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1.独孤九剑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你玩我吗?为毛我一要下崖你便要跟我过不去?”罗凡满脸怒气喝问神雕,神雕却只是咕咕叫了两声,接着,门板似的双翅在这并不甚宽广的悬崖上施展开来,狂风大作。

    罗凡连忙运起金雁功辗转腾挪,只是这巴掌大的平台上,根本无从躲闪,顿时被逼得鸡飞狗跳。

    “再打我可要还手了!”罗凡哇哇大叫道。

    神雕对罗凡的叫喊浑然不顾,双翅继续挥舞,带起的气流,好几次差点将罗凡吹得跌下崖去。

    罗凡顿时怒不可遏,操起青光剑,便将辟邪剑法施展开来。

    只是,若在宽敞平地,罗凡使起辟邪剑法还勉强可以与神雕打个平手,但在这巴掌大的平台上,罗凡无处可躲,却是极为吃亏,此时,他的身上已经多处挂彩。

    而有神雕在一旁虎视眈眈,他又不敢贸然下崖,否则一个差错,少说也得摔个骨断筋折。

    “难道是因为我刚刚在独孤墓前不敬,这神雕故意整我?”罗凡一边躲闪着大雕的攻击,一边思索道,“应该不至于吧,再说我给独孤求败他老人家赔礼道歉来着。”

    上蹿下跳了数个时辰,眼见夕阳即将落下,罗凡终于从神雕的狂风中看出一些端倪。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神雕每次双翼挥舞间,都会给自己留下那么一星半点的破绽,如果顺着这个破绽,自己只需要最简单的一招,便能穿过狂风,或者躲开神雕的铁翅,向其进攻。

    又过了一个时辰,罗凡已经不复之前的狼狈,而他此时,似乎想到了点什么,“攻击破绽,这节奏有些像是……”罗凡脑中电光一闪,手中长剑顿时又加快了几分。

    只是现在已经日暮西山,那神雕见天色已然不早,却是停下了动作,在罗凡衣上拉了拉,似是叫他下去。

    看着远处那沉入地平线还剩小半截的火红夕阳,罗凡知道,再不下去,恐怕今晚只能在这平台过夜了,于是借着石壁上的小洞几个起落间下了悬崖。

    独孤求败的石洞中,罗凡拾了些枯枝点起一堆篝火,又花了一点兑换点在系统内换了些吃食,倒是没有饿着这一人一雕。

    一夜无话。

    第二天清晨,罗凡起了个大早。只是神雕此时早已站在石桌旁,朝着罗凡“咕咕”叫了两声,桌上堆了不少野果与些许蛇胆,想来这神雕是为了感谢昨晚罗凡的招待,特地弄得这么丰盛。

    “雕兄,这些是特地给我准备的吗?”罗凡看到这么多野果,很是高兴地问道。

    “咕~”只见神雕点了点头,似是回答。

    罗凡拿起一个野果便往嘴里噻去,酸酸甜甜,甚是可口。

    这顿早餐,罗凡吃了不少野果与蛇胆,蛇胆虽苦,但看过神雕的罗凡却是知道它有精纯内力与提升气力的作用,因此就着这些酸甜果子,也全都闭着眼给吞了下去。

    接下来,罗凡又被神雕拉去崖上练剑,一天下来,罗凡越来越感觉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而这一天下来,他发现破绽与攻击破绽的意识也比昨天进步了许多,已经逐渐能作出一些反击了。

    在练习了几天后,神雕终于不再故意露出破绽,罗凡只能依靠自己的直觉与判断来寻找神雕每一招之间的破绽。

    ……

    又过了十几天,罗凡的练剑场地已经换到了独孤求败那狭小的山洞中,洞中比剑冢平台更为狭小,几乎没有躲闪空间,如果不能找到神雕攻击的破绽,那便要硬抗神雕的铁翅。

    这比前面两个阶段都难了许多,第一天,罗凡被神雕的铁翅扫中,吐血直接躺了一天,这还是因为九阳神功耐打,又具有疗伤奇效,否则躺个把星期也不是什么怪事。

    第三天,罗凡又被铁翼扇中,躺了半天。不过之后,罗凡受伤却是越来越少,在第十天的时候,终于达到了无伤的程度。

    接着又与神雕相斗了数日,终于,系统提示音“叮”的一声响起:“恭喜宿主习得独孤九剑(总诀式),获得气运能量5000,获得气运点5000。恭喜宿主获得独得气运神雕,获得气运能量13000,获得气运点13000。”

    “哈哈!”罗凡顿时大笑出声,“我来此地寻找玄铁剑法,没想到竟然能习得独孤九剑这等绝世剑法,还附赠了一万八的气运点,看来,重振我男儿雄风有望啊!”

    一旁神雕也双翅拍动,朝着罗凡“哇哇”大叫,似乎在向罗凡贺喜。

    “不过,为啥只有总决式,其他八剑呢?”

    这时,神雕似乎听懂了一般,将独孤求败墓上最外面的几块石头搬开,露出一出一本有些泛黄的线状书,神雕将其叼起,递给罗凡。

    “这是……”罗凡拿来一看,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四个大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