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Chapter 001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郁淼刚一睁开她的狗眼,就快要被刺眼的阳光给闪晕了。

    眯着眼睛休整的时候,她看到了蓝得异常饱满的天空——一个毋庸置疑的大晴天。

    眼前油漆斑驳生锈的护栏破开一个大豁口,从中伸出一只有力的臂膀,紧紧地攒住她的左手。

    隐约知道是个少年,但是背着光看不清脸庞。

    他穿的白衬衣在艳阳下白得更干净更好看了。而他右手的温度,直直地传了过来。

    “喂!不要发呆了,快抓住我的手,我把你拉上来!”

    清越的少年音让郁淼的三魂七魄立刻归位!

    双脚碰不到地,一股奇妙的腾空感。铁丝网勾住的衣袖和少年的手,是在这十几米高空中唯二的支撑点。

    啥?!

    不这个是吧!!!!!

    此时校服那不怎么靠谱的布料不堪重负,嘎啦一声撕开一道大口子,郁淼的身体狠狠下沉,紧接而来的是令人脚软的失重感。郁淼想也没想,右手赶紧扒住少年的手臂。

    又微妙地平衡住了。

    从割破的袖口里她看到了自己细瘦得可怜的臂膀,颤抖着。

    她下意识地往下看——

    二十米的高空下,是一片绿得沁人心脾的草地。隔离栏杆后,消防车停在那里,警报铃不停歇地转着。在这些之后有数不清的学生,一个个都仰着脑袋,张着嘴巴瞪着眼,像一只只呆滞的、等着投喂的青蛙。

    再看一眼——

    正下方是一张黄色的冲气床。

    这一刻,郁淼才有了实感。

    她正悬于六楼高的天台外,被几乎全校的学生欣赏着裙底……在生死攸关面前,这也就算了。此时唯二能依靠的,除了自己那可以忽略不计的臂力,还有那个看不清脸的少年的臂力了。

    然而郁淼明显感受得到少年手臂肌肉在微微打着颤,这是快要脱力的表现。

    “我……我不想死……”

    绷得紧紧的喉咙里,逸出了浅浅的声音。

    “尤其是被全校的学生欣赏完底裤后,还要在他们面前像一只廉价的西瓜一样摔得汁水横流,再沦为最近一个月的饭后谈资!”

    发着抖的声音继续说:“所以……你千万不要放开我的手啊!不然我做鬼也……”

    “好吧。”她想了想,“做鬼的话,也不能拿你怎么办了……”

    “我也没有摔死你的意思,你挂在外边吹风吹得挺痛快的是吧?我这边可是快死了一样,啊!热死了!累死了!可恶!你怎么能那么沉!”

    汗水顺着他的额头滑落,经过笔挺的鼻尖,滴到她的手上、脸上。

    手臂的肌理在汗湿了的衬衫下分外明显,少年明显锻炼过的体格,让郁淼悬在半空中的心,微微放下了那么一毫米。

    她被一点点、一点点地拉了上去。

    还差那么几厘米能碰到天台栏杆的时候,双双汗湿的手猛地一滑……

    分离开来。

    啊。

    奋力往上一勾的手指却与另一指尖堪堪擦过,用力过猛还擦过了水泥墙,除了勾翻了中指的指甲壳,并无任何卵用。

    靠!

    少年你的保证除了立flag,还有什么用不?

    ……很好,你已经死了。

    然而重力加速度只让郁淼体会到:很好,我要死了。

    像一只西瓜一样当着大家的面,摔得脆响,最后汁水横流沦为众人饭后谈资……

    少年的手在空中不甘心地握紧,那画面在她的视野中飞速变小、变小……

    “阿郁!!!”他喊到,声带崩得紧紧的,连听的这方都紧张害怕了起来。

    然后嘭——!

    花朵在青翠的草丛上开出鲜艳的颜色。

    ——真他妈莫名其妙啊……

    ——真是一双……好看的手啊……

    仿佛有温暖的怀抱轻轻将她包围,最后的最后,郁淼如此想到。

    *

    这是……消毒水的味道。

    每个人总是会喜欢那么一种或两种奇怪的味道,而消毒水的味道,莫名让她觉得沉静。如此想着的少女,缓缓睁开双眼。

    她看到了白色的天花板。

    日光灯白得刺目,晃得她有些睁不开眼。

    侧身,她看到了着白色制服的护士小姐正在低头记录着些什么,在静谧的房间中,护士小姐捕捉到布料摩擦的细微声音,抬头,对上了郁淼的视线。

    “啊。”护士小姐微微张嘴,“黑桐小姐,您醒过来了?”

    “……”

    “我马上叫医生过来。”说着,将病历还回原位,护士小姐飞快地跑了出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