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章:一辈子要保护的人(上)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现在还是凌晨,夜风很重,吹在脸上感觉就跟我爸的大耳刮子差不多,不一会儿我的脸就被吹得火辣辣的。

    丫头姐看我有点冷,立马把身上那件外套脱下来披在我肩上,问我这样子还冷不,我说不冷了,忽然眼神一瞥,发现丫头姐就穿了一件单薄的短袖,虽然竭力装出一幅不冷的样子,可我看出来,她的手臂还是在轻微发抖,于是我摇摇头,又把外套还给了丫头姐。

    丫头姐一看,乐了,就问我:“咋了,你不是冷吗?还给我干嘛?”

    我说,你不也冷吗?你穿着,我咬咬牙就过去了。

    丫头姐没吭声,只是又默默的把外套给了我,然后牵住了我的手,我发现她这次牵的很用力,死死的抓住,生怕再弄丢了似的。

    因为上一次丫头姐离开,我对丫头姐的反常表现很是敏感,反过来抓住她的手,问她:“丫头姐你怎么了?出啥事了,别吓我啊。”

    上次,丫头姐因为要走了,所以才对我表现异常,这一次我很怕丫头姐再走了。

    她笑声的说了一下,没事,然后把我的手牵的更紧了,我有些慌,再三追问,可丫头姐还是一副不打算告诉我的样子,让我不免有些胡思乱想。

    丫头姐很明显是道上混的,连警察都奈何不了她,甚至分局的局长都亲自赶过来了,这说明丫头姐很有地位,可是我知道有句古话,叫爬得越高摔得越狠。道上不好混,没有一股子狠劲,根本出不了头,更别说丫头姐这样的女人了。

    还记得小时候丫头姐和我说过一句话:有时候,能站着,就不要坐着,能坐着,就不要跪着,别看丫头姐是女生,其实心里很坚强,干啥事都不愿吃亏,这些年肯定过的很苦。

    然后我一想,不会是那通电话弄得吧?于是我赶紧问几天前给你打电话的人是谁,是不是他要为难你?

    丫头姐对我笑了笑,说:“时间不早了,明天还要上学呢,赶紧回去吧。”

    我急了,说:“回去?我能回哪儿去啊,出了这么大事情,回家我爸肯定打死我。”

    我说完她就沉默了片刻,跟我说道:“那这样吧,今晚你住我家,我那就我自己睡,但只有一张床,我俩挤挤。”

    丫头姐不愧是道上混的,扯开话题的本事也是一流,三言两语就把我的注意力转移到了憋出,一听到要一起睡,我不由地春心一荡,脑海里又想起以前一起睡的画面了。

    丫头姐家很干净,一进门就有种特别好闻的香味,跟她身上的味道是一样的,我寻思着这是女孩子特有的体香吧。简单的洗漱后,我俩就睡下了。

    她的床很小,两个人睡特别挤,为了让床的空间更大些,于是丫头姐就抱着我睡,笑嘻嘻的问我:“两个人睡能习惯吗,如果不习惯的话我可以睡客厅沙发。”

    我赶紧说,习惯习惯,我这人很好睡,咋睡都能睡着。心里却是偷偷想,大晚上的抱着一个千娇百媚的姐姐睡觉,谁不喜欢呐,你要是走了,我抱谁去?

    “我记得你小时候也喜欢这么抱着我睡。”丫头姐忽然说道,黑暗中我看见她的眼睛很亮。

    我老脸一红,这么多年和丫头姐没见了,一见面就说这种老掉牙的事情,任谁都会尴尬的,我不知道怎么回她。可能是看出了我的尴尬,丫头姐很自然的转移了话题,扯到了之前那件事上了。

    她说:“小杰你放心吧,既然我回来了就不会再让你挨打了,这件事,我去和你爸说,没事的。”

    我嗯了一声,鼻子却是一酸,暗恨自己没用,这么大了还要丫头姐保护。我寻思着我应该关心关心丫头姐之前的情况,就问:“姐,别说我了,说说你吧,那个时候你为啥要走啊?这些年你一定受了很多苦吧?”

    我是出于好心的询问,可没想到丫头姐脸色骤然一变,短短一秒钟,我就从她的脸上看出了多种负面的情感,仇恨、愤怒、不甘、杀意等……这些情绪缓缓凝固在一起,最后我感受到了一股深深地怨气,在丫头姐明亮如星的眼中滋生,吓得我身子陡然一跳。

    “丫头姐你怎么了?怎么一下子变成这样?”我有些担心。

    “我的过去,不想被第二个人知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