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01章 纪钧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深冬时节,漫天飘雪,给苍茫无尽古道披上一层银装。

    狂风骤起,雪花飞扬,化蛟龙翻涌苍穹俯视灰暗大地。

    古道尽头,乃是天风国二十三主城之一的庐州城,城内繁华景象自然不必多说。

    庐州北部,剑香酒楼内院。

    一间幽暗的房间里,纪钧坐在枯黄的烛光下,轻轻的用药酒擦拭着身上淤青的伤痕。

    纪钧无父无母,五岁时在一个雪夜被酒楼店主收养,现在是酒楼的马夫加剑奴。

    马夫自然不难理解,剑奴则是陪着来往的客人练剑,刀剑无眼,平常难免会受些轻伤。

    擦完药酒之后,纪钧深深的叹了口气,穿上黑色紧身劲装,他早就已经厌倦了这种生活。

    每天都是一成不变的喂马,练剑,锻体,比剑,疗伤。相比较酒楼,他更向往外面的世界。

    他听来往的客人讲过,整个天风国大到不知几百万里,奇闻轶事更是多不胜数。

    而且天风国内势力纵横,最强的有六大宗门,并称为一门两庄三门派,就算是王庭也以拉拢为主,尽量不去招惹。

    除了六大宗门之外,还有许多虽没品阶,势力却依旧不俗的一流门派,旁边的铁剑门便是其中之一。

    “咕噜咕噜。”纪钧不知何时从床下拿起一坛竹叶青,慢慢的喝了起来。

    酒是烧人心肺的烈酒,可是纪钧却喝的很快,他喜欢烈酒灼烧肝脏的感觉,火热,又有些痛苦,就像是消耗生命的感觉。

    酒瓶空了,他就拿起放在桌子上面的剑,开始练习江湖上流传甚广的基础剑法。

    剑不过是普通的钢铁剑,但是他的手指却异常的修长有力。基础剑法不过十几个招式,但是这些招式在他的手中仿佛活了过来。

    六岁开始练剑,至今已经六年。六年的时间,无论阴晴圆缺,他都从未间断过基础剑法的修炼。

    现在它不仅可以在招式之间的转换如行云流水,偶尔还可以融合出一些新的招式。

    六年时间,他手上已经有了茧。修长的手指根部,厚厚的茧子是一层叠一层,坚硬的很。

    不知道他练了已经多少遍,酒气都已经随着汗气蒸发,他才慢慢的停了下来。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到了喂马的时间,便轻轻一踏,走出了房门。

    酒楼本就不大,一共只有两层,再加上今日的大雪天气,一楼早已略显拥挤,二楼的客栈也早已爆满。

    酒楼门外,一名身穿灰色麻衣的伙计,费力吆喝,好不热闹。

    酒楼院内,除了中间长长的廊道,两边分别安置了两处幽长的马棚。

    马棚里马匹不少,都是客人寄存于此,其中甚至不乏好马,浑身烈红,一眼便知是上等的千里马。

    走到马棚下,十二岁的纪钧紧了紧挂在腰间的剑,腾出双手熟练的招呼着这些烈马,手势熟练,似乎每种马喜欢吃什么样的草料他都一清二楚。

    喂过马儿,纪钧轻轻的抚摸着眼前的烈马,笑了笑,他对马儿总有一种好感,也可能是马儿很乖任劳任怨的一辈子,和他很像。

    抚摸了几下骏马的额头,纪钧常出一口浊气,便站在马棚外面准备修炼着蕴气式。

    蕴气式,名气很大,是当今锻炼身体最为有效的方法,也是外家修炼流传最广的一门功法。

    江湖之中,流传有两种修练方法,一种是以吸收灵气为根基的内家修炼,还有一种是专注于身体的外家修炼。

    外家修炼的地位很低,而且外家修炼基本上都是对身体的锤炼,比之内家修炼的拓脉修炼,更是艰苦异常。

    事实虽然如此,但纪钧却没有选择,因为他的出身就已经决定了这一切,自然没有什么内功心法修炼。

    因为练剑对于身体的力量有一定的要求,而他又没有内功心法,所以只能不断的锻炼身体。

    对此纪钧没有气馁,更没有去抱怨自己的出身,相反,他付出了更多的努力与汗水。

    只见此时,他的双腿分开,宽度与肩平齐,双膝向前微微弯曲,手肘收起齐于腰部。

    过了不久,面庞上有些汗水,但若是仔细观察他的呼吸,就会发现他的呼吸还是依旧很是平稳自然。

    此时若是有外家高手在此看到纪钧的修炼,便知道他已将蕴气式练到了大成的境界。

    大约过了几个时辰,蕴气式终于修炼完毕,纪钧擦了擦自己身上的汗,暗道:“我的筋骨韧性,早就已经锻炼的差不多了,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