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0.斗雕与剑冢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尼玛,要打是么?”泥人还有三分火气,更何况罗凡新得神功,正愁没人练手。

    长剑出鞘,有了九阳神功相助,罗凡的辟邪剑法愈加诡异莫测,也没见他什么动作,便在大雕即将扑上之时,身形如同一道幻影一般眨眼间闪至其身后,剑光如同一道银色匹练般朝其后背斩下。

    “嚓——”一阵钝响,大雕的铁羽寻常刀剑难伤,即使罗凡这灌注真气的一剑,也只是堪堪切开几片雕羽划出一道不深的伤口。而此时,大雕已经转身,门板大的翅膀向罗凡只一扇,地上顿时刮起一道小型旋风向罗凡卷去。

    “擦!这是玄幻剧?”罗凡一边躲闪一边哇哇大叫,奈何距离太近,被旋风卷中半边身子,顿时被抛飞数米远,情急之下,罗凡连忙将长剑插于一旁大树上才堪堪稳住身形。却见那大雕又一翅膀扇来,罗凡只得再次运起金雁功躲闪。

    好在大雕的旋风攻击虽然威力甚大,但是速度并不够快,距离远的话便很容易被罗凡躲掉,几个闪躲间,罗凡很快掌握了其中的节奏。

    又是两次闪躲跳跃,全力运转金雁功的罗凡来到大雕面前,一剑闪电般刺出!

    “嚓——”长剑从大雕胸口划过,虽然胸部的羽毛较为柔软,但由于大雕在关键时刻将身子侧了一下,这一剑依然未造成多少伤害。

    而这时,它门板般的翅膀又扇了过来!罗凡只听到耳边一阵狂风呼啸,连忙使出一招懒驴打滚躲开,虽然姿势有些不雅,但至少比被这门板大的翅膀扇到要好。

    稳住身形,罗凡心中暗道,“这神雕好生厉害!”

    铁翅一伸,罗凡才刚站稳,神雕的翅膀又如利剑一般带着破空这身朝罗凡刺来,罗凡身形连忙再闪,接着,那铁翅又是抹、劈、扫、撩。行使之间,竟犹如剑法!

    罗凡心知这神雕跟了独孤求败许久,会些剑法也属正常,只是这神雕力气实在太强,展翅扫来,疾风劲力,便似数位高手的掌风并力齐施一般,罗凡与之相斗了数个时辰,竟是多次险象环生,好在罗凡轻功也是卓绝,才让神雕一时之间奈何不得他。

    数个时辰后,罗凡已累的气喘吁吁,大雕才终于停下,走到罗凡面前,用它那门板大的翅膀轻轻拍了拍罗凡的臂膀,好像在说,你小子不错。

    接着,大雕用喙将罗凡的衣服拉了拉,示意罗凡跟着它。

    看到这一幕,罗凡有些傻眼,“这是通过守关boss的考验,终得传承的节奏?搞半天原来不是玄幻剧而是网游么?”

    罗凡虽然嘴上抱怨,但脚上还是没停,很快跟了上去。

    大雕足步迅捷异常,在山石草丛之中行走疾如奔马,罗凡施展轻功这才追上,良久,那雕愈行愈低,直走人一个深谷之中。又行良久,来到一个大山洞前,丑雕在山洞前点了三下头,叫了三声,回头望着罗凡。

    “这难道是让我行礼?”罗凡惊异地看着大雕一眼,心中想道,“看这大雕的样子好像是让我鞠躬?不对,以这大雕的小短腿来说,想行跪拜礼估计也跪不下去,古人比较重师道,我想学独孤求败的剑法估计行个拜师礼会要保险一点。”

    于是罗凡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反正即将继承对方的衣钵,行个拜师礼也没啥心理压力,何况对方还是个死人。

    礼毕,大雕拉了他的衣角,踏步便入。眼见洞中黑黝黝地,能见度很低,如果是别人在这里,或许会畏惧这洞中有什么山精鬼魅,不大敢进,不过罗凡早知道洞里面的情况,抬脚便跟随进洞。

    这洞其实极浅,行不到三丈,已抵尽头,洞中除了一张石桌、一张石凳之外更无别物。大雕向洞角叫了几声,罗见洞角有一堆乱石高起,极似一个坟墓,心想:“看来这就是独孤求败墓了。”一抬头,见洞壁上似乎写得有字,只是尘封苔蔽,黑暗中瞧不清楚。罗凡从怀里取出个花了1点积分从系统那兑换的限量版zippo打火机点燃了一根枯枝,伸手抹去洞壁上的青苔,果然现出三行字来,字迹笔划甚细,入石却是极深,显是用极锋利的兵刃划成。看那三行字道:

    “纵横江湖三十余载,杀尽仇寇,败尽英雄,天下更无抗手,无可柰何,惟隐居深谷,以雕为友。呜呼,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

    下面落款是:“剑魔独孤求败。”

    虽罗凡早知有这么一出,但实际见到依然是有些唏嘘不已。

    良久,罗凡举着点燃的枯枝,在洞中察看了一周,再找不到另外遗迹,那个石堆的坟墓上也无其他标记,料是这独孤求败死后,神雕衔石堆在他尸身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