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八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况且她跟萧清越本来就不熟,不管是前世还是这一世。甄婠看见萧瑛站在一边,愤愤不平的望着自己,就知道她说的“表哥”是指萧清越。“郡主,我跟越世子不熟。”

    玉若郡主皱起长眉,看了萧瑛一眼,萧瑛连忙说:“玉姐姐,她撒谎!我哥哥分明帮她捡过毽子。”玉若郡主顿时又将目光不善的投向甄婠。

    那目光,分明就是斥责甄婠撒谎的意思。

    “婠婠可没有撒谎,那日在我家,越世子确实帮我们捡过毽子,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与婠婠关系好啊。”林妙蕊带着林妙薇走过来,站在甄婠身边,那意思十分明显了,那就是撑腰的意思了。

    甄婠善意地看了她一眼,林妙蕊却躲开了她的目光,别扭地说道:“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那日越世子与我哥哥们一起探讨学业,我们在玩毽子,毽子飞出去了,正好碰到出门散心的越世子。所以他帮我们捡了。”

    玉若郡主是认识林妙蕊的,而且林妙蕊那性子她也有些了解。若是把她惹急了,她可不管你是谁。而且永安侯府虽然比不上诚王府,可与其他的势力之间的关系旁根错节,也不是什么能够小看的人家。

    玉若郡主只得愤愤地走了。

    “都是萧瑛这个惹事精。那个玉若郡主分明就是妒忌你……”林妙蕊看了甄婠一眼,几日不见,这个表妹似乎变得更加漂亮了,林妙蕊心里有些不大舒服。不过想起那日甄婠帮了自己。她的底气顿时有些不足。

    “虽然说你的容貌比起我也就一般,但是那个什么玉若郡主跟你比起来可就差远了。”林妙蕊冷哼了一声,毫不避讳的说道。林妙薇却被她吓了一跳,赶紧看了看,却见玉若郡主早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估计是招萧瑛算账去了。

    玉若郡主乃是诚王独女,从小就对萧清越这个生的俊美的堂哥十分仰慕,奈何萧清越对自己妹妹萧瑛都不冷不热的,对她更是冷漠。而玉若郡主又自恃美貌。

    若是萧清越对任何人都是如此,她的自尊心定然也不会受损,可一听萧瑛说萧清越对甄婠另眼相待,她立即就不高兴了。这不,甄婠并不承认,她心里虽然舒服了,却觉得萧瑛欺骗了自己。

    虽然同为王爷的庶女,可是玉若郡主乃是御封的郡主,而萧瑛还只是一个普通的王室庶女,这身份却是天差地别。等与若郡主和萧瑛回来的时候,就看见萧瑛的眼睛红红的,似乎哭过。

    甄婠看了她一眼,却被她狠狠的瞪了回来。甄婠才懒得搭理她呢!把萧瑛气得差一点就冲过来咬她。

    杨姝雅今日是寿星,被众多贵女围着团团转,其余的贵女们大多数都是熟人,只有甄婠不常出门。不过这里许多都是沾亲带故的,连带着也都认识了。

    这不,一个寿宴,甄婠就交了几个好朋友。包括韩静萱,汪芷瑜,还有一个生得秀气玲珑的小姑娘,她说话温温柔柔的十分叫人喜欢,是林妙蕊的手帕交孙宜月。

    有时候人与人之前确实要讲究一个眼缘,不过这几个,有两个都是甄婠自己刻意去结交的。韩静萱前世与杨姝雅还有自己大哥之间有段畸恋,至于汪芷瑜则是令三哥和四哥反母的姑娘。

    不过汪芷瑜偏偏谁都不喜欢,后来嫁给了别人。作为妹妹,甄婠当然希望自己的两个哥哥都找到心爱之人。而以三哥那腹黑的性子,若是喜欢一个人,那就是真的喜欢。

    而四哥则纯粹是捣乱的,后来竟然也喜欢上了汪芷瑜。可怜兄弟两人你争我抢,却忽略了最重要的东西,那就是人家小姑娘的心。这一世,甄婠说什么也要帮助三哥。四哥就免了吧。

    不过如今看上去似乎已经有争抢的苗头了。

    想想还真是头疼啊。

    一群身穿水蓝色比甲的丫鬟如鱼贯一般进了这芙蕖阁,在这带着花苞的芙蕖中间行走,手上端着香茶点心,瞧着格外的赏心悦目。如今京中时兴的是花酒和花茶。糕点有莲子糕,也是新采的莲子,现剥的,香甜鲜嫩,入口即化,格外爽口。

    这花茶尚且不提,都是姑娘们爱喝的,又香又甜,还能美颜,花酒更多的是冬日里的梅花,秋日里的金桂,还有新酿的荷叶酒。荷叶酒带着淡淡的荷叶清香,不过却不是这芙蕖阁的荷叶酿的,若是摘了这芙蕖阁的荷叶,姑娘定然是不依的。

    除了这芙蕖阁,辅国公府的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