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7.第27章 谁偷了谁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经此一番折腾,屋子里的气氛再不复方才的轻松,容问夏脚痛得厉害,一时失了理智,指着容雪衣怒骂道:“你个贱人,竟敢踩断我的脚!来人,把她拉下去打死!”

    一群家丁如狼似虎般朝容雪衣扑了过来,容雪衣的眼睛微眯,却听得秦暮羽的声音传来:“住手,雪衣不但是容府长房的嫡女,同时也是本公子的未婚妻,又岂是你们说打杀就能打杀的?”

    墨琰乍然来容府,秦暮羽又恰好在,所以容振南就将他一起留下来作陪。

    容雪衣没料到秦暮羽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替她出头,不由得微愕,秦暮羽却已经凑到她的耳边道:“果然是个水性扬花的贱人!”

    容雪衣闻言眯起眼睛,她刚还在想他怎么转性帮她,原来不过是为了羞辱她。

    墨琰的嘴角微勾道:“这事倒有些意思,容老爷让秦状元的未婚妻来勾引本王,难不成本王在容老爷的眼里是那么的不饥渴和不讲究吗?”

    淡漠的语气,却让容振南后背冷汗淋淋,他忙道:“王爷误会了,是之前雪衣说和你相识,所以……”

    “所以你就让她来勾引本王?”墨琰接过话头道:“若是如此的话,容老爷怕是被她骗了,本王在此之前从未见过她。”

    容振南看着容雪衣的眼睛透着危险,容问夏一把取出容雪衣从墨身上扒下来的衣服拿出来,然后大声道:“秦公子,你也听到了,容雪衣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贱人!这件衣服就是这个贱人和外面的野男人私通的证据!”

    秦暮羽的脸顿时发青,瞪着喷火的眼睛看着容雪衣。

    容雪衣依旧淡定地站在那里,她扫了墨琰一眼,那只妖孽此时正在淡定的喝茶,容府的这些丑闻看在他的眼里不过是一出大戏,他看得兴致勃勃。

    容振南虽然觉得到容问夏在墨琰的面前做出这样的举动实在是有些丢人,只是事已至止,他也没有法子,只得轻声道:“让王爷见笑了。”

    墨琰看都懒得看他。

    容问夏却依旧不依不饶地道:“容雪衣,你在外面和男人鬼混,被我发现之后却说那人是信王,如今王爷就在这里,你还敢不敢说和你私通的那个人是王爷?”

    墨琰的眼皮子抬了抬,淡淡扫了容雪衣一眼,女子此时淡然安静,面上没有任何表情,他收回眸光,拿玩着手里的酒盏,眸中幽深难测。

    容雪衣依旧静静地站在那是,一言不发。

    容问夏见她不语,以为她心虚了,当下不无得意地道:“诸位,那天我亲眼看到她穿着男人的衣服衣衫不整的从外面回来!这些年来,她父母双亡后是我父亲收留了她,平日里待她比我们几个还要好,却没有料到她竟如此不知差耻,这样不要脸的女人,不配留在我们容府!”

    她说完将那衣服扔在了地上,又接着道:“带着那个瞎了眼的臭男人的衣服从容府滚出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