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3.初见龙女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罗凡。”早课上,王处一唤道。

    “弟子在!”

    “你入我全真也有数月之久,功课做得如何?”

    罗凡心道,看来是要考校我的功夫呢,连忙答道,“弟子不敢辜负师父教导,数日来勤修不辍。”

    “哦,既如此,志方。”

    “徒儿在!”

    “就由你考校一下你罗师弟的功夫吧。”

    “是!”

    崔志方单手持剑,走入场中,抱了抱拳道,“罗师弟,请!”

    “请!”微微一抱拳,罗凡瞬间攻了上去。由于修炼辟邪剑法的缘故,全真剑法在他手上使来,也带着不少辟邪剑法的影子,出手间极快,再加上身法不错,一个抢攻间便打得崔志方有些手忙脚乱。

    不过崔志方毕竟入门比罗凡久,支撑了数十招后,慢慢将局势扳回,而罗凡一鼓作气没有攻下,渐渐失了气势,此消彼长之下,败相已显,最终被崔志方一剑挑飞手中长剑,局势已定。

    “罗师弟,承让了。”

    “承让!”

    “凡儿,为师观你剑法一剑快似一剑却是何故?”看完比斗,王处一眉头微皱。

    罗凡想了想,如果用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回答是否太过精辟,于是上前作了一揖解释道,“弟子想来剑法与剑法之间,每一招都存在破绽,如果我将速度加快,在对手找到我的破绽之前便已用出另一招,那我的剑法不就没有破绽了吗?”

    王处一听到这话,心道此子好悟性,抚须赞道,“好一个在对方找出破绽前使出下一招,你能想到这一点,为师很是欣慰,不过……你拿剑来攻我。”

    “是,师父。”说罢,罗凡使起一招张帆举棹向王处一攻去,却被王处一轻轻一剑格住,接着同样一招张帆举棹使来,平平淡淡,也没见他用多少内力,但罗凡却有种古怪的感觉,好像这平平无奇的一剑自己却无法闪避一般。顿时,剑尖在罗凡额头停下,王处一收剑微笑道,“发现什么没有?”

    “师父高明,平平淡淡的一剑便让弟子避无可避。”

    王处一微微颔首道,“这套全真剑法,为本派创派祖师王重阳所创,祖师一生修道,剑法讲究中正平和,你那快剑在别的剑法上使来当有奇效,但用在全真剑法上,却是有些舍本逐末了。你再与你崔师兄试试。”

    “是!崔师兄,请了。”

    罗凡说着不愠不火地使出全真剑法向崔志方攻去,这次虽然并没有打得崔志方手忙脚乱,但罗凡感觉到全真剑法如此使来确实顺畅了许多,暗道自己确实有些想当然了,只根据前世一些理论生搬硬套,到头来只落得个舍本逐末,同时,也怀疑穿越前听人说全真七子不会教徒弟只怕不尽然,在罗凡想来只怕并不是七子不会教徒弟,而是因为七子俗务缠身,教导弟子的时间并不多,这不,自己剑法都练了几个月了王处一才告诉自己练岔了,这样徒弟能学好吗?

    不过还好,在剑法上,罗凡将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辟邪剑法,全真剑法练岔实际上倒是并没有耽搁罗凡多少,看着前方将自己压得险象环生的崔志方,罗凡知晓,只要自己动用辟邪剑法,定能取胜,只不过现在还不是暴露这套剑法的时候。

    考校结束后,王处一又说了些鼓励的话,随后便让罗凡自行离开,由于经常外出练功的缘故,现在全真上下已经对罗凡外出练功见怪不怪了,而王处一见罗凡并没有将功夫落下,而且还练得有声有色,便也不再操心。

    接下来,罗凡每天练一阵剑后便会对终南山脚进行地毯式搜索,这样,数月过去了……

    “一年多了,依然没有任何蛛丝马迹,这是为何?”时值七月,天气异常闷热,这让罗凡更加烦闷,拔出长剑,剑影以极快的速度在空中翻飞,剑剑刁钻狠辣,直攻人要害,此时的罗凡已经将辟邪剑法习练得炉火纯青,只是内力上还有些欠缺。

    罗凡一剑劈中身旁一颗大树,树干摇晃,激起漫天落叶。

    罗凡再次使出辟邪剑法,剑影如幕,将所有落叶笼罩,剑光过处,只见满地落叶,悉数被从正中剖开,竟无一落空!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直找不到九阴真经的蛛丝马迹这让罗凡已经很不耐烦了,因此每天他在林中练剑也并不全是为了练剑而练剑,还带着些许发泄的味道。

    今天,他在林中发泄许久,施展剑法中,不知不觉竟经过一道石碑,只是已经完全沉浸在剑法中的罗凡并没有注意。

    天空越来越暗,豆大的雨点开始落下,打在罗凡脸上,剑尖上,还有衣衫上。罗凡依然沉浸在他的剑法中,对此浑然不觉。

    大雨倾盆,罗凡的剑在雨中越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