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百六十五章:真我(第四更)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白衣女子说春天来了,但我却感觉不到,她让我等着,我就等着了。事实上我在等什么都不知道,很茫然。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太阳下山了,到了晚上,黑暗笼罩了这片雪山。

    白衣女子依然盘坐着,一动不动,跟个雕塑似的,我就不行了,想站起来动动,但是白衣女子没让我动,我也不敢动。

    天色暗沉,天地一下子变得平静了,没有任何声音,一瞬间周围变得落针可闻了。

    看着这片天地,我不知为何心脏剧烈抽搐了一下,白衣女子说我不是一体的,但是现在的天地,就是一体的吗?

    天和地成了一片,没有任何声音,那岩石,那雪山,还有山脚下的村庄,都是天地的一部分,就连我和白衣女子,都是这里的一部分。

    “可以了,我们下山,去别的地方。”突然,白衣女子站了起来,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带着我下山了。

    J看…正!X版Uj章,节%!上|

    等我反应过来时,下山的路已经走了一半,我说去哪儿了,现在可是晚上!

    “到了你就知道了。”白衣女子微笑,拎着我下山。

    被这么拎着我感觉像个孩子,我不让她拎了,就下来自己走,我们走过了村庄,村庄之后有一处农田,农田中央有一处小湖,湖面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冰,还没融化。

    我看了之后有些失望,指着还结着厚厚的冰对白衣女子说:“哪里春天来了,你看,水还结冰着呢。”

    “不是让你看这里,是让你看那里。”白衣女子微笑,然后指了指小湖边的一株光秃秃的树木。

    这时我才注意到湖边有这么一株树,我顿时纳了闷了,一棵光秃秃的老树有什么好看的啊?

    “去树下面坐着。”白衣女子笑着说。

    “哦。”对于白衣女子我是无条件信任,我就去树下坐着了。

    寒风,依旧冷冽,吹得我皮肤刺痛,我就一动不动的坐在这棵光秃老树下,我想,这棵树应该是深秋的时候树叶掉光了,才会变成现在这样,等到春天一来,它还会长出新的树叶。

    从衰老、枯黄,到新生、嫩绿,需要两个季节的变迁,白衣女子同样看着这棵树的树叶,笑着说道:“其实,我们每个人,无时无刻都在经历着一场轮回。”

    “从新生,到童年,到少年,再到成年,之后是中年,紧接着是暮年,到最后的老年,深埋黄土之下,这是一场轮回。”

    “轮回处处有,仔细观察,轮回就在你身边,一株草,从新生到枯黄衰败,这是轮回,刚才看见的白雪,从飘落,再到融化成水滴,这也是轮回。烟花,绚丽而孤独,昙花一现,将最美的一幕绽放出来,之后再凋零,这也是轮回。”

    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不再说话了。

    说完这些话,白衣女子就不再管我了,一个人跑到一边去盯着一桩年轮发呆,她好像在看一个树心的年轮,估计她也想研究这个,我就继续坐在树下闭上眼睛仔细观看。

    就这么坐着,再加上万籁俱寂,我竟然感觉自己和这片天地结合在了一起,体会风的声音,心跳声都清晰可闻,更重要的是耳闻蚁斗。

    而下一刻,我居然听到了一种很奇妙的声音,说不上来,却觉得很美好。仔细听着,我才明白,这是泥土松动的声音,有什么东西从泥土里出来了。

    是蚯蚓。

    蚯蚓出来了。

    一条,两条,三条……十条……最后到处都是这种松动泥土的声音。

    随着泥土的新翻,土地不知什么时候湿润了,感受着这种声音,我心里居然激动无比,差点叫出来声来。

    但我还是忍住了,怕打扰了这份久违的感觉。

    因为我知道,春来了,光顾了这里。

    而再往远处看,雪白的颜色不再,逐渐消失了,虽然消失的速度很慢,但还是被我捕捉到了哗哗哗——随后,细微的水流声响起,有什么东西流下来了,我定睛一看,是雪。

    雪化成了水,凝聚在一起,汇成小溪,逐渐往下流淌。

    耳边是泥土翻动的声音、溪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