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5.第15章 私会情郎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容雪衣穿着男子的衣服从后门溜进了容府,好在此时容飞扬不在屋子里,否则她真不知该如何解释,她极快地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换上了自己的衣服。

    她买的药草已经在打斗中丢失,好在银票她藏在鞋子里,否则的话这一次怕是也得丢了,细算起来她的损失不算大。

    她原本想拿着那些银子再去容府的铺子里看看,此时再无心情。

    只是她一想起那个将她衣服撕烂的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世上怎么会有那种人!她不过是不小心把他的衣服拉开而已,那混蛋居然就把她的衣服全撕了!

    她看了那件衣服了一眼,就算她再不识货,也认得那是极品的云缎,一寸云缎一寸金,这件衣服是真正的价值千金,由此可以推算出这件衣服的主人身分不俗,这样的一个人不是她能招惹的起的。

    “当”的一声,一块玉佩从衣服的夹层里掉了出来,她捡起来看了两眼就直接塞进怀里。

    她有些郁闷的将那件衣服扔在地上,再狠狠地踩上几脚。

    正在此时,一记女音传来:“哟,五妹这是在做什么?发脾气吗?”

    容雪衣抬眸,却见容二小姐容问夏着了一件华丽的衣裙走了进来,那眼神明显是不屑的。

    容问夏性子像极了林氏,恶毒残忍又粗暴,却并没有林氏的表面功夫,府里的下人几乎都被她虐过,之前容问夏也曾以欺负容雪衣为乐,容雪衣身上的伤十处起码有八处是容问夏留下的。

    秦暮羽上次到容府来选妻的时候,容问夏为了在秦暮羽的保持良好形象所以没有发作,但是那天那些恶毒的话倒有一半是出自容问夏的嘴。

    她上次被容雪衣的阵法所伤,在屋里憋了好几天,确定听雪阁里没有阵法,今日就又欺上门来了。

    容雪衣此时也憋了一肚子的气,容问夏此时送上门来,她的嘴角微扯,透出森森寒气。

    容问夏直接走过来拿起容雪衣脚底下的衣服道:“咦,云缎的料子,还是一件男装,容雪衣,你该不会是在外面和野男人私会吧?”

    “那是我的事情,不劳你操心!”容雪衣伸手欲去夺衣服,容问夏却不给。

    容问夏拿着那件衣服有些得意地道:“怪不得你这些日子一直拒绝秦公子,原来是在外面有男人了啊!你这样不要脸的贱货又哪里配得上秦公子,我现在就让秦公子知道你的真面目!来人,先把这个不要脸的贱人给我暴打一顿!”

    她的话音刚落,几个如狼似虎的婆子就直接冲了上来。

    容雪衣上次被江嬷嬷打不过是因为重病未愈没有还手之力,如今她休养了好几天又经历了下午的事情,身子虽然还是弱,但是要对付这么几个婆子还不成问题。

    她的身体一矮,侧身体避过,一记扫堂腿五就将几个婆子放倒在地,然后她一把抄起旁的矮凳对着几个婆子的脸就狠狠砸了下去,只是几天,几个婆子全部头破血流,没有一人能站得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