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三章强盛的现实意义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二十三章强盛的现实意义

    知道自己在干坏事,并且为此感到羞愧的人,在很多时候已经是一个可以被拯救一下的人。

    因为,只要翻开十七世纪这段历史之后,人们就会发现,这是人类历史上发展最快,最蓬勃的一段时间,同样的,这段历史,也是人类开始真正了解自己,认识自己本身的前夜。

    在这之前,人类一般都是属于神的,或者是属于国王的。

    对自己本身还没有一个准确的认知。

    玉山学者们在见到天文观测日益精密,推算详细的三角函数表已成为刻不容缓的事,于是开始制作每隔10“的正弦、正切及正割表,全凭手算,在用了五年时间后,终于完成了计算。

    玉山学者们不仅仅天文学的探究上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在代数方程论方面也取得了一系列的成就。

    宋应星等人相继发现和改进三次、四次方程的普遍解法,并第一次使用了虚数。

    这是自希腊丢番图以来代数上的最大突破。

    从法国逃难来大明的法国人韦达集前人之大成,创设大量代数符号,用字母代表未知数,改良计算方法,使代数学大为改观。

    由于玉山书院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的缘故,宋应星重新编译了自己的《论气·气声》一书。

    重新用科学的语言对声音的产生和传播作出了合乎科学的解释,他认为声音是由于物体振动或急速运动冲击空气而产生的,声音是通过空气来传播的,同水波相类似。

    在考察过玉山钢铁厂之后,宋应星重新归纳总结了《天工开物》中的不足,重新编纂了冶炼生铁和熟铁(低碳钢)的连续生产工艺,退火、正火、淬火、化学热处理等钢铁热处理工艺和固体渗碳工艺等。

    通过大量的实践,宋应星终于在记述冶炼技术时,把铅、铜、汞、硫等许多化学元素看作是基本的物质,而把与它们有关的反应所产生的物质看作是派生的物质,从而产生化学元素概念的萌芽。

    最让云昭惊喜的是玉山光学仪器制造家孙云球制造的放大镜、显微镜等几十种光学仪器,堪称全球独步,并著《镜史》,已经在大明刊发。

    而王夫之这个被云昭重金请来的大儒,也没有辜负云昭的银币,在《思问录·外篇》中提出了关于生物体的新陈代谢的观念,他说:“质日代而形如一,……肌肉之日生而旧者消也,人所未知也。人见形之不变而不知其质之已迁……“

    如今,正在做把文章中玄而又玄的文字去除的工作,等这本书重新刊发之后,就会变成一本真正的科学著作。

    喻仁、喻杰合著《元亨疗马集》一书中重新阐述了对马、牛和骆驼的治疗经验,一举拿下了玉山最高荣誉——皇家科学奖。

    中华四年,顾炎武编著的《肇域志》《天下郡国利病书》,也正式成书,在《天下郡国利病书》一书中,顾炎武肯定了郡县制代替分封制是历史的进步。

    虽然郡县制也有弊端,但倒退实行分封制绝对不行。顾炎武也指出郡县制的弊端是皇权过份专制。

    指责皇权的文字虽然不多,也在玉山书院中掀起了滔天的波澜,好多人认为这样描述是对云昭的大不敬。

    但是,顾炎武不在乎,发誓一个字都不许改动,在被很多人批判之后,怒火高涨的顾炎武甚至还添加了好多云昭登基以来犯下的错误。

    批评的辛辣无比,还把天下官员犯下的错误全部归咎于云昭,如果只看这本书,云昭就是一个远超桀纣的大昏君。

    云昭看过之后暴跳如雷,嚷嚷着要把顾炎武五马分尸……然而,这本添加了很多臧否云昭的《天下郡国利病书》还是被如期初版。

    因为云昭暴怒的缘故,这本书在开始刊印了两万本之后依旧供不应求,所以,最后加印了八万本,成为中华四年大明刊印量最大的一本书。

    而就在这个时候,徐霞客看山归来潜心编纂自己的游记,在中华四年的时候,重新刊印了自己的游记——《徐霞客游记》。

    玉山书院年轻的教授先生方以智,在研究格物学多年之后,终于出版了自己的格物学作品——《物理小识》。

    其中,在卷7中他重新归纳,总结了玉山练焦法:“煤则各处产之。臭者,烧熔而闭之。成石,再凿而入炉,曰礁。“

    云昭看到之后,将方以智臭骂了一通,认为他写的东西,语言晦涩难懂,工匠们看不懂,读书人也看不懂,也不知道是写给谁看的。

    所以,方以智的书还没有开始售卖,就被方以智收回来焚毁,准备重新编纂之后再初版。

    一个时代兴盛的标志就是——各种人才层出不群,各种发现层出不群,各种行业兴盛无比。

    所以,当云昭从玉山书院的研究成果展览会上回来的时候心情很好,即便在会场上与顾炎武发生了一场很不愉快的争论,总体上,他的心情还是很好的。

    哲学,算学,格物学,化学,医学,农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