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一章 街头枪声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2008年10月1日,正是中华国建国59年的大喜日子,天空中艳阳高照,万里无云,全国人们都沉浸在这节日的喜庆气氛当中。

    许立和妻子吕静抱着刚满周岁的儿子走在Y省和连市最为繁华热闹的步行街上,看到街路两边的商铺门前都悬挂着鲜艳的五星红旗,往来的人们眼中满是节日的喜悦,吕静心中充满了自豪。因为和连市之所以能有今天的平静祥和,这当中有着丈夫许立的无数汗水。

    想想丈夫刚到和连市时的艰辛,每天没日没夜的工作,用了近一年的时间,终于将横行和连市十年之久的黑社会团伙一网打尽,团伙主要成员十五人一审被判处死刑,其余五十三名骨干成员也分别被判处三年至无期徒刑,终于还了和连市一个晴朗的天空。

    而年仅三十的许立作为和连市最年轻的市委常委,又是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能够在国庆前将自己到和连市以来的第一桩大案结案,让和连市的百姓过上一个祥和的国庆,心中的自豪当然是更加难以言表,特别是看到四周群众发自内心的喜悦,更是让许立感到,一切辛苦、委屈都值了,走起路来也更加有力。

    吕静本来只是轻轻挽着许立的胳膊,此时也感觉到了许立心情的变化,挽着许立的胳膊这时更加用力,仿佛要将自己整个融化在丈夫身体里。许立低头看了看吕静,抬手将吕静额前散乱的流海梳理到一边,轻声道:“这一年真是苦了你了,现在终于将这些社会毒瘤一一铲除干静,我也可以松口气了,以后我就能有时间多陪陪你和孩子。”

    吕静虽然已经二十八岁,而且已经是孩子的母亲,可她有时却依然不失童真,听了许立的话,微微一皱可爱的鼻头,道:“还说呢,这一年来,每天不到半夜也看不到你的人影,连孩子都不认识你这个爸爸了。”说完轻轻摸了摸许立怀中的孩子又道:“要不然今天早上孩子那能不让你抱!”

    许立自知理亏,当然不敢狡辩,只是嘿嘿一笑,却更加用力的抱紧了怀中的孩子。

    人流中的许立一家三口就这样慢步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也不进任何一家商铺,只是用心感受着这份来之不易的安静、祥和,感受着彼此间的那份温暖、舒心。

    可是这一切却是极为短暂的,正走在街上的许立突然听到耳边有人轻声道:“许局长,有人要对付你,小心!”

    许立忙顺声望去,可四周都是纷乱的人群,刚才示警之人转眼便已消失在人流中,无法分辨。许立不禁暗中责怪自己,在军队受过的七年训练,培养出的警惕性在刚才全都忘却了,这如果是在战场上,自己恐怕就是有十条命也不够死的。虽然找不到人,可许立相信刚才决不是自己听差了,的确是有人在向自己示警,而且许立也相信,那人决非无的放矢。

    毕竟自己刚来和连市不到一年时间,便打掉了盘据和连市十年之久的黑社会团伙。而这伙黑社会人员在和连市横行十年,不说非法侵占的财产高达十几亿之多,就是他们手中的命案便多达十六条,在最后的抓捕行动中,若非仗着自己在部队中还有些关系,直接请得当地驻军的帮助,以雷霆之势一举将这伙人一网打尽,不然就是这些人手中大小几十条枪还有满满几箱子的手雷,仅凭和连市公安系统的力量恐怕还不知谁胜谁负。

    再说就在公安系统内部还不知有多少人与这些黑社会分子有着割不断、理还乱的狗屁关系,到时还不知会在和连市闹出多大的乱子。而这些人十年来却一直无人处理、无人问津,若说是没有一点背景谁会相信,自己这次也不知断了多少人的财路,想要自己命的人不知凡几。

    在军队磨练了七年的许立立即根据自己身边的情况做出回应。一手拉起吕静的手,轻声道:“走,我给你买件衣服去!”说完拉着吕静向不远处的商场走去。吕静轻轻一笑,道:“你可还从来没给我买过衣服,今天这是怎么了?就你那点工资够吗?”

    许立却没有时间分辨,在这步行街上四处都是往来的人群,根本无法判断到底谁才是敌人,如果敌人空手或是手执利刃,许立根本不在乎,就是十个八个也不在话下。可敌人若是有枪的话,四周都是高层建筑物,自己连一点遮挡都没有,只能成为活靶子。而且这里又正好是步行街的中央,想打车也没有机会,只有进入商场才能有反抗的机会。

    就在许立刚刚走出几步,在战场上培养出的敏锐直觉便让他感到一阵心颤,许立只能停下脚步,甚至不敢向四周打探,他知道此时至少有一支枪对准了自己的额头,自己只要有一点不对,做出任何让不远处的枪手感到怀疑的动作,枪声恐怕立刻就会响起。

    许立相信以自己的身手,应该可以躲过首轮射杀,顶多受些皮外伤而已。可自己身边的妻子和刚满周岁的儿子怎么办?难道让自己眼看着他们命丧枪下?

    在雪豹大队中向来以果敢著称的副队长许立一时间也没有什么好的对策,可许立也明白,时间不等人,自己这一停顿恐怕已经让那枪手有了警惕之心,许立一面装着为妻子吕静梳理乱发,一面却小心的将孩子交给妻子,并轻声道:“你先带孩子去商场,不要问为什么,快走!”说完轻轻一推吕静。

    那曾想吕静刚刚走出不到两步,许立只听得“啾”的一声,在战场上摸爬滚打了七年的许立立刻便知道这是安装了消音器的阻击枪所发出的声音。大叫一声“小心”飞身扑向吕静。

    吕静听到丈夫的喊声,刚刚回过头来,却正看到丈夫向自己飞扑过来,一时间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的吕静抱着孩子惊呆在那里。

    刚刚跃起的许立却看到一朵鲜艳的血花正绽放在吕静怀中,一颗子弹穿过孩子单薄的身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