑞哭泣道:“我受不了了。”

    朱媺婥看着窗外的月亮道:“受不了,就说明你没用了。”

    随着朱媺婥轻轻地拍了两下手,就有两个粗壮的仆妇从外边走了进来,堵住周瑞的嘴巴,把他拖了出去。

    朱媺婥小心的躺在柔软的床铺上,用手抚摸着另一个枕头,低声道:“还有四个月,我就要生了,到时候你来不来?

    这个孩子是一个意外,我没有用孩子锁住你的意思,你该明白我的心。

    朱家王朝已经结束了,这一点我知晓,我现在真的没有留恋这个所谓的公主身份,云昭把皇子,公主这样的称谓已经彻底的玩坏了。

    现在,我只想当一个普通女人,给你生孩子,给你做一餐饭……”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