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新妇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不过此时,林氏已经浑身瘫软在了甄知远的怀里,却叫甄知远眸中的深色越发浓重,忍不住将人一把抱起来往内室走去……

    两人自是一番*暂且不提,杨氏得了林氏的提醒,第二日就急巴巴地带着贴身丫鬟,身边的嬷嬷去了辅国公府。

    护国公夫人胡氏并不是苛刻之人,几个媳妇儿从不叫立规矩。不过小儿媳妇儿齐氏乃是新进门,又没有孩子傍身,便每日巴巴的过来侍奉。

    就是林氏与杨氏,一得了空准要来哄胡氏高兴。今日来的最早的是杨氏,不过杨氏禀明了胡氏便回了辅国公府,齐氏后一步就到了胡氏院里。

    “母亲。”齐氏稳稳行了一个礼,胡氏点了点头,“都说叫你们不必来陪我老太婆了,还巴巴跑来作甚?”

    胡氏看上去心情还不错,嘴上调侃着,一双略带精明的眼睛却似带着笑意望着这个小儿媳妇儿。

    齐氏才刚进门,摸不准婆婆的脾气,却也知道礼多人不怪,老人家都喜欢嘴甜的,忙笑着说道:“瞧瞧,媳妇儿才进门不过一个月,婆婆便嫌我烦了。”

    胡氏和一干伺候的丫鬟婆子都忍不住捂嘴笑了。“看看,我老太婆就说一句,这老三媳妇儿就被我欺负了似的,老三知道了还不找我拼命呐!”甄知行跟齐氏正值新婚燕尔,两人自是甜蜜。

    一听婆婆的调侃,齐氏羞得耳根都红了。不过见婆婆笑得开怀,便知道自己做对了。前儿大姑娘磕了头,女孩子若是落到伤疤那就坏了。偏偏伤她的还是三姑娘。

    若是丫鬟下人的,打一顿或是发卖了出气也便罢了。偏偏是三姑娘。婆婆心中也是老大的窝火!好久都没有笑脸。如今听说大姑娘好了,婆婆脸上也时常看见笑了。

    齐氏不由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也不知将来投身到她肚子里的是个男孩儿还是女儿,若是女儿,定要跟几个侄女儿一般可爱,若是男孩儿,也定要像几个侄子,长大了不知要迷死多少贵女!

    想起与自家夫君的温柔小意,孩子总会有的。因此她稍稍安了心,俏脸更红了。

    见她害臊,一干婆子丫鬟更是捂着嘴笑得欢。“好了,我这三儿媳妇儿脸皮嫩,跟你们这些个皮厚的不一样,别笑她了,再笑她该吓跑了。”

    丫鬟婆子们更是笑得厉害。

    “母亲!”齐氏果真臊得急红了脸,她垂着头,一张如芙蓉花似的娇媚脸庞如今就跟火烧鸡似的,就差没扭头捂脸逃跑了。不过听着婆婆爽朗的笑声,她也不敢跑,只好不安的侍立在侧。

    她在娘家时,因是庶女,对嫡母也是小心侍奉,这才得了这门好亲事。

    即便是夫君只是一个庶子。不过她姨娘多番打听得知,这护国公夫人胡氏并不是苛刻之人,对庶子也宽厚。如今自己嫁过来日子也算过得不错。

    如今婆婆拿自己这般打趣,可见是真心的心疼自己。若是自己再有个孩子,夫君自家也不是那起子纨绔子弟。自家争气,挣个好前程,就算是日后分家了,日子不会过得差。

    想到孩子,她不由又想起那可怜的磕破头的侄女儿。忍不住抬头担忧地问道:“大嫂二嫂今儿怎么没来?往日里就属儿媳最懒,如今却成了最勤快的了?儿媳心中实在是惶恐!不知道大侄女儿如何了?”

    胡氏看了她一眼,说到大孙女儿,眉眼间慈和了不少。“没有大碍了,你不必挂心。你大嫂总不放心。我叫她不必过来了。”

    胡氏说着看了齐氏一眼,见她眉头皱成一团,平日里也没少探望,可见是真心心疼,心里不由起了几分怜爱。“你母亲上回差人来说你父亲寿辰,让知行陪你回去吧。”

    胡氏绝口不提杨氏,齐氏也不敢问,待到她提起嫡母差人送信提起她父亲寿辰的事情,齐氏的心不由吊了起来。

    齐氏乃是齐大学士的庶女,虽说是庶女,教养却不差,相貌也生得十分艳丽,最出彩的是那樱桃般的小口,抹着鲜红的口脂,一张一合之间,仿若有无限风情。

    齐氏也知道自己这长相不符合大户人家对媳妇儿的要求,大户人家娶妻皆娶贤,向来偏好相貌端庄秀丽的女子。而她生得太过于艳丽。

    姨娘生怕她没个好归宿,总叫她讨好嫡母,甚至去算计嫡姐的夫婿。不过齐氏比她那没见识的姨娘要明白,若是摊上一个不明事理的嫡母才真是一个庶女的悲哀。

    但是一个再好的嫡母也绝对不能容忍一个跟自己的亲生女儿抢东西的庶女。所以她不但没有听自己姨娘的,反倒是一直表现的谦卑有礼。姨娘常常戳着她的脑门骂她傻,被她说了几次,仍不改初衷。齐氏就知道自己的姨娘那是本性难移了。

    她那嫡母,虽说有些偏心,却是非分明,虽说不可能像对待嫡女一般对待她们这些庶女,却也能够做到基本的公正,这就足够了。

    多年来她也一直尊敬嫡母,姨娘一向颇有微词,直到那一日叫这护国公三公子一眼相中,娶了进门,姨娘才没了话说。如今姨娘独自在家,想起她那冲动的性子,因着自己嫁进了护国公府,也不知道她有没有为此得意忘形,跟嫡母顶撞。到时候倒霉的还不是她自己?

    想到这里,齐氏心里总归有些不放心。

    她的眉头不由又皱了起来。回过神来赶忙道:“多谢母亲。”却见胡氏转而命身边的张妈妈去拿了小库房的钥匙,齐氏忙站起来,“母亲!这可如何使得!”

    胡氏拍了拍她的手,“你父亲寿辰,我跟知行替我问好。”齐氏这才感激收了下来,看到这一幅字画,出自老太太之手,必然价值不菲。这一次她回娘家若是得脸,只要姨娘做的不过分,爹跟嫡母总会看在她的面子上善待自己的姨娘。

    婆婆如此为自己着想,齐氏心里不由多了几分真心的感激。虽说夫君是庶出,可是老太太并无太多偏颇。设身处地的想想,就是有所偏颇也是正常的事情。

    若真是不偏不倚,无所偏颇,反倒是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