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训子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可甄婠并不知道,林氏离开之后,其他的几个兄弟姐妹也离开了,三兄弟却被叫去了林氏的房间里去了。

    林氏跟甄知远夫妻恩爱,鹣鲽情深。他们的院子“玉苎苑”,取的乃是林氏闺名。林氏单名一个“苎”字,因此他们的院子由原来的“褚玉苑”成了“玉苎苑”,玉苎苑装饰典雅,品味不凡。

    甄知远夫妇酷爱书画,夫妻两人琴瑟和鸣,因而除了主室,最大的却是书房,里面还单独辟了一小间,装饰愈发典雅细致。案上摆着一架精致的古琴,一看就知道专门为女子辟的。

    红袖添香,人生得意之事,也不过如此了吧。可是此时林氏坐在案边,三兄弟却都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林氏向来赞同夫君的主张,儿子要严格教养,女儿要娇养,因而女儿甄婠乃是夫妻俩心中的宝贝,三个皮实的儿子可就没有那么娇贵了。

    该骂还是要骂,该训还是要训。况且只要是兄弟中有一人犯错,三兄弟就要一同受罚。这样一来,大的就能够督促小的,小的也会懂得顾忌兄长,兄友弟恭,一个家族才能够长久。

    林氏皱了皱精致的眉头。望着眼前这三个低着头乖巧出色的儿子,其实心里还是十分得意的。

    这是她跟表哥的儿子呢。一个个相貌俊美,聪慧伶俐,将来可都是人中之龙。可是如今还是孩子的他们,难免还是会犯错误的。

    事情的起因还要从一天前说起,一日之前,夫子讲文章的时候,老四甄锦珽多次提出不同的意见,打断夫子的话,被夫子教育了还顶嘴,把老夫子给气得差一点一口气就背过去。

    可是老四也是个耿直的性子,见夫子这幅模样,愈发得意,如今老夫子一状告到了甄知远那里去了。

    林氏虽然赞同夫君,可是到底是自己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儿子,她哪里舍得真的苛责?因而特地选在这个时候把他们三人叫过来教训一顿。这样夫君回来,只要说她教训过来,他也不会太过于严厉。

    说到底,林氏还是一个慈母。即便是如此,她板起脸的模样还是叫三兄弟打心眼儿里发怵。三兄弟从小都明白,在他们家里,最大的宝贝是妹妹甄婠。

    其次就是母亲林氏,他们仨是最不招人疼的。当然这是对他们的父亲大人来说。若是在祖父祖母面前,他们可是宝贝的金孙儿。因而很小的时候兄弟三人就知道寻求祖母的庇护。每每叫甄知远夫妇俩拿他们没有办法。

    可是渐渐长大了之后,他们也明白,爱之深责之切。作为男子汉,要敢于承担责任。要保护母亲,保护妹妹。

    因而他们都低着头,一副认错态度良好的模样。“娘亲,都是儿子不好,儿子作为长兄,没有教育好弟弟,让他顶撞夫子,还没有及时处理好,让母亲烦恼了。”

    甄锦瑀作为长兄,自然是第一个认错的。他最见不得娘亲皱眉的模样。从小,他们兄弟仨被灌输的就是要让娘亲开心,要保护好妹妹,不能让妹妹被别人欺负。

    娘亲自然是不必说,貌美如花的娘亲,谁都喜欢。而软软糯糯的妹妹也很可爱。虽然说他们的妹妹甄婠从小有些清冷。可是在他们眼里,她永远是那个襁褓里软软嫩嫩的小屁孩儿。

    再加上三兄弟也十分聪慧,一看到林氏面色不好,还特地把他们叫过来。一想也就明白了。

    虽说明着是教训他们,实则是护着他们。他们又不傻。娘亲可不会跟爹爹一样,让他们扎马步,在太阳下跑步,犯的错误严重的时候还要打手心。

    “娘亲,儿子也有错,弟弟性格直率,哥哥与他一胎双生,却没有好好的劝道他。”甄锦珩也说道。

    “娘亲,儿子知道错了。儿子一定跟夫子好好认错。”

    林氏的俏脸这才缓和了一些。白了甄锦珽一眼,道:“你知道错了就好,还以为你翅膀硬了,连夫子都敢顶撞了。一会儿你爹爹回来。娘不会帮你说话。做错了就是做错了。”

    可是林氏这么说,三兄弟却放心了,娘说不会帮他们说话,那肯定会帮他们说话的,这一次算是逃过一劫来。

    “是,儿子知道了,即便是儿子觉得夫子说的不对,也不应该当众让夫子下不来台。”甄锦珽看了林氏一眼,连忙说道。

    其实在他心里,他并不认为自己有错,夫子说“箪食瓢饮乃是君子之风,后世人应当效仿先代圣人的作风”。可是甄锦珽却觉得那“箪食瓢饮”的圣人乃是生活窘迫,自得其乐,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