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零七回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立在南下官船的甲板上,赦大老爷迎着席卷而来河风,没能控制住得打了一串喷嚏。起先他还只当是背后被祜祜惦记了,心里还有那么一甜的意思。但很快,大老爷就明白了,这特么地绝不是被惦记了,不是吹风着凉了,就是被祜祜点着名儿骂了啊。

    随侍在侧的周奇见状不由得皱眉,二话不说地把手上的大红猩猩毡为他披上。他这位爷也不知是如何想的,南海的战事并不算吃惊,又有琏二爷率特种营压阵,哪里还用得着他亲自出马。

    再说……周奇瞥了瞥他家爷的身板儿,耳边还有那响亮的喷嚏声,就爷这样金贵的主儿,他确定自个儿不是去添乱碍事儿的?等到了南边见着琏二爷,那位小爷还不知道要怎么发愁呢吧?!

    而说到发愁,周奇也是愁得一脑门子官司。将自家爷生拉硬拽地拖回了船舱之后,他自己又来到甲板上,面朝着京城的方向定定地眺望。

    这几年下来,赦大老爷还真是办了不少实事,至少这蒸汽机船就造得不错。从京城到南海一路顺畅,不过半月功夫便已到了。随同大老爷来的,还有一道太上皇的旨意,命他在南海水师统帅南安王的麾下听用。

    待赦大老爷至军中报到之后,南安王先是和颜悦色地打发他下去安置,待目送大老爷走没影儿了,自个儿就对着那圣旨作起难来。这贾赦贾恩侯可是个大.麻烦,不说他旁的单是那收到的两道密旨,就让他不知该如何是好。

    太上皇的意思很明白,挑那战事最胶着激烈的地方安置贾赦,最好是能让他披坚执锐、纵横驰骋、浴血奋战,直到……捐躯沙场。南安王有些摸不透老圣人的心思了,这些年他虽不在京中,可对朝中的情势却非一无所知。

    老圣人对贾赦近几年可是宠信有加啊!如今怎么忽然就翻了脸,要下此狠手?!

    若只有太上皇的密旨倒也罢了,不明白老圣人的意思也无妨,不碍着他听命行事。可朝堂正中却还坐着一位,并且这些年下来,当今早已经大权在握了啊。是以,如今在他的案头,还摆着另一道密旨。

    当今圣上的密旨上并无他言,只有一句话:贾赦在,南安王府在;贾赦有损,你九族陪葬。听听,他南安王府上千口人的性命,都悬在贾赦一人身上了。这让他如何不心里苦,同样都是臣子,都是开国勋贵之后,同样都是为国朝鞠躬尽瘁,凭什么啊?!

    这也倒还罢了,更让南安王举足不定的,还是来自八王爷的一封密信。也不知是怎么了,这几位父子兄弟商量好了似的,都赶在这时候给他这儿凑热闹。更可恼的是,还一个一个主意,都不知道他该听谁的。

    赦大老爷却不知道南安王有多愁苦,当然即便是不知道,心里却也有些猜测。毕竟,南安那张风吹日晒的老脸,方才都快拧成一朵菊.花了。但,这跟老爷他没关系,老爷他如今没别的事,能把自个儿的命保住,完完整整地回到祜祜身边,才是首要任务。不然……

    在兵卒的带领下,大老爷来到一处营房前,还没等掀门帘进去呢,一个人已经站在了面前。大老爷对上那一张英俊的冷脸,抽着嘴角挤出个笑容来,故作惊喜地一拍巴掌,“琏儿,看见爹高不高兴?!”

    琏二爷一身利落的特种军服,身板笔直地立在他老子面前,脸色板肃目光冷厉。面上虽然如此,琏二爷的内心深处却早已经愁肠百结了。

    他这个爹啊,什么时候才能让人省点心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