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九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虽说萧瑛如今也没有一个郡主的封号,可是有萧清越这个同父异母的亲哥哥,她如今也是鼻孔朝天的看人。

    据说萧清越如今的婚事让人没法盯着了,可是萧瑛和萧清荣的婚事却让人给盯上了。

    哪怕不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妹,他们毕竟都是如今这位年轻的襄王的兄弟妹妹。

    这些暂且不提,甄婠小心翼翼的把五公主的女儿抱在了怀里,小姑娘如今已经一岁多了,长了四颗牙齿,最是喜欢流口水的时候。

    “公主殿下,臣女得空给小郡主做了几身小衣裳,希望殿下不要嫌弃。”

    怀里的小郡主睁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睛,瞅着甄婠,一双小手伸出来不老实的抓甄婠的衣服。嘴角的口水沾湿了甄婠的衣裳,甄婠也不嫌弃。

    一边逗着她玩儿,一边跟五公主说道。

    “妹妹这就是跟我客气了。妹妹以前可都是喊我秀姐姐的,如今怎么如此外道?”五公主假装生气的说道。

    甄婠立即笑着说道:“是妹妹的不是,如今秀姐姐身份不同,妹妹不敢逾距。不过有姐姐看中,妹妹我就不跟姐姐外道了。”

    到了五公主如今的身份地位,虽说是尊贵无比,可是这都是针对外人的,甄婠身为萧清越的未婚妻。

    况且五公主也算是从小看着小姑娘长大的。

    自然是情分不同。这一点,单单从她让身边的贴身嬷嬷亲自去接甄婠进来就能够看出来。

    作为五公主身边的人,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是主子的脸面,她做的事情一般也是代表主子的心意。

    “妹妹心灵手巧,你做的自然是最精致不过的。”五公主先是说了几句客套话,可拿到甄婠做的衣裳之后却是真心的赞叹起来。

    作为皇族公主,针线活儿一直是灵秀公主的短相。不过以公主至尊的尊贵,这些东西向来也不需要她费心思。

    只是有了心爱的驸马之后,她也想亲自为驸马缝制里衣这些比较私密的衣服。

    这些衣裳自然是有妻子来做比较合适。

    因而见了甄婠,五公主就起了几分心思。先是真心的赞叹了几句,然后就开始请教起来。

    “秀姐姐跟驸马爷鹣鲽情深,实在是叫人羡慕。”五公主笑了笑,也不反驳。

    将甄婠手里的小姑娘抱过去,身边的奶娘立即接了过去。五公主站起来,走到甄婠身边,拉起她的手站起来。

    “我房里有几种花样,不如妹妹跟我来看看。”五公主开口邀请。

    甄婠也没有拒绝的道理,心里想着五公主难不成是专门找她来问绣样的?她跟五公主年幼相识,因为萧清越的关系,甄婠知道五公主对自己一开始是好奇。

    后来或许有几分好感,可是也绝对没有亲近到这个地步。

    只是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姐,五公主的人品甄婠还是信得过的。

    “来,妹妹跟我来。”

    甄婠被五公主拉着手,一路就向她的寝室而去。寝室是一个人十分私密的地方,若非是关系极其亲密的人,一般是不好进去的。

    因此甄婠有些踌躇。

    似乎,她跟五公主还没有熟练到这样的地步。“怎么了妹妹?怎么不进来。”

    “那个,秀姐姐,方便进去吗?”五公主“噗嗤”一笑,觉得甄婠拘谨的模样十分有趣,但是同时对她也多了几分好感。

    不愧是大户人家出来的有教养的姑娘,懂得避嫌和自谦。

    不像有些人,给了绳子就顺杆往上爬。

    五公主这么想也是有原因的。前不久萧瑛就来过这公主府,话里话外没有把自己当外人,五公主素质高,可是也被她给弄得十分尴尬。

    无外乎是想跟她套近乎,想打听一下自己有没有册封郡主的可能性。

    这不,知道可能性不大之后就不来了,结果还是弄得五公主十分的膈应。如今见着甄婠,才知道自己那个不动凡心的堂哥为何偏爱这个小姑娘了。

    俗话说三岁看到老,当年年仅十岁的她,看五岁的她,就觉得小丫头是个明礼的。

    如今这么一对比就更加的明显了。

    五公主拉着甄婠的手,甄婠就这么本推半就的被她给拉近了屋里。

    五公主和驸马的寝室装饰的也不算十分的繁华,低调而实用,甄婠左右看了一下,其中最显眼的当属太后赐的一张贵妃榻。

    其余的大多都是五公主原先在宫中用的旧物,不过都是有来历的。

    五公主暗中观察甄婠的反应,不由又想起那萧瑛,竟指着那些个旧物说:“堂姐如今贵为皇帝堂兄的亲姐姐,怎地还使用这些旧物?”

    把五公主给气得够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