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零六回请先看作者有话说,谢谢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一百零六回贾恩侯失意上战场宇文祜怒砸大明宫

    贾母走得太着急了,让贾政和王氏两口子十分无措。更别说,视作最后倚靠的宝贝儿子,还成了气死贾母的罪魁祸首。出了这档子事,算是被大房拿住了把柄,还会轻放过他们去?这轩敞气派的荣禧堂,怕是要便宜了大房。

    但事实上,事情既如他们所料,又在意料之外。刚出了贾史氏的热孝,赦大老爷便上表朝廷,请朝廷按制将敕造的国公府第封闭。老爷他根本不稀罕荣禧堂,自个儿有舒舒服服的侯府住,他才不去拣政老二的破烂呢。不过,老爷他不住,那地方却也不是旁人能住的,政老二得给老爷他卷铺盖滚蛋去。

    赦大老爷的奏折完全合理合法,宇文祜当即便给了批准,还颇为体贴地派了礼部的官员,到荣国府去监督贾政的搬离情况。敕造的国公府邸,什么都是有规制的,可不是他想搬走什么就能搬走的,该留下的东西那是一样不能带走。

    政二老爷有些傻眼,这不能住荣禧堂了,他这一房该住到哪儿去?如今这府里又没分家,他总不能主动搬出去吧,那成什么了?自动抛弃荣国府家业?他才不会那么敢呢!既然荣禧堂住不成了,不是还有荣庆堂嘛,这可不是敕造正堂,二老爷他还是住得的。

    冷眼瞅着政老二搬家,大老爷根本不做理会,由着他折腾去。只等孝期一过,政老二就会被外派出去,剩下的小半辈子大概是没什么机会回京了,如今且让他再享受几日吧。

    大老爷孝期的生活并不悠闲,虽不再去工部露面了,却也没放下手上的活计。一个月有大半都是泡在各个庄子上的。他身在孝期不方便进宫,宇文祜便时常出宫来,两人有时闲坐着斗嘴,有时就到庄子上看新鲜事物,三五天不见面就想得慌。

    当年八月末的时候,宫中传来消息,贾太妃娘娘怀胎十月,为太上皇诞下一位小公主。政二老爷笑呵呵地赏了来传话的内监,转头就换了脸色。他眼巴巴地盼了十个月的小外孙啊,没了!

    罢了,元春算是指望不上了,也唯有把希望放在探春身上。说起来,王氏这女人实在不会生孩子,珠儿是个早死的,元春剩下个赔钱货,至于宝玉……哼,什么衔玉而诞有大造化,那就是个倒霉催的小畜生。倒是这庶出的探春,如今出落得越发出挑了,说不得能有一番造化的。

    政老二在打什么算盘,赦大老爷根本不在意,他如今最关注的,除了自个儿的研究,就是儿媳王熙凤的肚子了。刚进四月的时候,王熙凤便诊出有了两个多月身孕,算起来就该是他那没能落草的孙儿。这让大老爷十分庆幸,贾史氏的去世没能耽误了这娃娃的到来。

    祖母去世,贾琏也需守孝一年,正好碰上妻子怀孕,能陪着妻子度过孕期,倒是一件幸事。王熙凤因着早就盼着能生下嫡子,一知道有了身孕便将所有琐事都放下了,万万要确保这一胎平安诞下。她那公爹可是说了,这是个宝贝孙子呢。

    果然,到了十月底,王熙凤平安诞下一麟儿。终于有孙子可抱的大老爷,不禁喜极而泣啊。

    ……

    贾赦尚在孝期的时候,贾琏便已经恢复军职了,仍旧在特种营里当差。这日刚一回府,便到书房去见他老子。“父亲,南海有战事起,圣上已命我帅特种营即日出征,特来向您辞行。”

    “南海?”赦大老爷正在画图,此时闻言尚有些懵,随口反问了一声。但他很快就皱起眉来,问道:“怎么回事啊,就咱们船队在海上的实力,竟然还有贼寇胆敢冒犯?还是哪个藩国作怪?”

    在记忆之中,大约就是这个时候,南海确实有一战,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