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九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汪芷瑜拉着甄婠的手,一路狂奔,甄婠有些明白,这个小姑娘前世是怎么跟甄嫣的关系那么好的。因为她们都是一个性子。活泼开朗,风风火火的。

    两人过去的时候,快到了池塘边的凉亭,汪芷瑜让身边的丫鬟去叫自家哥哥汪泽身边的书童。

    汪泽的书童叫做汪明,生的十分清秀,见了汪芷瑜身边的丫鬟,就去给自家少爷汇报去了。

    汪泽生的俊眉修目,十分的俊俏,年仅九岁,却颇有几分稳重。他先是看着自家妹妹,随后才看见了甄婠,随即目光不由一亮。

    汪芷瑜则奔奔跳跳的跑到他身边,抓着他的袖子。“哥哥,是给姝雅的寿礼,我叫你帮我拿着的。”见汪泽微愣,汪芷瑜顿时撅起小嘴儿不干了,“哥哥,你莫不是也忘记了?”汪泽不由失笑地点了点她的小脑袋:“你以为哥哥是你?幸好我叫汪明随身带着。”

    “其实哥哥也差点忘记了对不对?”汪芷瑜捂着小嘴,笑地有几分揶揄。

    汪泽尴尬的干咳了几声,俊秀的小脸有些绯红。很显然被汪芷瑜说中了,若不是那个叫做汪明的书童,这兄妹俩怕是还要出去跑一趟。

    “这是甄嫣的姐姐甄婠,你叫她婠婠就可以了。”汪芷瑜转过身,眼角眉梢带着笑意,看着甄婠介绍道。那样子,仿佛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似的。甄婠年岁还小,因此直呼闺名倒不算失礼。

    “原来是婠婠。”汪泽原先就注意到妹妹身边这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小姑娘。一开始还觉得奇怪呢,他们兄妹感情一向极好,妹妹有什么好朋友他就算不全认识也定然是见过有些印象的。

    可眼前这么漂亮精致的小姑娘却从来都没有见过,只见她穿着粉色的襦裙,小发髻盘的十分整齐,脸上的皮肤白得跟上好的羊脂玉似的,嘴唇却如那四月的桃花儿般娇艳。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正一脸好奇的望着自己。

    人人都喜欢漂亮的人或是事物。汪泽也不例外。因此汪泽的语气格外的柔和,仿佛说话稍微大声一点点就会把眼前这个漂亮精致的小姑娘吹走一样。

    甄婠抬起头去看汪泽,前世她跟谁的来往都不多,跟汪泽更是不熟。这一世她要改变了,自然也希望多认识一些人。甄婠心里有个打算,既然这一世她不想嫁给毫无感情的萧清越,那肯定是要嫁给别人的。

    至于究竟要嫁给谁呢?她觉得如今年岁还小,不如就找个差不多的,先培养感情。

    她看了看这个汪泽,武安侯府的嫡长孙,甄婠觉得他不错。武安侯府虽不是顶富贵的人家,跟护国公府比还是有些差距的,但是也不差。况且汪芷瑜或许还要成为她的嫂子的呢。再加上汪泽虽然不如她的几个哥哥俊美,也不如萧清越。却也生得斯文俊秀,彬彬有礼的。

    甄婠听说武安侯府也素有礼仪之家的美称。家教必然是不差。因此甄婠笑得十分甜美,大眼睛望着汪泽说道:“汪哥哥好。”

    “你好。”汪泽听着小姑娘软软糯糯的声音,顿时越发喜欢。

    汪芷瑜看了一眼小小的却格外精致的甄婠,又看了一眼斯斯文文俊秀的哥哥,觉得她们两人十分的般配。汪芷瑜不过六岁,但是她人小鬼大,早就已经在给哥哥相看嫂子了。

    虽然说婠婠比她小,但是也比哥哥小啊。

    主要是汪家的一位族兄,娶了一位妻子,却与自己的亲妹妹不合。这件事情还闹得挺大的。

    汪芷瑜觉得自己挺喜欢甄婠的。而甄婠不仅家世好,相貌好,更是甄嫣的姐姐。虽然汪芷瑜跟甄婠一开始并不熟悉,可是她跟甄嫣的关系不错啊。

    甄嫣的性子她是知道的,若是甄婠是个不好的,两人定然见了面就跟乌眼儿鸡似的。所以甄嫣跟甄婠的关系还不错,那就说明甄婠的性子应该还不错。

    但是或许长大了也会变呢?

    这一点,汪芷瑜早就已经想好了,她可以多选几个人选,然后由她牵线,两家多走动走动,日后一块儿长大,自然是知道脾气秉性的。这样以后哥哥娶了嫂子就不怕跟自己不合闹别扭了。

    不过小孩子嘛,大多数都喜欢漂亮的人或东西,因而小小的,玉团子似的的甄婠就这样入了汪芷瑜的眼。殊不知甄婠心里也有一样的念头。

    其实前世汪芷瑜也不是没有惊讶过甄婠的容貌,只不过她与甄嫣交好,跟甄婠并不熟。而甄嫣与甄婠前世的关系并不好,甄嫣心直口快,跟汪芷瑜说了一些甄婠的事情。特别是甄婠护着江清音的事情。

    而汪芷瑜也觉得甄婠为人太过于冷漠了,似乎除了那个只会装可怜的江清音就看不见旁人了,所以就算是甄婠长得再漂亮,汪芷瑜也没有起旁的心思。

    甄婠他们站的地方距离亭子那边不远。萧清越静静的望着精致的小姑娘,见他对着汪泽笑得十分甜美。他面色微沉,径直向他们走去,就连手上还带着一本诗集都忘记了。杨旋临这才注意到与汪泽的妹妹一同过来的还有甄婠。

    他原本就觉得这个妹妹生的格外漂亮,叫人看了就喜欢,忍不住心生亲近之意。因此也跟了过来,这其他的男孩子们的年纪也都不大,正是好奇的时候,见萧清越和杨旋临都向汪泽这边走去,也都跟了过去。

    “哥哥,那些哥哥们怎么都过来了?”汪芷瑜原本还想让甄婠跟自家哥哥多多说说话,但是她性子本就活跃,一看其他的男孩子都过来了,便就觉得没有这份独特性了。

    反正甄婠这个朋友她是交定了,据说甄婠家里也是有哥哥的,而且还有三个呢。其中两个也是双生子。这可稀罕了。多以来日方长。因此她立即跟汪泽说道:“既然哥哥们都过来了,那我跟婠婠就先走了。”汪泽想了想点了点头。

    “婠婠,咱们走吧。”甄婠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汪芷瑜拉着走了,走之前,汪芷瑜还不忘吩咐自家丫鬟带上她给杨姝雅准备的礼物。

    “你妹妹还有婠妹妹怎么走了?”杨旋临跟在萧清越的身后,虽然只差一两岁,可是萧清越身材挺拔修长,杨旋临微微还有些胖,身高比不过他,腿自然也没有萧清越那么长。

    不过他虽然跟在后面,目光却望着两个蹦蹦跳跳的小姑娘,不等萧清越说话就率先说道。

    “她们两个姑娘家,咱们一群男孩子,她们自然是不好意思地跑了。”有个男孩子揶揄地说道。其他的男孩子们跟着嘿嘿直笑。唯有萧清越背脊挺得笔直,望着小姑娘的背影,面上一片清冷,眸色却有些异样。

    他又看了汪泽一眼,他记得前世甄婠跟汪家的小姐可没有什么来往。不过想想,前世自己对她关心太少,或许姑娘家长大了来往少了也有可能。

    但是,这个汪泽,却是个麻烦。萧清越想起他刚才望着甄婠的眼神,微微有些不悦。“子润,方才你的见解十分不错。不如咱们也比一比?”他忽而开口,神色依旧淡淡的。

    其余的男孩子们却不由看向了汪泽,汪泽命中缺水,因此不管是名还是表字,都有水。子润,正是他的表字。要知道襄王世子能来已经是很给面子了。虽说与他们这群男孩子一起,却是很少说话。

    这会儿却主动提出来要跟汪泽交流,这对汪泽来说也是极大的面子。越世子今年十岁,而汪泽只有九岁,就算是输了也没有什么。况且汪泽乃是武安侯府的嫡长孙,家族对他的教育也是煞费苦心。并不差。

    萧清越从小被太后接近宫里抚养,直到九岁那年,他忽然之间提出来要搬回襄王府住,但是他还是跟皇子们一样在宫里读书,宫里的太傅们学识渊博,自是不同。据说越世子的悟性也是极高,颇受太傅的夸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