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99|过去的故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不错过这场考核,哪怕他们念书连名字都是假的,却还是想拿到一张真的结业证书。

    “恐怕到时候你和赫尔的伤都还没好。”乌尔里克忧愁地说。

    赫尔满不在乎,“那又怎样,难道论操作机甲,那群连机甲身上的离子炮都没开过的蠢货能比得上我们?”

    “不,只是那种强度的操作,你们的伤口肯定会崩开。”乌尔里克哼了一声说。

    安德露出一个浅笑,“不过一场游戏,不用太担心。”

    他们返回宿舍的时候碰见同班的几个同学,同他们打过招呼,对方还热情地问他们复习地怎么样。安德很清楚其中一个男孩儿想要追求乌尔里克,她是个漂亮的姑娘,哪怕在这个年代人人经过基因优化,全都长得水准线以上的时候,仍然算得上漂亮,尤其她还很有性格,学校里喜欢她的可不算少。

    可是安德很清楚,她不会对他们有丝毫兴趣,甚至是有些不耐烦的。

    他们根本没有心情去想这些东西,当你连生命都无法保障的时候,其他的一切都变得无关紧要,爱情这种东西或许对一般的女孩儿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对于乌尔里克来说,只意味着麻烦和浪费时间。

    随便敷衍了几句,回到宿舍之后,她给两人设定好治疗仪,才开始查看一些最新消息,他们这些星际海盗有自己的消息渠道。

    “黑森纳出事啊……”乌尔里克叹了口气,有些兔死狐悲的感觉,但很快抛开了,毕竟只是“邻居”出了事,不是自己家,“咦,居然在第七军事法庭审判,不就在埃里克星吗?”她摇了摇头,消息这样明目张胆,怕是还想吸引一些黑森纳的人来救呢。

    其实怎么可能呢,连乌尔里克都知道,既然他被抓了,哪怕是首领也没什么用处,在被抓的那一刻就已经意味着他被舍弃,没有什么人情道理可讲。

    以往的星际海盗也有被联邦军警抓住的,只是不太多,因为这么多年的斗智斗勇,星际海盗也知道怎么保护自己,想要抓住他们的尾巴得到实际上的罪证很难,像黑森纳的首领这样被抓住还有证据能够公开审判的,大概几十年都没有过了。

    回头看了一眼正躺在治疗仪里的安德和赫尔,她想了想还是没把这事儿拿去打扰他们。

    安德和他们又不一样,银狐现在可是他们狐鲣的首领,黑森纳也是首领,可能他看到会不太高兴吧?乌尔里克想着。

    第二天他们感觉好多了,赫尔吵着要去大吃一顿,第二天就要考核了,乌尔里克才不想去,更何况今天还是黑森纳的审判日,她一点都不想出去,免得又招惹什么麻烦。

    安德却考虑了一下就答应了。

    “为什么要答应他?”一块儿申请外出之后,乌尔里克才不满地问。

    安德弯了弯唇角,“你以为他是真的想要吃东西吗?”

    “那是为什么?”她不解。

    安德轻轻叹了口气,“恐怕我们很快就要离开埃里克星了,他舍不得。”

    乌尔里克沉默了一会儿,“这里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吗?”她除了努力汲取知识之外,并没有觉得这里有多好,还不如他们狐鲣的据点星。

    “赫尔和你不一样,他——”安德思考了一下才说,“他原本是有机会过这样平凡的生活的,只是自己选择了做星盗,这三年的学生生涯,恐怕又勾起了他的一些回忆,才会对这里有些留恋。”他解释着。

    虽然年纪不大,安德却早早地就拥有了看透人心的本事。

    哪怕那些回忆多半是不好的,赫尔在内心深处对它仍然有一丝眷恋,这才使他对埃里克星产生了一些移情心理,考核过后他们就会离开这里了,所以他才会有些舍不得。

    这一条街上,都是一些还算不错的餐厅,安德站在街边,看着赫尔与乌尔里克挑选地方,他抬起头来看向埃里克星那浅灰蓝色的天空。

    街边种着一排排紫色的柠铃草,一个男孩儿旋风般刮进旁边的一家餐厅,将一棵柠铃草直接踩得歪倒在地。安德俯下来,轻轻抚摸着那棵柠铃草厚厚的肉嘟嘟的叶片,将它重新立了起来。

    他不知道,旁边那家餐厅的弧形墙面在外面看来是金属色的墙壁,里面看却是开阔的落地窗,就坐在窗边的一个青年眼下有着深深的黑影,唇色苍白眼神冰冷,今天是审判日,可是他只能坐在这里,遥遥地看上一眼而已。

    然后,他就看到了窗外那个人的微笑。

    几年后再见,杨森已经彻底忘了曾经见过这个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从第一眼看到他,就觉得心动。

    其实,这才是他第一次见到沈闲,在彼此都只有二十岁的青春时光里——

    擦肩而过,记忆不存。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