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百一十二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九百一十二章

    陆陆续续,只要还健在的跟陈燮有血缘关系的人,都来到了京师。这样的一个过程持续了半年之后,陈燮正式宣布辞职,陈子龙在人生的暮年,总算是达到了人臣的极致。

    辞职之后,陈燮卸任复兴党党魁一职,因为在欧洲外交成绩极为出色,为大明争取了巨大利益的张广德,出任党魁一职。实际上这就是在告诉天下的党员,这是接班人。并且在正式卸任之前,陈燮在党章中立了一个规矩,党魁必须有外交工作的经验。

    为什么会设这一条,外人无从得知。复兴党内部则普遍认为,大明现在最担心的不是内部环境,而是领导人需要一个面向世界的眼界。一个对世界了解不足,没有跟外国人打过交道的领导人,是很难带着政党乃至整个国家走向一个正确的方向。

    正式离职的这一日,陈燮出现在国会,发表讲话。该讲话纵论国际国内形式,指出大明的未来在于大海,在于海外殖民地,在于教育,在于科技(格物)。陈燮从三宝太监郑和开始说起,谈到了大明当初错过的机会。正是因为当时的政治人物缺乏远见,为了一己之利,打着为国家的高尚旗号,断送了大明走向世界,由此富强的道路。因为这个决策的错误,大明放弃了大海,放弃了海量的财富,差点断送了二百年的国祚。最后,陈燮抑扬顿挫的对满座议员和官员道:“我们已经打开了掌握这个世界的大门,将来如果有人以治内的借口,提出闭关锁国的政策,这里我要强调一句,此国贼也,人人得而诛之!”

    之后,议会以立法的形式,两院上下全体通过了一条法案,凡有提议闭关锁国者。以叛国罪论处,不许保释。这一条,直接写进了宪法。

    陈燮离任之后,大明进入了一个新时代。一个政治上没有陈燮的时代。离任的陈燮不是锁在西山修养,而是带着一帮人离开了京师。乘火车到天津之后,转到辽东,途径平壤、汉城,抵达仁川。由此渡海前往江户。陈燮此行所到之处,百姓自发沿途迎接。抵达沈阳之时,沿途三十里,百姓设香案焚香,一日不散。辽东之百姓的心目中,陈燮就是万家生佛。当年的移民,救了无数人的性命。辽东民间有陈公祠上千座,都是百姓自发建造。

    抵达江户之日,城内万人空巷,码头上人山人海。几十万人整齐的跪地,迎接“东瀛王”。至今的东瀛人,还是以陈燮为王。在江户停留一周之后,陈燮转道长崎,乘新式战舰往北美。民间乃至整个大明对于这个路径,似乎都有一个共识,那就是陈相要回家了。这一次,陈相真的要离开大明了,离开大家了。

    报纸上公布了陈燮的行程之后,民间无数百姓痛哭流涕。陈相自北美海外而回。民间的主流观点其实早就断定,陈相非凡人也,假托北美而回,如今将驾鹤而回也。

    反正各种说法都有。民间无数的版本,最终都归于一个地方,那就是神仙。

    紫禁城依旧暮气沉沉,手里捏着一封信,已经不年轻的朱慈烺,望着落日中的紫禁城。久久难做决定。这封信,要不要打开呢?这是陈燮临行之前,让人送到皇帝的手里。陈燮走了,但是朱慈烺并不高兴,甚至有一些害怕。陈燮在总理的位置上,他的小命和生活都是有保证的。陈燮离开了,继任者是不会对他有半点纵容的。利益太大了,大到谁都不会心慈手软。可以说,自打议会诞生之日,国家就不可能回到过去,更不可能出现所谓乾纲独断的皇帝。大明的皇室,在过去的几十年中间,已经泯然众人矣。民间或许有凡夫俗子会认为他们高人一等,但是朝廷的大臣们和社会上的有识之士,是绝对不会对皇室有半点放松的。

    朱慈烺最终还是打开了信封,颤抖的手拿着信,默默的读了起来。

    “我走了,什么也不会带走。你我之间最大的分歧在于,你认为天下是一家之天下,我认为天下是天下人之天下。如果你想有一个善终,那就宣布搬出紫禁城吧,把这个过去象征皇权至高无上的地方交给内阁,对外开放,让普通百姓也能进来走走看看。如果你能做到这一点,大明至高无上的象征将始终姓朱。临别的肺腑之言,接受不接受,在你。”

    这个建议,朱慈烺到底有没有接受,陈燮完全不知道。因为这个时候,他已经在大海上,看着无尽的太平洋,吹着海风,向东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