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从天而降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一章从天而降

    一天的忙碌之后,一群快递员走出公司所在的小区,拒绝了同事们一起去大排档喝酒的邀请后,电动车载着陈燮前往城乡结合部一片杂乱的建筑区,陈燮在这里租了一间小屋,月租八百,每天上午从这里出发,赶到比较郊区的公司所在地,需要一个多小时。

    作为一名广大“剁手党”喜闻乐见的快递员,陈燮的人生经历并不复杂。六个月大的时候被不负责的爹妈丢在大山乡福利院门口,在院长吴阿姨的慈爱沐浴下长大。期间虽然有这样那样的坎坷,陈燮还是顺利的长大成人,并且考上一所不入流的大专学医科。

    之所以选择这么一所学校,并没有什么太高的人生追求为驱动,单纯是这货的学习成绩也就那样。成绩不好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生活压力太大。每个月就那么点拨款的吴阿姨,实在是无法提供正常的学习条件。十六岁的时候,陈燮就偷偷跑工地上给人挑汇桶,每天挣个五十块钱,回来全部交给吴阿姨。对于这个事情,吴阿姨只能摸着他的脑袋,悠悠的叹息一声。在大专混了三年毕业后,大病是指望不上的,但是看个头疼脑热的基本没问题。陈燮在大山乡福利院边上开了个小诊所,可惜没多久就因为得罪了某位副乡长的亲戚,诊所被乡里的某个办事员下了取缔通知,理由是非法行医。

    陈燮只能关门歇业,确实没有行医执照,但是上面睁一眼闭一眼,类似的无证无照诊所在农村也不是没有。生活虽然操蛋,但总是要继续,福利院里还有大大小小几十个孩子,陈燮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吴阿姨一个人为生活费操劳。

    停车的时候,身材矮小,有着双下巴的房东刘大妈一脸严肃的出现,陈燮拿出准备好的信封给她。脸上的严肃瞬间变成了笑脸,熟练地抽出信封里的钱,拿口水沾了一下指尖,飞快的数了一遍,又沾点口水再数了一遍,确定没错之后才笑道:“小陈啊,你不错。你也别怪我脸色难看,实在是现在收房租就跟挤牙膏似的,有的房客不拉下脸来他们就跟你耗着。”

    陈燮笑了笑,表示理解,实际上心里却很不以为然。住在这一片的,哪个不是苦逼,有钱谁tmd住这种地方,十来平米房间能给你隔出两间来,整个二楼不过四十几个平米,隔出六个房间,除掉厕所和厨房占的十个平米,剩下平均一下每间也就五平米多一点。

    房东心满意足的扭着肥硕的屁股走了,抬头看着这个三层小楼,心里充满了厌恶。不愿意回到那个逼仄的空间里,又没有地方可去。现在除了在马路上闲逛不要钱,其他的都离不开钱。送快递虽然辛苦,但是勤快一点每个月能收入六千左右,每个月陈燮要给吴阿姨邮三千块,剩下的钱交了房租就没多少了。

    今天刚发的薪水,陈燮决定好好犒劳自己一下,去附近的沙县小吃享受一顿美餐。

    一碗炒饭,一个鸡腿,两块卤干子,一个茶叶蛋,这是陈燮干快递以来少有的奢侈。

    天热,店老板在门口摆的桌椅,叫了东西的陈燮就在外面坐下。小吃边上是一家发廊,两个怎么看都有三十岁的女子,脸上不知道抹了多厚的粉,坐在塑料椅子上,短短的裙子露出白大腿,双脚一晃一晃的,眼睛瞄着每一个来往的异性,只要有人稍稍驻足,就热情高涨的扑上去,让人进去“按摩”。

    陈燮的一个同事光顾过这家发廊,并且眉飞色舞的跟大家讲“按摩”的过程。什么飞机三十,吹一管五十,来一发一百等等。作为听众,一直是处男(自己玩自己的不算)的陈燮听到精彩出,热血沸腾动心不已。

    心动归心动,陈燮还是很自律的放弃了一度萌生的发廊“一夜游”的计划。三十块钱,够吴阿姨一天菜的,为了供陈燮念这个大专和开诊所,吴阿姨还借了一万多块没换上。

    强迫自己的眼睛从白大腿上离开,陈燮一边等上饭,一边琢磨着,晚上用二手电脑欣赏哪一部动作片?是苍老师呢?还是波多老师?还是冲田?最后得出一个结论,片子都有点老了,在这个新人辈出的时代,自己那些一年多前下载的片子,严重的跟不上时代了。

    还是弄点酒喝喝,回去洗澡睡觉吧,别想那么多了。某些娱乐活动频率高了伤身。

    二两一瓶装的牛栏山二锅头相当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