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8.第28章 给我宽衣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容问夏还欲往那件衣服吐一口口水,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吐,身体已经飞了出去,是墨琰身边的侍卫夏雨出的手。

    所有人再次愣住,墨琰已经不紧不慢地起身,伸手将那件衣服捡了起来,再不紧不慢地说了句:“这件衣服是本王的,本王眼睛没瞎,身上也不臭。”

    他这一句话让的所有的人目瞪口呆,那件衣服竟真的是他的!那么和容雪衣有私情的人真的是他吗?若是的话,他之前怎么说他不认识容雪衣?

    容问夏吐了一口血,实没料到这件事情竟有如此大反转。

    墨琰将那件衣服塞到容雪衣的手里道:“蠢货,连件衣服都守不住,拿下去洗干净了再送来。”

    容雪衣抬眸看他,他眸光若清雪般幽冷,眸光深处是望不到边际的深沉,面上更没有太多的表情,就算是她,也看不透他心中所想,只淡定地接过衣服,然后转身欲退下。

    墨琰却又不紧不慢地道:“谁许你现在走的?还不快过来侍侯!”

    容雪衣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帮她,又或者说他根本就不是在帮她,而是容问夏方才的了举动触犯到了他的权威。

    问题是这货说了衣服是他的,却又并不做任何解释,此时这里的人还不知道怎么想两人之间的关系。

    她咬了咬牙,只得又走了过去。

    容振南的心情无比复杂,因为方才这一闹,屋子里气氛顿时显得有些诡异。

    墨琰却像没事人一样对一众舞姬:“怎么不跳呢?”

    舞姬们这才回过神来,乐师们重新弹奏起乐声,一众舞姬扭着如水蛇一般的她腰肢又跳了起来。

    墨琰如同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了一般,继续淡笑着看舞姬们跳舞。

    秦暮羽此时的心情比容振南还要复杂,他看着站在墨琰身边的容雪衣恨恨地咬了咬牙,他想要问清楚容雪衣和墨琰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只是他才一起身,一双纤纤素手就将他拉了下来。

    他扭头一看是容问秋,她轻声道:“信王不是我们能招惹得起的,我知你心有疑问,一会宴席散了再去问五妹好了。”

    秦暮羽咬了咬唇,终是又坐了下去。

    只是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是宴席一散,墨琰就让容雪衣进屋侍侯,容振南欲再调几个丫环来,墨琰拒绝道:“本王怕吵,让这个丑丫头屯一个人伺侯就够了。”

    容振南无比复杂地看了看容雪衣,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道:“好好伺侯王爷。”

    容雪衣应了一声,容振南这才心事重重地离开。

    当屋子里只余下容雪衣和墨琰俩人的时候,墨琰勾了勾手指道:“过来,给本王宽衣。”

    容雪衣到现在也没有闹清楚他到底想要做什么,见他那样子和喊一只猫狗一般,她站在那里没有动。

    墨琰一边解着腰带一边云淡风轻地道:“本王是个记仇的,你在本王没有动怒之前最好自己乖乖地过来,不要让本王亲自动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