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零一回论及子嗣有感而发膝下空虚琏二得妾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养心殿里,赦大老爷同皇帝陛下在暖阁的炕上相对而坐,当中的炕桌上摆着冒着热气的锅子。

    “你还别说啊,老圣人当真是老当益壮的,这都多大岁数了,前几年又是大病过一场的,如今居然还能老蚌生珠。啧啧,这回可不知道让多少人跌爆眼球了呢。”大老爷眼疾手快地捞起一片羊肉,在面前的小碗里沾了沾塞进嘴里。可即便这样,也拦不住出口的话。

    宇文祜自幼受训皇家礼仪,食不言寝不语乃是基本教养,可此时瞅着贾赦的做派,并无丝毫嫌弃的意思,反而时不时地为他指指脸上沾着的汤水酱汁。若是赦大老爷忙不过来的时候,还会十分仗义地伸长手臂帮他擦掉。

    此时听见这厮编排自己的父皇,宇文祜也只是瞪了瞪眼睛,道:“太上皇为皇室添丁,乃是天大的喜事,别胡说。也是你那侄女儿有福气,父皇可是有些年没有孩子出世了。”

    旋即又觉得不对,抿了抿唇,苦笑道:“咱们这辈分……”自打老圣人纳了贾元春,他们的辈分就算不清了,如今再加上个即将出生的弟弟、妹妹,就更是说不清楚了。

    “噗哈哈哈……咳咳咳……”听了这话,赦大老爷没憋住,喷了嘴里的食不说,还被呛住了,咳得根本止不住。祜祜的脸色实在逗人,让老爷他情不自禁啊!

    即便再不嫌弃贾赦赦,皇帝陛下面对此情景,仍旧是黑了一张脸,毫不客气地抬手敲在贾赦赦的脑门儿上。这家伙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当年做伴读的时候虽然混账,可也不是这样……不拘小节的啊。

    可看着赦大老爷那咳得脸红脖子粗的模样,皇帝陛下仍是忍不住摇摇头,起身来到他身边,帮他拍着后背顺气。同时也不忘了唤怀仁送茶水进来,顺带地收拾炕桌上的残局。方才那一口喷出来,吃到一半的锅子算是废了。

    “你瞅瞅自己如今这样子,还有没有点儿规矩了,坐好了。”等怀仁带着人收拾妥当,又重新摆上了锅子,宇文祜瞅着贾赦就要趴进锅子里的模样,没好气地斥道:“你也是老荣国夫人教出来的,当初也是玉树临风的翩翩少年,如今……嘿!”

    赦大老爷不在意地翻翻眼睛,微撇着嘴正了正坐姿,眼睛仍旧盯着那正煮着的锅子不放。这要是在边城军中,这规矩那规矩的,连肚子都填不饱。吃到肚子里的,才是自己的,好么?

    “说起太上皇老来得子,我倒是想起来了。祜祜,你膝下似乎也有几年没有小皇子出世了吧?”说到此处,大老爷似有意又似无意地瞄了眼宇文祜,特别在某处停留了下,挤眉弄眼地道:“难道……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方才被嘲笑了,赦大老爷也不是面人儿,当即就反击起来。当然,内心某种隐隐的期待,被他扔到了一边。祜祜如今最小的皇子都已经快十岁了,这是不是说明了什么呢?

    男人,是不能被人质疑不行的!最起码,宇文祜闻言就开始磨起了牙,眯着眼睛冲贾赦赦冷笑出声儿。这货是活得不耐烦了,还是被他惯得忘了形,竟然敢说这种话,真该叫他亲身……不对,真该揍他一顿,让他明白明白什么叫男人的雄风。

    赦大老爷还是很有眼色的,瞧着祜祜的神色不对,当即缩了缩脖子。完蛋了,好像说错了话,祜祜会不会打击报复啊?

    想到会被皇帝陛下各种折磨,大老爷不由苦了脸,软下声音笑得谄媚,抱住祜祜的一只手臂,用肩膀顶顶他的,道:“祜祜,我新研究出了个小玩意儿,可好玩儿了,赶明儿咱们一块儿去玩,好不好?”说完,还故意眨了眨眼睛。

    宇文祜瞪着眼睛,心中全是苦笑不得。这货也不想想自己多大岁数了,竟海学这等小儿做派,也不嫌丢人。这么多年了,也没有个长进,一到说错话、办错事的时候,就厚着脸皮撒娇卖乖,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真的长大。

    “从老圣人身上,我学到很多。其中有一条,便是儿子太多没好处。”狠狠地敲了贾赦赦脑门儿两记,又将他踹到对面坐好,宇文祜才淡淡地说道:“我不想看见儿子们自相残杀,更不想成为儿子们的眼中钉肉中刺。便是如今这几个,就已经嫌多了。”

    ……

    听见宇文祜这话,贾赦明白他这是想起当年夺嫡的事来,心中不由后悔自己提起这话题。真是的,原本两人高高兴兴地涮锅子,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大老爷偷眼去瞅祜祜的脸色,越是这样平淡无波,就越是说明祜祜心情不好。

    “干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