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二章 城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林氏斜着眼睛看了两个儿子一眼,甄婠连忙对他们两人挤了挤眼睛。林氏不耐烦的把两个小子赶走了,回过身来,却笑得十分温柔,甄婠刚想开口就被林氏打断了。

    “别替你四哥求情。”

    “娘,四哥只是贪玩而已。”甄婠前世冷漠,不管对谁都不亲近,除了江清音,其实现在想起来,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前世江清音究竟有什么魔力?让她对她那么维护。

    可是结果呢?还不是被江清音害得那么惨。所以这一世她决定跟那些前世对她好的,前世没有害过自己的人好。四哥的性子一向不羁,前世没听说他好赌,想必如今也只是一时少年心起。多注意一些也就罢了。若是被爹爹知道了,屁股就该开花了。所以甄婠决定在娘亲林氏面前多为四哥说说话。

    林氏不为所动,作为娘亲,在她看来,俗话说得好,三岁看到老,这个小四从小就这样随意,若是不加管束不行。不过若是要将儿子交给丈夫,她也是不忍。不过这会儿见小女儿为小儿子求情。心里倒觉得有趣儿。

    “你怎么知道你四哥只是一时贪玩儿?”林氏黛眉挑了挑,面若桃花,娇若芙蕖,笑眯眯的望着自己玉雪可爱的小姑娘。这是想逗一逗她了。

    “这,娘亲!”甄婠一时词穷,前世的事情都过去了,这一世江清音也离开了京城。甄婠不想再想了,也不想跟娘亲说,不过有些事情甄婠是不敢说也不敢想。只要一想到前世母亲林氏的结局,甄婠就又气又心疼。

    若是她说了前世四哥不是这样的人,娘亲定然会问她是如何知道的,同时肯定也会她问各种问题。这样的事情她怎么开得了口?况且她现在只有五岁,若是说了即便是娘亲嘴上说信了,心里多半也不当回事儿。因此甄婠决定把重生的事情埋在心里,谁也不说。

    就当前世只是一场荒诞的梦吧。望着乖女儿咬着娇艳的小嘴唇,眉头皱成了一团的小模样,林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乖囡,娘这就给你做你喜欢吃的菜去。”说着亲了亲她雪白的额头,笑眯眯的走了。

    这是转移话题了,只留下甄婠一个人默默扶额。她的娘亲实在是太精明了,不过前世那么精明的人,还不是随着整个护国公府的湮灭才成为了那个人的禁脔。

    这一世她一定不会让娘亲走上这条路。前世他们护国公府的命运其实江清音只是一个重要的推力,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新帝对朝中势力的清洗。

    而护国公府因为与襄王是姻亲关系遭到新帝的忌惮,所以才会造成那样的一个结果。这一世江清音走了,她也不会主动跟萧清越有什么接触。想必能够避免吧。若是实在是不行,干脆想个法子让那人登不上皇位。

    为了自己的家人,甄婠心中甚至产生了这样的念头。甄婠的性子其实从某个方面上来看是林氏性子两个极端的结合,比如前世她性子清冷,一个明明玉雪可爱的小姑娘偏偏对甚事都不关心,成日沉浸在诗书之中,克制饮食,保持身材。这即便是对一些已经及笄的姑娘来说也有些不可思议。

    现如今,她心中一旦有了这样的念头就在她的心里深深扎了根,再也无法拔除了。可是她如今只是一个小女娃,她能够做什么事情左右后世的皇位继承人呢?如今明德皇帝仍然健在,几个皇子除了大皇子之外,其余的最大不过十二岁,最小的六皇子只有六岁。

    而现在谁都不会想到,前世继承皇位,成为顺德皇帝的不是最大的大皇子萧清彦,也不是呼声最高的原配皇后之子三皇子萧清景,反而是最小的六皇子萧清沐。

    六皇子乃是继皇后姜氏之子。也就是前世下令毁掉她全家的顺德皇帝。新帝登基,一朝天子一朝臣,若是他对旁人旁的家族下手,甄婠不会觉得有什么奇怪的,也能理解。

    但是他首先下手的偏偏是护国公,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都算是她甄婠的敌人!

    那么这一世,就算拼尽她的一切也绝对不能让六皇子萧清沐登基。

    若是从资历和地位上来看,皇位最有利的继承人应该是德妃所出的大皇子萧清彦,原配皇后程氏所出的三皇子萧清景,以及继后姜氏所出的幼子萧清沐。德妃出自文氏,与太后乃是一家,嫡亲的姑侄,这一点无疑对大皇子极其有利。而三皇子萧清景,前世萧清越极力扶持他登皇位,只可惜失败了。

    萧清沐乃是继后所出,身为嫡子当然是有继承皇位的资格的。姜氏是个厉害的,平日里不显山不显水,看上去温柔贤惠,人畜无害,可是背后她步步为营,最终斗败了文太后,让自己的儿子当上了皇帝。

    不过这并不代表,其他的相对来说,不管是资历还是地位都不如这三人的其他皇子就没有继承皇位的野心。

    不过这一世她甄婠重生了,为了扭转前世的悲剧,甄婠绝对不会让六皇子萧清沐登上皇位。若是萧清沐不继位,也肯定会有人继位。根据甄婠的分析,她怎么觉得大皇子萧清彦最有利?

    若是文太后能够及早认识到姜皇后的真面目,是不是萧清沐的机会就会小一些呢?甄婠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以护国公府在京中的地位,若是宫里举行什么宴会,她作为嫡长孙女儿是有一席之地的。

    况且文太后与甄嫣甄妍的亲外祖母辅国公老夫人乃是亲姐妹。所以护国公府和辅国公府时常能够得到文太后的赏赐。

    这一世她跟甄嫣和好了,进宫见到文太后的机会一定会更大。到时候她一定要想法子让文太后对姜皇后产生戒心。

    不过甄婠想起萧清越看自己的眼神,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不过她现在的身体还只是一个小孩子,想着想着就有些犯困了。林氏带着下人进来的时候就看见小小的玉人儿被白鹭抱着,小脸儿红扑扑的,两道细细淡淡的眉毛顿时微微蹙着,似乎有什么心事。林氏不由有些失笑。

    自己的小女儿不过五岁,能有什么心事?

    “姑娘睡着了?”白鹭将甄婠抱到了床上,细心为她脱去了外衣,盖上被子,然后到林氏面前福了福身,“姑娘许是在侯府玩得累了,睡得有些沉。”

    林氏点了点头,吩咐丫鬟把做好的吃食端回去温着,等乖女儿醒来饿了可以吃。她小心的走到女儿的绣床边,见女儿睡得香甜,忍不住笑了起来,低下头亲了亲女儿红扑扑的小脸儿,把她的手从被窝里取出来。如今快要入夏了,女儿平素怕热,她怕她捂出痱子来。

    白鹭眼明心亮,立即搬了一个精致的风轮过来,这风轮是六面扇子连接在一起,中间是一个轴,下面还有一个空槽。在空槽外侧四周雕着精致的牡丹,花鸟,看上去精巧不已,栩栩如生。

    白鹭的巧手轻轻摇了起来,扇起一阵阵香风。甄婠微微皱着的眉毛随着一阵阵香风,慢慢舒展了起来。

    如今还没有到盛夏,若是到盛夏酷暑难耐的时候还可以在风轮的下面的槽里面盛上冰块。随着风轮的转动带来丝丝凉意,这才舒服。

    林氏深深看了一眼女儿的睡颜这才离开。甄婠醒来的时候已过来一个时辰,白鹭带着几个小丫鬟伺候她净脸漱口,甄婠望着白鹭有些欲言又止。

    白鹭前世自从跟着自己就一直忠心耿耿,在甄婠的心里还是记她一分情的,况且白鹭是她娘亲林氏亲自选的。这一世甄婠对她十分信任。“白鹭姐姐,你帮我看看,我的小花苞是不是有点歪了?”

    “嗯?”白鹭一听,连忙对着铜镜仔细检查了起来,“姑娘,奴婢给你打散了重新分,你说怎么分奴婢就给您怎么分。”甄婠点了点头。或许因为林氏的影响,甄婠对自己的打扮也十分上心,总要自己觉得好看了才行。

    即便是前世她那冷淡的性子也是事事力求完美。只可惜前世她没有一处是完美的。这一世这一点倒是没变。只因为白鹭有些心不在焉,把甄婠的小花苞头确实有些梳歪了。

    “姑娘,你看这样行了吗?”对着铜镜,甄婠看见一个娇俏的丫鬟站在一个小姑娘身后,比着手上刻着玉兰花纹的木梳说道。“白鹭姐姐,再向右一点。”

    “是。”直到满意了甄婠才转身说道:“白鹭姐姐,我娘说给我留了菜的,现在就端上来吧。”甄婠这几日肯吃,脸上也养了肉,仰起脸,说起话来一本正经的,看上去却十分的玉雪可爱。白鹭被林氏亲自选中来伺候甄婠的,一向最为妥帖谨慎,此时都对这样的姑娘爱不释手起来。

    连忙应了,深怕把这个可爱的小姑娘给饿着了。

    饭菜很快就被端上来了,都是林氏拿手的,其中就有甄婠特别点名要吃的火腿炖肘子,还有豆皮包子,鸡丝银耳,杏仁儿豆腐,鲥鱼饺子,因着甄婠的胃口小,每一道菜都用玉白的小瓷盘儿装,白色的小瓷盘儿,映衬着这些食物,竟让甄婠有食欲大开之感。

    豆皮包子选用极薄的豆皮儿,里面包的有切得极细的笋丝儿,豆腐丝儿,木耳丝儿,肉丝儿,萝卜丝儿,还有肉松。一口咬下去满口鲜香。甄婠觉得不错,一连吃了两个。然后吃了两口杏仁儿豆腐,鸡丝儿银耳,两个鲥鱼饺子。小肚子就已经饱了。

    这鲥鱼只有湘州的河流里面才有。

    从湘州到京城,若是快马加鞭,最快也要两天时间,而且这鲥鱼金贵得很,离不得活水,路途中容易死亡,死了的鲥鱼肉做的饺子就不新鲜了,因此这新鲜的鲥鱼饺子,简直就比金子都珍贵。

    而这鲥鱼饺子入口丝滑,满口生香,一尝就知道是新鲜的鲥鱼肉做的。

    以甄婠在这护国公府千娇万宠的身份,这鲥鱼饺子倒也算不得什么。女儿想要,即便是天上的星星,林氏也定然会想法子给她弄来。不过甄婠不是那等不懂事的小娃子,管自己的爹娘要星星。

    吃完了菜,白鹭命小丫鬟上了几盘精致的小点心,都是可爱的花儿动物的形状,一看就是下人费心思做的。甄婠捏了一个小兔子形状的糕点,轻轻咬了一口,入口丝甜,又不油腻。不过她才吃了饭,因此只吃了一口就放下了。

    “画眉知道小姐喜欢吃糕点,特地做的。”甄婠看了白鹭一眼,白鹭脸色有些不大自然。自家小姐虽然年纪小,但是从小聪慧。以前是不大爱说话,但是不代表她什么都不懂。

    所以白鹭才会觉得尴尬。自从小姐的伤势好了之后,画眉就彻底失宠了,小姐再也不叫她进屋伺候,但是也不发话将她打发走。画眉心气儿高,受了那些小丫头的气便忍不住了。

    白鹭想着好歹是伺候一趟,况且姑娘那次跟三姑娘起了争执摔了跟头确实不是画眉的错。白鹭为人公正,也觉得应该给画眉一个机会。当然肯不肯继续重用画眉还是要看甄婠的。

    甄婠这才想起画眉的事情,这段日子她几乎都要把画眉这档子事儿给忘记了。她原本想着跟娘亲说她不忠,这样一来娘亲自然会帮她把画眉给处理了。

    但是一忙就把她给忘记了,没成想这个丫头倒是还惦记着。甄婠自从上一世吃了江清音那么多亏,最恨别人在背后算计自己。这画眉做了点心来讨好,不就是在算计自己吗?

    甄婠的小脸儿皱了起来,看着那一盘精致的点心。“白鹭姐姐,你和百灵姐姐,喜鹊姐姐伺候我辛苦,这些点心拿下去分了吧。”白鹭欲言又止。

    这话,是不原谅画眉了。

    白鹭虽然不知道小姐为何会因为这件事情对画眉耿耿于怀,但是既然小姐都吩咐了,她也只能照做。白鹭把点心拿下去的时候画眉一直在门外等着,一看到白鹭出来就连忙迎了上去,等到看到白鹭身后的小丫鬟手里捧着的点心一块儿不少,只是其中一块上面被咬了小小一口。

    顿时面色惨白。“白鹭姐姐。”

    白鹭不忍心打击画眉,但是姑娘这样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不过共事一场,这个画眉虽说原本因为前段日子姑娘最为宠爱,就有些目中无人,甚至对她也不大尊重。

    不过白鹭是一个厚道之人,总觉得都是伺候姑娘的,都是下人,何苦要落井下石呢?所以即使在画眉落魄的时候她也没有落井下石,平时怎么对画眉现在也怎么对她。

    以前画眉是对白鹭有些意见的,只是碍于她是夫人亲自派来的,有些忌惮。可是经历了失宠之后她才意识到只有白鹭才是最好的。因此这才求了她,请她给姑娘送点心进去。

    只希望自己亲手做的精致的点心能够叫姑娘想起她的好来,就改变主意重新亲近自己了。可是没有想到即使是这样,姑娘也没有改变主意,难道这一次她是真的栽了吗?

    不过画眉还是有些不甘心。“那白鹭姐姐,姑娘说了什么吗?”

    “这个……”白鹭仔细想了想,姑娘似乎只让她把点心拿走,这意思就是不接受画眉的示好了。其他的倒是什么都没有说。“你且安心吧,姑娘虽说没有吃你的点心,却也没有说什么。”

    画眉听了,总算是安心了一些,不过总有些惶惶不安。“白鹭姐姐,那,那我要做些什么?”

    白鹭皱了皱眉头,“平日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别犯了姑娘的忌讳就行。”画眉如今知道自己已经彻底失了心,不过好歹还留着大丫鬟的差事,份例照样拿,看来还得想办法谋旁的前途才是。

    画眉原本想着以自己的姿色将来做了姑娘的陪嫁丫鬟,最少也能做个姨娘。可是如今这梦想破碎了,她也得为自己谋划。白鹭望着画眉怅然若失的模样,微微有些不忍,却见她忽而握紧了拳头,神色怪异的转身离去,不由又摇了摇头。

    这个丫头就是太浮躁了一些,怪不得姑娘越发不喜欢她了。

    甄婠站在窗前,正好透过纱窗看见白鹭和画眉,不过从外面往里面看看不清楚,两人的对话她无意中听到了,画眉的表情她也看在眼里。甄婠眸色微微一闪。

    这个画眉果然没有变,是个心高的。这样的人可不能留在自己身边。也不能留在府里祸害她的其他兄弟姐妹。

    且说画眉出了雅岚苑,因为心不在焉,又与一人撞了满怀,画眉只瞧见一双乌金织丝的靴子就知道是这府里的主子,而不是奴才。连忙跪下来。“奴婢该死,奴婢不是故意的!”

    “起来吧。”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年轻清朗,画眉忍不住抬起头……

    次日吃早膳的时候,甄婠被林氏抱在怀里,望着一桌子的美食,不过身边却空了三个位置,顿时没了胃口。甄知远皱了皱两道俊眉,乖女儿不肯吃饭,他当然心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